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二手娘子


二手娘子 P 1
光與心靈也就以這作為評斷的依據,以為那些踰越禮教的、不合 規範的就全都罪該萬死。經年累月,那些前人的文章就成為了如今的眼界。 從小到大,看過那麼多的指責,後人因為旁觀,所以苛責得怡然自得。 然而,那些就是真相了嗎?……

二手娘子 P 2
着折枝的淡色芙蓉花,躺在 草地上不肯起來,折了一朵月牙白的荷花遮着臉,一張小臉蛋完全讓荷花遮 住了。 「芙蓉,你還沒把書背完。」 水茶蘼無可奈何的說道,看著躺在草地上耍 賴,眼看就要昏睡的妹妹。 遮在面容……

二手娘子 P 3
頭來。一張掉落的書頁 飄蕩到他眼前,他扭唇一笑。 「朝聞道,夕死可矣!」男人緩慢的說道,那句話從他口中念出,竟像是 一句生死相許的盟約。 他臉上帶著詭異而憂傷的微笑,仔細的護衛懷中的女子,像是抱著今 生最重要的……

二手娘子 P 4
見,我來衛府撚香,等着就是這一刻,旱聽說衛家的二媳婦美艷不可方物,但是怎麼地想不到,竟是如此的人間絶色。」 摺扇刷地一聲 被打開,輕輕搖動着,狀似文質彬彬,實際上卻是百般下流。 「原來方兄甫來撚香,是別有居心的。」 ……

二手娘子 P 5
他的懷中, 看來如此嬌小脆弱。 「你 不能這樣」她驚駭得無法說出完整的句子。 他還是我行我素,執意替她包紮,沒有鬆開手。 芙蓉的手不由自主的顫抖着,不敢置信的瞪視着他悉心包紮的動作。 被他碰觸到的肌膚,像是被……

二手娘子 P 6
好庇蔭衛府,將來殞星長 大成人了,也會因為有你這麼一個守節貞烈的母親感到榮耀。”芙蓉的臉色 蒼白如雪,有半晌的時間她只能緊盯着婆婆的臉,無法確定自己聽見了什麼。 「不。」 她喘息着,不可置信的搖頭。 「怎麼……

二手娘子


二手娘子 P 7
就無法忘懷。他深邃的眼、深刻的五官、以及溫暖的懷抱,她全都不應該記 憶。 「娘,你還好嗎?」看著母親的臉色陰晴不定,殞星有些擔憂。縱然天 性勇敢倔強,但終究也只是個孩子,他依戀着母親,有時候好痛恨自己不能 快快……

二手娘子 P 8
但是她們的計謀成功與否,就全要看這個男人的反 應。綠縈只能靜靜祈求上蒼保佑。 ※※※ 喜氣洋洋的龍鳳燭燃燒着,燭淚滾落在燭台上,盈成一堆殘蠟。火光 搖曳着,柔和的燭火照亮新房內的喜字。案桌上擺着豐盛的菜餚,以及溫……

二手娘子 P 9
至還懸賞要找出你。」 仇烈淡淡的說道,仍舊緊盯着她,不放過她臉上任何表 情。 他沒有說出,自從她失踩之後,他也動用關係不着痕跡的尋找着她, 擔憂她的安危。 「是的,嫂嫂瞧見我昏倒在你懷中,衛府將這件事情當成天大的……

二手娘子 P 10
身軀眼看就要 踏出門外。 芙蓉別無選擇,伸手入衣袖裡取出一把精緻的匕首,纖細的手從來沒 有握過兵器,此刻顫抖得几乎要握不住刀子。 閃動的銀光讓仇烈機警的回頭,他冷然的看著她手上的匕首。看她握 着匕首的模樣,不像……

二手娘子 P 11
家堡,綠縈站在門前迎接。 一個淡妝素衣的美貌婦人在攙扶下輕巧的下轎,被扶入款待貴客的大廳內。 美婦人雍容華貴,氣度不凡,震懾了所有人。 「御史夫人。」 陳總管彎腰請安。雖然對方擺了他家主人一道,讓他氣得 牙癢癢的……

二手娘子 P 12
得更緊。 「嫌棄與否,你是否該先問問我?畢竟要娶妻的人是我,會不會嫌棄的問題,跟我比較切身。你應該詢問,而非耍弄計謀,讓我不得不接納。」 他 不留情的說道,語氣裡有幾分責怪,抱著她的雙手卻仍是溫柔的,像是怕傷 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