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寶兒姑娘


寶兒姑娘 P 1
也是他,這個王八蛋來擾和什麼? 「誰教你們姐妹倆要變來變去!」武浩天橫了她一眼,拉她上馬車。 寶兒和貝兒老愛捉弄它們,害得他和齊任駒分不清到底誰才是誰?到底誰又該和誰?不得已,他只好出此下策,先「綁」了再說。 ……

寶兒姑娘 P 2
……呃……」 他愕然得不知如何是好。 只見未來的將軍夫人跨坐在將軍的大腿上,前襟微敝了開來,但立即被將軍火速擋住,所以他什麼春光也沒春見,只看見夫人被吻得紅艷艷的嘴唇、微亂的髮絲以及脖子上明碩的吻痕。 「屬下知罪……

寶兒姑娘 P 3
捎個口信告訴岳父大人, 「寶兒」就在他家中;而「貝兒」則跟武浩天一塊遊山玩水,讓兩個丫頭百口莫辯的乖乖就範。 「好主意!」武浩天立刻提筆回信。 齊任駒所提議的辦法正中他下懷,這兩個整人精,就看他們倆如何聯手「……

寶兒姑娘 P 4
否則他又會吻上她的唇了。 「每一樣都可怕。」 寶兒不假思索的衝口道。 他的氣息灼烈得好像食燙人似的,害她被貼燙得渾身發軟。 武浩天被她稚氣的話語逗得仰頭大笑。 「你還沒告訴我為什麼不能嫁給我。」 他點了下……

寶兒姑娘 P 5
到底是什麼?快說!」武浩天沒好氣地輕喝。 「最好不要!」她終於開口說出四個字。 她搖頭晃腦的就是告訴他,最好不要跟姓齊的為敵? 「你不是他的對手。」 寶兒補上一句。 真真真……真的非常嚴重地傷害了他男性的……

寶兒姑娘 P 6
「嫁給我。」 武浩天低頭想吻她。 「不行。」 她別過臉,不讓他吻。 不過,在見到兩扇門快被撞開來時,情急之下,她只好點頭答應。 「沈大人,你搞錯了,裡頭待的是,不是貝兒姑娘。」 耿直的武虎急急解釋道,怕他真……

寶兒姑娘


寶兒姑娘 P 7
怎麼辦?」 聞言,武浩天再也忍不住地仰首狂笑,隨即重重的給她一吻,一次又一次。 寶兒的問題就在武浩天的笑住中隨風而趨,而她的心更是在武浩天每一記重吻中融化。 老天!她該怎麼辦?深夜時分,她的煩惱又回來了。 ……

寶兒姑娘 P 8
他「無辜」地瞪圓眼睛。「除了你還會有誰?」 「你這個……」 混蛋!寶兒氣得連手指都在發抖。 「幹嘛這麼生氣?」他裝作不解地格開一直指着他的青蔥玉指。「還是你是想陪我去逛?」 他露出萬分寵溺的笑容,俊臉上全是戲……

寶兒姑娘 P 9
帳,我還沒跟你算呢!」竟然還敢騎到他頭上找碴。 「你要跟我算帳?!」寶兒忿忿的跳起身,「我都還沒跟你算帳,你倒先算起帳來了。」 「好吧。」 武浩天兩手交叉在胸前,「算吧!先算清我欠你的,再來談談我該怎麼收抬你。……

寶兒姑娘 P 10
太狹窄了吧。 「我……」 她猶豫着該不該幫着出主意。 「沒用的。」 武威赫手一揮,打斷她的念頭。「許多人都試着要幫我們,卻都打不過我大哥。」 「啊?打?!」寶兒的下巴差點掉下來。「他打過你?」 「打還算……

寶兒姑娘 P 11
武浩天手裡的杯子差點被他捏碎。 你這個小笨蛋!他差點吼了出來。被人利用了還不知道! 所以他才會決定搬到杭州時,不跟他說一聲。 所以他才會聘也下了,日子也訂了,卻只告訴二琅,對那個混帳支字不提。 見武浩……

寶兒姑娘 P 12
少爺能讓人完全無拘無束的輕鬆感。 「還好,咱們逃得快!」其中一個吃得唏喱呼嚕地說。 要不是他們逃得快,恐怕又得像上次那樣被老夫人命令去勸駕、卻被打得鼻青臉腫的在床上躺上半個月。 「乾!」武威赫豪邁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