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最後的女匪


最後的女匪 P 25
始慾望壓了下去。他慢慢退了回去。 待睜開眼睛時,他倚在了胡楊樹身上,一屁股跌坐在沙地上。 他不敢再看「一號」如裸的身體,強按心頭慾火,望着篝火飄揚的火焰發獃。 忽然,身後響起了腳步聲。他猛然驚醒,打了個尿顫,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最後的女匪 P 26
個人,這二十八人的性命都握在他手中,他該怎麼辦? 爺爺憂心忡忡。 不知過了多久,劉懷仁來到了爺爺身邊。他讓爺爺去睡,自己來放哨。爺爺搖搖頭,說他不困。剛纔的經歷使爺爺對誰也不敢信任。 他真擔心再出點啥事。 ……

最後的女匪 P 27
去,似乎不屑一顧。一號女俘看了爺爺一眼,眼裡閃出一絲別樣的東西,但稍縱即逝。爺爺走到她的眼前,竭力把聲音放得很溫柔:「你說吧,我們絶不難為你。」 把手中的水壺和乾糧遞到她的面前。 一號女俘沒有看水壺和乾糧,只是望着爺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最後的女匪 P 28
晚該上哪裡去宿營呢?他不禁仰天長嘆了一口氣。 劉懷仁趕了上來,喘着粗氣說:「連長,大夥都不行了,幾個掛彩的弟兄口鼻都出血了。是不是休息一下,給弟兄們喝點水吃點幹糧?」 爺爺看著劉懷仁,這個原本精瘦的漢子只剩下一把骨……

最後的女匪 P 29
子那一刻,他抬起頭瞧見遠處隱隱約約有一隊小白點在移動。起初他以為看花了眼,仔細地瞧,那白點愈來愈現眼,再瞧,看見了馬匹。他俯下身看了好半天,是馱隊,趕馱的人穿著白衣白褲。 他十分驚喜,急忙跑回來叫醒爺爺,報告了這一重大……

最後的女匪 P 30
崽娃子,敢攔你老子!」伸手抓住少年的胸衣要動武。忽然,斜刺裡伸出一隻粗糙的大手鉗住了他的手腕。他只覺得一陣生疼,急側目,只見一個黃臉中年漢子不知從啥地方冒了出來,不卑不亢地說:「老總,手下留點情,他還是個娃娃。」 黃大炮……

最後的女匪


最後的女匪 P 31
為我在撒謊,剛纔的話你就當我放了個屁。你想朝啥方向走就朝啥方向走,我叔侄倆跟着你們也就是了。」 爺爺略一遲疑,隨即上前一步,拍着錢掌柜的肩膀說:「老哥我相信你。」 劉、黃二人想說啥,爺爺擺了一下手,用不容置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最後的女匪 P 32
銀元咬着都硌牙!可白花花的銀子扔了實在讓人心疼。他把皮箱看了好大一會兒,擺了一下手:「分給大夥吧。」 劉懷仁問:「每人分多少?」 爺爺略一思忖:「誰想要多少就給多少。」 劉懷仁一怔,獃眼看著爺爺。 爺……

最後的女匪 P 33
愈重。爺爺讓把三個女俘背的羊皮坎肩分給大家,士兵們每人穿了一件,舒適地睡着了。三個女俘沒有羊皮坎肩可穿,每人裹了一張羊皮,擠成一堆,在篝火堆旁也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錢掌柜沒有睡,用一個罐頭盒做成的茶罐在篝火上熬茶喝,……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最後的女匪 P 34
戴不起。」 爺爺笑道:「我免你無罪。你給咱說說陝北的事。」 「說啥哩?」 「你見過共產黨麼?」 「見過。」 「啥樣?」 「不好說。」 「咋不好說?」 「共產黨不是一個人,是個組織。……

最後的女匪 P 35
女俘玉秀出盡了風頭。 天剛蒙蒙亮,爺爺就命令隊伍出發。 清晨的戈壁寒氣沒有消散,頗有涼意,正是行軍的大好時機。給養的補充使隊伍有了生機,隊伍中有了歡聲笑語,又是黃大炮幾個拿三個女俘取樂。黃大炮哼着酸曲撩撥二號女俘玉……

最後的女匪 P 36
也沒有。仰臉看天,沒有一隻飛禽,只有白花花的太陽往下噴着火。四周寂然無聲,他們似乎走進了遠古的一個墓地。 後來,我讀完初中讀高中,由於命運之神在捉弄我,令我沒有跨進大學的校門。在我有限的知識中,我知道在羅布泊畔有一座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