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別墅裡的女人


別墅裡的女人 P 1
,其房契上的戶主突然變成了另一個男人…… 別墅裡的生活如此富貴排場卻又陰鬱可怕;如此風韻婀娜轉眼就肝腸寸斷…… 花城出版社 出版 第1部分 引子 這是一封古怪而且令人想入非非的信。至于究竟怎樣古怪……

別墅裡的女人 P 2
出一隻柔弱無骨的小手,與他的手握了握,她聽見他用十分愧疚的聲音說道: 「真對不起,林總,耽誤了您那麼久的時間,很希望下次還有機會向您請教!再見!」 「再見」! 年輕的男業務員提着黑色的公文包,走出了她的辦公室……

別墅裡的女人 P 3
話。林依依的淚水不知不覺就流出了眼眶。越是身和心都很閒的人,淚水卻格外勤快些,彷彿刻意補償以求平衡似的。 她將話筒捂在耳邊獃了好一會兒,才緩緩地放下來。然後鎖了門,神思恍惚地下到地下停車室,驅車駛入回家的路途。 以……

別墅裡的女人 P 4
,那份失望與失落感是難以言喻的。 2(2) 林依依覺得自己就是這樣一個失魂落魄的四處想尋戲看的人。她本來想好了各種對付丈夫與那個女人的招式:揪住那女人的頭髮,給她甩上幾記耳光,然後痛罵他的丈夫,摔掉桌上的茶杯,……

別墅裡的女人 P 5
的講師尹國華邁着矯健的步伐走上講台。她記得他講的第1句話是「我叫尹國華。大家猜一猜,我為什麼姓尹呢?」,當大家都被他問得莫名其妙時,他卻揚着兩道粗濃的劍眉,嘿嘿一笑,「因為,我的父親姓尹,所以,我也姓尹。」 幽默嗎……

別墅裡的女人 P 6
嘴到眼睛,到臉頰,到下巴,到胸,到腳,他從頭到腳,從腳到頭,吻遍了她的全身。她的心,她的熱情,她的所有的意識都隨着他的舌尖移動。啊,那是怎樣的一種陶醉,怎樣的一種沉迷,怎樣的一種歡暢啊!每一個毛孔,每一個細胞,都在歡唱,……

別墅裡的女人


別墅裡的女人 P 7
聲音帶走了她的丈夫?也許,就在他與自己通完電話之後,他便摟着那高跟鞋主人軟軟的腰,去了某個渡假村,風流逍遙去了?也許,是在他們正通話的過程中,那「高跟鞋」就已經迫不及待地坐到了他的腿上,抱著他的脖子,偷聽他們的通話。他或……

別墅裡的女人 P 8
的時候,有個女人穿著高跟鞋走得咚咚響,還嬌滴滴地笑了一聲,她是誰?」 尹國華獃了獃,眼中不經意地閃過一絲疲憊和厭倦。他自認為自己已經算得上是最懂女人心的男人了,可很多時候,依然會迷惑:女人到底是什麼樣的怪物,是什麼東……

別墅裡的女人 P 9
那「高跟鞋」的真實身份了嗎?沒有! 她加固了自己與丈夫尹國華之間的愛情了嗎?沒有! 她減輕了自己內的孤獨與寂寞了嗎?沒有! 她甚于秘密而傷感地想,她與丈夫竟然連一次Make Love都沒有完成!那激情剛剛起來……

別墅裡的女人 P 10
上男人變心的翅膀? 尹國華將林依依帶到了一家茶樓,要了一間包房。在那間精緻小巧、佈置得溫馨浪漫的、茶几上燃着一盞香精燭燈的、取名為「呢喃廂「的包房裡,尹國華開始為林依依建軍築她夢想中的「海市蜃樓」。在那「海市蜃樓「中……

別墅裡的女人 P 11
我感動,讓我如飲甘泉一般地歡樂,就象得到皇帝寵幸的妃子一樣地對你充滿感激,我為什麼會這樣?我不是你明媒正取的妻子嗎?你對我關心,對我關心不是應該的嗎?可我為什麼會這樣激動,這樣受寵若驚?國華,我真的沒想到,我對你的感情會……

別墅裡的女人 P 12
下來,視線移到了林依依身後的一幅水墨畫上了,畫上幾葉芭蕉,一叢翠竹,右側一行行楷一筆連成:蕉葉篁影兩瀟瀟。 林依依完全被「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的心情所支配,沒有注意到吳超那一瞬間的傷感,倒是她自己的沮喪情緒這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