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相望祈夏約


相望祈夏約 P 1
有個從未露面的幽靈人物,請不要責怪我既讓他顯得挺重要又不叫他出場,實在是沒他出來的必要,就當他沒戶口好了,忽略不計。 聽著吟唱江南的優美歌聲,於是決定將男主角的家鄉設在山溫水軟的旖旎揚州,他有鐵血男兒的剛毅,又有自悠悠……

相望祈夏約 P 2
未免太無誠意。」 瞥了一眼他倒是很誠意的笑臉,她心情不佳地連咳嗽好幾聲,才掙扎萬分地開口:「有人讓我來見他。」 這句話仍是很搪塞,很含糊,若是別人統率的兵士,早就火冒三丈不耐煩,三拳兩腳踢走她了。偏偏這位看起來好……

相望祈夏約 P 3
,然後養他二十年病,那可不行! 她不要二十年都見不到流雲! 「給相姑娘另起一座營帳。」 護國侯驀地提高音量沉聲喝道,「去請蔡軍醫來為相姑娘看看。」 帳外立即有人應聲:「是!」 然後是有條不紊的步伐聲,疾而不亂。……

相望祈夏約 P 4
着帳裡十來個正擦藥看傷的兵士公開在人背後嚼舌根。 「兩年前,衛廚子在亂軍裡失蹤。侯爺親自找了整整——天——夜,才在雪地裡挖出早就凍僵的衛廚子,侯爺二話不說,立刻解了鎧甲,將衛廚子抱進懷裡替他暖身,整兩個時辰,衛廚子才緩……

相望祈夏約 P 5
能不畏死?她不是硬漢子大丈夫,她只是名小小弱女子,算有些膽氣但沒志氣,俗話說好死不如賴活着,她不想死。 何況,流雲跟她說:「你去吧,算是替我。」 於是,她只好來了。 「嘿,信你!卻不知你懷的什麼心思,我們這位犀牛……

相望祈夏約 P 6
右邊斜坡上的樹叢裡一路跌滑下來,狼狽地摔在二人眼前。看清那人的臉,他不禁訝然,「是你?」 「啊,真巧。」 相夏至坐在地上,小心地賠着笑臉。 「相居士,你這麼晚不睡跑出來幹什麼?」衛廚子緊繃的表情有點放鬆,「我們剛纔說……

相望祈夏約


相望祈夏約 P 7
來如此,原來如此。」 望月皺下眉,不明白她為何有這樣古怪的表情和意義不明的感嘆。他不關心這些,他只慢慢道:「夏至……」 「啊?」相夏至嚇了一跳,他為什麼叫她名字?這看似溫和平易卻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翻臉殺她滅口的侯爺……

相望祈夏約 P 8
外了不是?侯爺鐵打的漢子,不在乎那一餐兩餐的,倒是小老弟來這幾年,喂出了大家的饞蟲,你怪老哥兒幾個,老哥兒就怪侯爺去,誰叫侯爺慧眼,識得老弟這個寶。」 于副將跟隨護國侯多年征戰,肝膽相照,熟得如同自家兄弟,時常言笑無忌,……

相望祈夏約 P 9
位先下去吧,這件事只能從長計議,急不來。」 梁大人噙着笑,第1個出帳,其餘各人也紛紛步出,最後只有衛廚子留在帳內。 眾人退盡,帥帳內一片寂靜,衛廚子這才微勾起一絲冷笑,「果然是那老狐狸搗鬼,他定是指使人跟蹤相居士,……

相望祈夏約 P 10
瓦刺將領猶豫一下,從懷裡慢慢摸出一串鑰匙,經過胸前褡袢時,匙柄勾在裝飾的毛邊上,扯了一下,「啪」地掉在地上。 相夏至眼不敢眨,鑰匙落地的聲音令人心驚肉跳,她低喝一聲:「撿起來。」 瓦刺將領小心翼翼地扛着頸上的刀……

相望祈夏約 P 11
將煙驅到洞外去。 「你知道的還真不少。」 相夏至微笑,「我有個親戚,本領不怎樣,卻總愛在外面聽人講江湖秩事,然後很炫耀地講給我聽,以顯他又靈通又經驗老到。」 她睜了眼,側首望向幾尺外挺拔的背影,慨然遭,「沒想到,一……

相望祈夏約 P 12
個蠢蛋?」 她瞭解地頷首,原來上樑不正下樑歪這句俗語不是十分準確,起碼這位梁大人家的「下樑」就沒跟着「上樑」一起歪。 「什麼?你這小混蛋,居然說你是你娘生的不是我生的?忤逆不孝子,我算白養了你,你爹跟護國侯鬥了這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