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愛我,請告訴我


愛我,請告訴我 P 1
的喘氣聲會是『哇!哇!哇!』的。」 「咱們家的安平郡主除外,咱們家的安平郡主每次企圖引起人家注意時,她的喘氣聲都會特別的奇怪。」 「姊!」安平不依的嘟個小嘴,板着小臉,向無雙郡主撒嬌。 無雙放下手裡的書冊……

愛我,請告訴我 P 2
如此落魄,便給了她一些乾糧,告訴她。「這附近不遠處,有軍隊駐守,或許你可以去那裡尋求蔽護。」 軍隊?「誰的軍隊?」 老夫婦倆識字不多,只是支支吾吾的說了。「好象是……什麼遠大將軍。」 「驥遠將軍?」無雙抱……

愛我,請告訴我 P 3
事都不入他們將軍的眼,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有至交好友的,是吧。 無雙也知道阿蠻所說的絶無可能,因為她對冷仲幽並非全然無知;印象中,大哥每回一提起冷仲幽三個字,眉頭便會皺起來:大哥總說冷忡幽雖有領軍能力,但為人太過狂妄,……

愛我,請告訴我 P 4
拍拍屁股走人,而將她留給他的手下去處置! 無雙的眼移向冷仲幽的副將。 任天行雖訝異竟有女人公然的挑釁將軍的威儀,但令他更為驚訝的是將軍對這個女人的挑釁非但沒有絲毫的怒氣,他還召她入帳,服侍他。他雖有總總的不可思議……

愛我,請告訴我 P 5
無雙的身後突然傳來低沉有力的嗓音。 她快速的迴轉過身子。 是冷仲幽! 他來了! 冷仲幽高大昂藏的身子就立在房間裡,他瞅着一雙凌厲迫人的虎目端着無雙瞧,眸中閃着令人費解的光芒。 她真的非常美,從……

愛我,請告訴我 P 6
一名郡主。」 看著她的淚眼朦朧,冷仲幽几乎是要信了她。 「你的演技真好,我几乎就要被你的淚水給打動了。」 他用手指揩起了她頰邊的淚光,湊上唇吻去了手指上晶瑩剔透的水珠子。 鹹鹹的,是真實的淚水,卻是作假的情……

愛我,請告訴我


愛我,請告訴我 P 7
的堅毅,讓阿蠻不知不覺的嘆了口氣。 「我不知道都這個時候了,你為什麼還有心情笑。」 屆時要是換成是她得去睡馬廄,那她鐵定是連哭都哭不出來,但,看似柔弱的無雙卻有那個毅力挺下這一切,只為了她不願順從將軍的欽點。「看來我……

愛我,請告訴我 P 8
,讓她選擇,是她選擇了睡馬房,而不要他,他不該為她的一夜無眠而感到內疚。 話雖如此,但,他的心為什麼還泛着難言的不痛快?為什麼他的心仍舊掛念她現在的狀況。 「今天早上,她吃東西了嗎?」 任天行愣了一下,訝異竟……

愛我,請告訴我 P 9
下場啊。」 「我叫你去勾引那傢伙,又沒叫你委身於他。」 阿蠻笑了一臉的詭異地在無雙耳畔低語着。「你去勾引那個馬夫,將他迷得昏頭亂向,再讓他喝下迷藥,讓他整個人迷迷糊糊的,然後咱們再買通別的軍妓,要那人代替你。」 這……

愛我,請告訴我 P 10
笑容裡。 無雙發現自己高築的心牆漸漸地倒塌,她的心慢慢的被冷仲幽給迷惑,她的眼喜歡上他的笑。 突然,冷仲幽的吻覆上了她的唇。他狂亂的在她的唇間搜尋着她的溫柔。 他要她,要她的身子像其它女人一樣,都歸他所有,為……

愛我,請告訴我 P 11
心儀的女人,到頭來終究不過是女人手指上頭的繞指柔。「唉,自古英雄是難過美人關。」 而他們將軍是鐵錚錚的漢子,而陸無雙是實實在在的美人兒,看來將軍最後還是會折服在陸無雙的手裡。 任天行的感嘆喚回了阿蠻的怒氣。 她狠……

愛我,請告訴我 P 12
讓我在酒裡下藥,讓馬夫精神渙散;等他神志不清時,她會找個軍妓來替我。」 說到她與阿蠻的計謀,無雙顯得有些難以啟口,她知道欺騙馬夫是不對的,但是──「相信我,我只想找個沒有馬糞的地方,好好的睡個覺,而阿蠻說,馬夫是我唯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