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白雪王子


白雪王子 P 1
明白她並不愛他 她將他一顆真心踩在腳下他都沒有找她算帳 不知死活的她竟敢先拋下他「離家出走」 他不惜砸下重金非把「逃妻」追回來不可…… 楔子 「這個文生啊,真是不像話!」 「又怎麼啦?」 「剛纔又帶了女孩回……

白雪王子 P 2
伯一家分別住在後面西邊的三棟西洋式建築裡,這是白父生前特別蓋給他們住的房子,每一棟都寬敞而漂亮,並且採光充足,是一幢獨立的小型別墅,是由原來的傭人房拆掉改建的,所以在白圍,並沒有傭人房。 白園除了以上這些人,還有一個小……

白雪王子 P 3
着她,又是一頓罵。「你這個白痴!人家說幾句好話,你就掏心挖肺,做得要死要活!值得嗎?」 白雪炎壓根就沒把幾個老人的話放在心上,反正一個個都是惟恐天下不亂的老狐狸! 「老頭啊,來嬸,少爺在說話了,我們這樣掏心挖肺,為白……

白雪王子 P 4
白雪炎還是看在父親的份上捺住性子,不過不悅的情緒多少宣洩在口氣裡了。 宋伯推了一下眼鏡,還是那一副面無表情,「少爺,我看人手是夠的。」 來嬸聽見他們的話,從廚房出來,「少爺,你還要請人?是阿來做的菜你不喜歡?還是我……

白雪王子 P 5
苦海」。「欣欣,我打算再僱用人分擔你的工作,這樣一來你可以不必再那麼辛苦。」 高欣欣從他的手中抽回自己的手,臉上是淺淺的笑容,「少爺想為白圍再僱用人的話,那是由少爺做主,不過如果是為了要分擔我的工作,那就不用了,因為……

白雪王子 P 6
前為止,他看不出欣欣有愛上任何人的跡象,而這也就表示說…… 水文生臉上若有所思,忽然說:「最近好像沒什麼娛樂,來開一場party如何?」 白雪炎揚起嘴角,「可以啊,在哪裡辦?」說到玩,這可是他和水文生的專長。 「在……

白雪王子


白雪王子 P 7
明天我已經和高姐姐約好了。」 商若靜微笑道,簡直就像一個小大人。 「高姐姐?」白雪炎疑惑,眼光一移到穿著白色洋裝,綁着兩條辮子,正在放東西的高欣欣身上,馬上恍然地笑道:「你叫欣欣姐姐,那為什麼不叫我哥哥?」 「因為你……

白雪王子 P 8
「不會叫她自己過來拿?」水文生攢起了眉頭,一點也不高興高欣欣被人當成了服務生。 「沒關係,我拿過去。」 高欣欣笑一笑,倒了一杯鷄尾酒。 商若靜端起一塊蛋糕,「高姐姐,我幫你拿。」 「謝謝。」 她們一塊走過去。……

白雪王子 P 9
生有空,我再請他教我好了。」 白雪炎聽她那麼自然地叫喚文生和文的名字,胸口莫名地一緊。 「為什麼非要文生不可!我也可以教你。」 昨晚水文生推開他,抱起她時那份視為己有的態度,一直在他心中盤旋了整個晚上。從昨天晚上開……

白雪王子 P 10
過去從來沒有想過,經過她的「洗腦」,以後她和白雪炎面對面,總會想起她今天的話,會考慮吧。 高欣欣瞅着她,「諾諾,我本來只是很疑惑,現在我決定把話問清楚了。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讓我跌進游泳池裡的,對不對?」 哦,穿幫了!……

白雪王子 P 11
間裡彷彿都在迴蕩,大有餘音繞樑的效果。 梨花嬸轉過身來,疑惑地望着白雪炎,「少爺找我啊?!」 白雪炎一張俊臉上的困擾加深,彷彿被逼着開口一般,「怎麼沒有看到欣欣?」 「原來少爺不是找我,是要找欣欣啊。」 梨花嬸馬上……

白雪王子 P 12
陽下瀰漫開來。 白雪炎一怔,察覺到自己竟不由自主抓住了她的手,連忙狼狽的甩開了她,一句話也未曾開口就大步的離開了。 高欣欣望着那頎長的白色身影,低下頭看著手腕上留下的五指紅印,心頭莫名地一個緊縮,卻全然不明白這一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