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月入多情樓


月入多情樓 P 1
明白告訴過往路人春天到了。 一樓的門扉前,垂吊著一塊鏤刻着幾個大字的古銅招牌。若沒有仔細看招牌上的字,還以為這是一間氣氛優雅的咖啡館呢!可是上頭「風靈月顧問坊」卻令人平添了幾分迷惑與好奇。顧問?是哪一類的顧問?那扇掛着……

月入多情樓 P 2
舒服嗎?」 「我有憂鬱症,皆生說我再不敞開心過日子,也不按時吃藥的話,病會加重,不過我可不是神經病喔!」李太太緊張兮兮地抓着她的手,語氣慎重道:「我不是,你別誤會。」 靈月露出安撫的親切微笑,點了點頭,「嗯,我知道你不……

月入多情樓 P 3
一清二楚。 張經理嚇了一跳,訥訥地開口,「我……我……」 「或者,你要不要看看這些調查報告呢?」懷墨的口氣危險至極。 張經理哭喪着臉,「不,請您再給我一次機會,我只是一時的鬼迷心竅,我發誓下次我一定不會再犯錯了,請總……

月入多情樓 P 4
神情來。「小姐,請問你是?」 「我找一位李太太。」 她微笑道。男人還來不及反應,一臉沮喪的李太太已經跟了出來。一見到靈月,她的沮喪頓時一掃而空。 「風老師!」她像見到救星似的拉住靈月的手,「你總算來了。」 「希望沒有……

月入多情樓 P 5
「李太太,你要不要多說一些你在晚上遇到的怪事,比方說有什麼騷動還是景象發生?」她從柜子裡找出一隻古樸大碗,愛不釋手地打量一番後才將它擺到一旁;這不是她要找的東西。李太太滿頭霧水地看著她左翻右找,本能地回答,「就是晚上有木……

月入多情樓 P 6
不得一把捏碎她的脖子。 被推倒在地上的女人吃驚地望着這一幕,而那個七孔流血的女鬼則不慌不忙地掏出手機,低聲講了幾句話。 「喂喂喂,你好象完全忘了我的存在。」 女鬼好整以暇地收妥手機,稍嫌不滿地抗議道:「好歹我也是個『……

月入多情樓


月入多情樓 P 7
幾位?有訂位嗎?」「一位,我沒有訂位耶。」 靈月略帶歉意的說,「怎麼辦?一定要先訂位方可以嗎?」 侍者被她不自覺的魅力迷得有點暈陶陶,連忙道:「不不,還有位子,請跟我來。」 靈月釋然,甜甜一笑,「謝謝你。」 他受寵……

月入多情樓 P 8
試圖抵禦狂湧而入的靈象能量,可是那股力量太強大了,她緊緊抓住的筷子「啪」地一聲,斷成兩截,她也倏地暈了過去。她的暈倒驚動了所有的人,懷墨在眾人驚呼聲中俐落地起身探視,伸手微搖了搖她的肩膀,手掌觸及之處是一片冰冷,她的體溫……

月入多情樓 P 9
倏地停下,似笑非笑道:「這是一場玩笑嗎?」 「我沒有那麼大的精神跟你開玩笑,難道你看不出事情很不尋常嗎?」她心底始終怦怦亂跳着,好象有什麼事要發生一樣。 發生的靈異現象與超能力量巨大明顯極了,可是她目前只能接收,而無……

月入多情樓 P 10
在一起。懷墨伸手揉了揉眉心。 靈月扶着樓梯緩緩下樓,氣喘吁吁之餘不免黯然心傷。 這麼出色的一個男人,又深情至斯,她不禁有些嫉妒起那個讓他唸唸不忘的女人。雖然她已經死了,但是她所擁有的愛卻是平凡人所沒有的。 元懷墨雖……

月入多情樓 P 11
。 「照你這種莽撞的程度,你遲早會把自己的鼻子撞掉的。」 他摟着她前進,拉開柜子取出蠟燭與手電筒。 一番折騰後,他們總算在起居室裡燃起一支支乳黃色的美麗圓筒蠟燭,將室內烘托得溫暖宜人又感性。 靈月裡着一條薄毯子,窩……

月入多情樓 P 12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在廚房弄一些東西吃。」 「你會下廚?」他頗為訝異。 「嘿,我好歹是個女人,別這麼瞧不起人好嗎?」她俏皮地回道。 「我只是覺得驚訝,現在的女性不一定會下廚做菜。」 「那你有口褔了,因為我不但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