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最後的女匪


最後的女匪 P 1
連長。他的軍人素質很高,作戰勇敢,悍不畏死,二十五歲就當上了連長,是同級軍官中最年輕的;他手下一個叫劉懷仁的陝北人,快四十歲了,當兵吃糧十多年才混了個一杠一星的少尉排長。有位哲人說過一句話:「當官肩上的杠星都是血染的。」……

最後的女匪 P 2
生卻落落大方,拿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把爺爺上下打量了好幾遍,直看得爺爺額頭鼻尖都沁出了汗,覺得兩隻胳膊弔的都不是地方。 女學生看出爺爺的窘迫相,忍俊不住,笑出了聲。爺爺越發窘迫尷尬,恨不能找個老鼠洞鑽進去。就在這時,彭……

最後的女匪 P 3
。 憶起往事,劉媛媛道出了當年的奧秘。這都是後話了,咱們言歸正傳,說爺爺剿匪的事吧。 北原縣有股桿子,桿子頭是個女的,姓徐,真名不知叫啥,因是一雙天足,人送外號徐大腳。傳說,徐大腳的腳特別大,行走如飛,雙手能打槍,……

最後的女匪 P 4
水在俊俏的臉蛋上恣意流淌。小時候母親給她纏過腳,她嫌疼,背過母親就把纏腳布解了。母親發現了用笤帚打她,她生性倔強,說啥也不願再纏腳。她家裡太窮,一天到晚靠她去放牛打豬草,纏了腳,怎麼去幹活。 因此母親沒有再逼她纏腳。她……

最後的女匪 P 5
來,戀戀不捨地鬆開了手。後來張大戶以「調戲良家婦女」的罪名把他告到了鎮警察所。最可氣的是那個白痴所長胡來武把他打了四十大棍。 那天一進警察所,胡來武就喊:「再往後。」 他一聽,往後退了兩步。胡來武又喊了一嗓子:……

最後的女匪 P 6
來,閤府上下的人都鬆了口氣。朱家大少爺在外做官,現在是二少爺當家。朱家二少爺自幼讀書,書讀得不少但對社會上的事知之甚少。他自思大哥當警察局長,這幾日帶著人馬正在四處抓捕兇犯徐大腳——朱家人現在都這麼稱呼徐小玉。 在這個……

最後的女匪


最後的女匪 P 7
朱家遭血洗後,朱明軒氣恨驚恐交加,回到縣城大病了一場。病癒後他心中的仇恨難消,派出密探四處打探麻老五和徐小玉的行跡,尋機要報滅家之恨。麻老五和徐小玉夫婦知道血洗了朱家寨,得罪了官府;又得到消息,官府懸賞重金要他們的人……

最後的女匪 P 8
朱明軒一天不死,我就一天高興不起來。」 麻老五為了討她的歡心,就說:「你別不高興,我就豁出去這一百多斤,也要宰了朱明軒那狗日的為你報仇雪恨。」 當下派出幾個探子下山去打探朱明軒的動靜。 不多時日,探子報上山來,……

最後的女匪 P 9
探消息的嘍囉回來報告,麻老五的頭被割下來掛在了縣城的門樓上示眾,小玉痛叫一聲:「五哥!」哭倒在地。眾嘍囉慌忙把她攙扶起來。 她手指縣城方向,咬牙切齒地罵道:「狗日的朱明軒,我與你不共戴天!」 是時,正值晚秋季節。每……

最後的女匪 P 10
幹啥去了?」 「我……我……不知道……」 徐小玉諒女人不敢撒謊,恨聲罵道:「又讓狗日的躲過了這一劫!」隨後又問:「你是他的小老婆吧?」 女人已嚇得說不出話來,哆哆嗦嗦地點了一下頭。徐小玉冷笑道:「我是來殺『……

最後的女匪 P 11
怒氣沖沖帶著他的人馬去攻打盤龍山。 早有探子把消息報上了盤龍山。徐大腳聞訊冷笑道:「有種的你們就來吧,姑奶奶陪你們玩玩!」 朱明軒的人馬剛進盤龍山就遭到了徐大腳的伏擊,只逃出了十幾個命大的。朱明軒衝在前頭,沒逃……

最後的女匪 P 12
則他想把這個功勞讓給爺爺,好讓爺爺今後晉陞有塊墊腳石。爺爺明白彭鬍子的用心,十分感激彭鬍子對他的信任和器重,當即率領特務連跟蹤追擊。爺爺反覆算計過,徐大腳的殘兵敗將充其量也就七八十號人,一個裝備優良的特務連對付七八十號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