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正在發育 蔣方舟


正在發育 蔣方舟 P 1
想是:我簡直無地自容呀。她說她和我很親密,可是連我的名字都寫不對。她寫道: 「我問方舟為什麼考得那麼好你媽媽還說你?方舟驕傲地說:我媽媽讓我成為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人!」 老天爺,冤枉啊!小女出生到現在從來沒說過這麼……

正在發育 蔣方舟 P 2
! 她抓住林志穎開始審問了: 「你一般和龍超出去幹什麼?」 他態度老實地,內心虛偽的說: 「一般跟……跟……宇文宇出去玩。」 龍超媽媽不放過,繼續問: 「玩什麼?」 林志穎剛剛歇下來的舌頭,又在嘴裡打滾了……

正在發育 蔣方舟 P 3
我如期當上了少先隊員,是我們班入隊的六個人中其中的一個。其它五個都喜瘋了,只有我無動于衷。 入隊儀式,在主席台兼舞台播音室的檯子上進行。所有的儀式都在那檯子上舉行。 在某個節日裡,入隊儀式兼校慶要開始了,兩個儀式一齊……

正在發育 蔣方舟 P 4
能理解,他們怕枯燥,一枯燥,就睡覺;不睡覺,就騷閙。 因為上第1節課,我要認真一點點,我組織了一下材料: 先唱隊歌,再教誓詞,再念隊章,再講儀式,估計就差不多了。 由於我五音不全,所以我帶了一個專門唱歌的。我還顧慮……

正在發育 蔣方舟 P 5
臉不行,怕人家看不上;小黑臉,自己還要;我對著小白臉嘿嘿地冷笑着,他的確是個合適的人選,他和藍鵑又是同桌,平時對藍鵑總是橫眉立目,要是忽如其來地變溫柔了,一定會使藍鵑大動芳心的。 心動不如行動。於是我找遍了操場的每一個……

正在發育 蔣方舟 P 6
?她們的粉和胭脂也抹得特別多,使得臉和脖子顏色差距好多,好象腦袋是別人接上去的,可怕!再看看學生,整個一個「小米加步槍」,抹多少胭脂還得限量,苦啊! 老師跳舞,脖子就是僵硬,但還是不知好歹地往前衝,也不知道咋編得出這動……

正在發育 蔣方舟


正在發育 蔣方舟 P 7
,做扭捏狀,把大胸脯的女人裝得惟妙惟肖。 上路時,俺們十分幸運,遇到了免費的三輪車。 事情是這樣的:俺家門前有個小街道。只允許載了人的三輪車過去。所以巷子口外有的三輪車,就四處拉人,免費過街道,一般拉的是我們這些年幼……

正在發育 蔣方舟 P 8
國聯軍,帝國主義……中國人……受欺負… …對吧?……現在……愛國……對吧?……」 老師說了一大通特深奧,特激昂的道理後,我們明白了:不建圓明園,不是因為沒錢,而是因為有錢!但是我們就是不想建!就是不想建!留着一堆……

正在發育 蔣方舟 P 9
一顆酷似銀幣的扣子,在一隻肥乎乎的小手裡,向我綻開了笑臉。我問: 「這是誰的扣子?」 「不告訴你。是我搶到的。哦對了,你的勞動書在不在呀?快點幫我找一下。」 我趕忙把勞動書翻了出來。她不容我再問,就把勞動……

正在發育 蔣方舟 P 10
疑的時候,大紅臉已經站到二班的前面了,小黑臉自然是我們班的人了。 「痛靴們同學們!妮悶號你們好!窩叫理教管我叫李教官! 李教官話音未落,就聽到二班的人雜聲驚叫: 「哇!有人暈倒了!」 扭頭一看,唐老師已經從辦公室……

正在發育 蔣方舟 P 11
,雙手亂七八糟地揮動。我以為他要逃跑,把他抓得更緊了。他不停地咿咿呀呀地叫,原來這個有着惡俗捲髮的男孩是個啞巴。 經過較量決定,直接扭送大隊部,我也完成了任務,免得我的鐵石心腸被這個啞巴男孩咿咿呀呀叫軟了。我沒有追蹤他……

正在發育 蔣方舟 P 12
用的是排除法。先排除掉風濕病骨質疏鬆,面容蒼白弱不禁風的也不能要。而且,每個隊員最好報兩個項目,算下來也沒幾個人了。不如我所料,趙美雲瞄上了我,她對老師大叫: 「方舟的實心球扔得好!」正在寫作業的我頭一歪眼一斜:「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