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最後的女匪


最後的女匪 P 13
動,我先走一步。」 爺爺一怔,隨即明白了常安民的用心,拉住他的手叫了聲:「安民,我的好兄弟!」眼睛就潮濕了。 那年爺爺去當兵吃糧,走出村子不遠忽聽有人喊叫他,扭臉一看,是常安民。常安民比爺爺小一歲,弟兄五個,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最後的女匪 P 14
娘們宰了!」 餘下的三個女匪都瞪着眼看爺爺,一臉的驚恐和仇恨。爺爺皺着眉,半天沒吭聲。此時他心亂如麻,原想一個特務連對付幾十號殘匪不用費多大的勁,沒料到中了圈套,几乎全連覆沒,回去怎麼跟團長交代?好歹抓了徐大腳身邊幾……

最後的女匪 P 15
映照下看得清清白白。被黃大炮編為一號的女俘最年輕,十八九歲,一條鐝柄獨辮油黑髮亮,鵝蛋臉白裡透紅,兩頰嵌着酒窩,雖怒似笑,不由人生出憐香惜玉之意;一雙黑葡萄似的眸子裡溢滿着野性;身材高挑,體健卻不失窈窕;一條繩索捆了個交……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最後的女匪 P 16
我們的弟兄,我們這才動手殺了她。你們只要老老實實跟隨我們走,我們不會為難你們的。」 三個女俘還是冷眼看著爺爺。 爺爺又緩和了一下口氣,問道:「你們誰知道這地方叫什麼名?」 沒人回答。 「你們不用害怕,說……

最後的女匪 P 17
的生命。奶奶說她永遠感激她父母,感激上蒼的恩賜。 我忍不住又插言問爺爺:「我婆與劉媛媛相比,到底是誰更漂亮?」 爺爺笑着看奶奶。奶奶說:「又看我幹啥?給娃說嘛。」 爺爺說:「那我就實話實說。」 奶奶說……

最後的女匪 P 18
槍口對準奶奶。奶奶毫無懼色,大聲叫道:「誰敢開槍我就宰了她!拚個魚死網破!」 徐大腳的人馬都被奶奶震懾住了,不敢貿然開槍。徐大腳到底是徐大腳,她先是吃了一驚,隨即鎮定下來,笑道:「你是紅刺玫吧?」 奶奶點了一下頭……

最後的女匪


最後的女匪 P 19
在徐大腳把奶奶當作禮品送給了陳元魁,她想以死相拚,可她知道死也是白死,徐大腳不但不會給她立貞節牌坊,反而還會把她碎屍萬段。她更不想給陳元魁當玩物,可她又能怎麼樣呢?事已至此,她只有聽從命運的安排。 那時若不是爺爺率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最後的女匪 P 20
,解開了衣扣。當太陽升到了頭頂時,天氣悶熱得像個大蒸籠,所有的人都死魚般地張大着嘴巴,出氣如牛喘。平日裡最講究軍人儀表的爺爺也解掉了武裝帶,敞着懷,摘下軍帽直擦汗。 黃大炮、劉懷仁他們乾脆脫了軍裝,光着膀子行軍。三個女……

最後的女匪 P 21
她拖不動,徐大腳跳下馬過來看了一眼,抽出刀來要把黃羊大卸八塊。 利刀割開了黃羊的腹腔,徐大腳驚叫一聲,手中的屠刀「咣啷」一聲掉在了地上。原來黃羊的肚子裡有兩隻胎兒,已經成形,一公一母。奶奶這時才明白黃羊為啥要彎下腿向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最後的女匪 P 22
碗裡的,眼睛盯着鍋裡的,還不肯放了碟子裡的。她是徐大腳的貼身侍衛,常跟着徐大腳去見陳元魁。每次陳元魁都用貪婪的目光盯着奶奶,猶如蒼蠅盯着一朵鮮花。 每每這時,奶奶慌忙躲開那目光。有好幾次陳元魁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要徐大腳把……

最後的女匪 P 23
進了嗓子眼,似火上澆了油,嗓子眼疼得鑽心。 他下意識地摸着腰間的水壺,遲疑半晌,解下來喝了一口。當他放下水壺時,發覺三個女俘都瞪着眼看他手中的水壺,伸出舌尖不住地舔着裂出血口子的嘴唇。他沒有理睬,閉上眼睛蓄精養神。 ……

最後的女匪 P 24
粗壯的胡楊樹上假寐着。 大漠之夜有一種難以名狀的寂寞,四周聽不到一點天籟之音,似乎連風兒也死去了。沒有月亮,只有滿天星斗閃閃爍爍。 爺爺的心海卻不似大漠之夜風平浪靜。他心潮洶湧,思緒萬千……此時他吃起了後悔藥,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