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相公無才便是德


相公無才便是德 P 1
來可是臉不紅、氣不喘的。 聽著太座大人朝着憨厚的夥計大小聲,身材瘦弱的鄒老闆不得不從算盤上抬起頭來,要她剋制一點。 「夫人,大器已經夠賣力了,你就……」 「就怎麼樣?」老闆娘張牙舞爪的頂了回去。「老娘花銀子……

相公無才便是德 P 2
嫁給你了。」 「沒關係,一個人過活也很好啊!」他不想害了人家。 老長工搖頭嘆氣,「唉!你這人就是這樣。」 「昌伯,我要回去了,推車先放在這裡,明天再來拿,我走了,再見。」 周大器只想快快走人。 對於現……

相公無才便是德 P 3
的。」 周大器正經八百的點着頭說。 「好吧!那我就信你一次。」 看來這個長相普通的大個子還挺像個正人君子。她又低頭吃着,霍然想起了什麼,旋即仰起絶美的螓首。「喂,這裡只有你一個人住嗎?」萬一人家有老婆孩子可就不方便了……

相公無才便是德 P 4
,再加上方纔幫她弄了個簡易的茅廁,還有伺候她沐浴,現在連最後一絲的力氣都沒有了。 芍藥猙獰了嬌顏。「你——」 見她又要發火,周大器賣力的撐開眼皮子,耗盡僅剩的意志力坐直身軀,「你、你不要生氣。我、我跟你聊天就是了……

相公無才便是德 P 5
千行淚。 吹蕭人去玉樓空, 腸短與誰同倚? 一枝折得,人間天上, 沒個人堪寄。 ——孤雁兒·李清照 「老闆娘,我回來了。」 周大器將推車停妥在牆角,然後抓起披在肩上的毛巾擦拭滿頭汗水,再向兩手叉腰……

相公無才便是德 P 6
物就是要會逃,這樣才有意思。」 他諷笑的說。 「少幫主別忘了,還有個左恪敬不得不防。」 「他又如何?」 柴胡刻意壓低聲量,「俗話說肥水不落外人田,難保公孫掌門不會徇私,只要把女兒嫁給自己的愛徒,就不怕將來當……

相公無才便是德


相公無才便是德 P 7
渴望,只敢偷偷的想,連說都不敢說,就怕落了個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臭名。 「你沒問怎麼知道我不肯?」芍藥存心找碴,非逼他說出心底話。「你就說出來大家參詳參詳嘛!」 「呃……」 周大器絞着衣角,硬着頭皮吐露真心話。「那……

相公無才便是德 P 8
來做就好,你困的話就先睡。」 他才捨不得讓她幹粗活,弄粗了細嫩的小手。 話才說完,他就端着碗盤躲進灶房裡去了。 掏出隨身攜帶的象牙梳子,芍藥有一下沒一下的梳着豐厚的青絲,忍不住促狹的揚聲嬌嗔,「相公,你還沒有忙完……

相公無才便是德 P 9
……」 芍藥額上的青筋爆凸,差點氣得吐血。「你把我當母豬了是不是?」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 周大器嚇得連連搖頭,「芍藥,我、我是說……」 他要怎麼解釋才不會惹火她? 「算了!你不知道怎麼做,我應……

相公無才便是德 P 10
大器低懦的說:「我、我……」 「交不交?!」嬌吼一聲,芍藥當場變臉給他看。 他馬上立正站好,乖乖地將棉襖呈上。 「哼!就是要人家凶你才肯聽話。」 她着惱的橫他一眼,將手工粗糙的棉襖攤開來一看——「這好像是女……

相公無才便是德 P 11
定會努力工作,儘快把銀子還給你。」 老闆娘用手指猛戳他的胸膛,「老娘限你三天之內還清,否則就到衙門裡告你偷竊,讓你去坐牢。」 「夫人,你不能這麼做啊!銀子是我自己要借給他的……」 鄒老闆在一旁急着勸道。 ……

相公無才便是德 P 12
子哥的臉霎時漲成豬肝色,「你、你……」 「相公,我們找個地方吃飯,好好慶祝一下。」 她勾着他的手,甜甜的說。 慶祝什麼?失業嗎?不過,他可不敢有任何異議。 「不准走!」 美目中閃着兩束凶光,芍藥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