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落蕊重芳


落蕊重芳 P 1
盡 第2十八章蒹葭蒼蒼 第2十九章春風柳上歸 第3十章人共梅花老歲寒 第1章 梅花落(1) 隆冬十二月,寒風西北吹。 獨有梅花落,飄蕩不依枝。 流連逐霜彩,散漫下冰澌。 何當與春日,共映芙蓉池。 乾定四……

落蕊重芳 P 2
準備吧……」 「什麼!」溶月差點癱在地上,只是不敢置信地盯着穩婆,穩婆被她盯不過,便是在早春的寒氣裡,也出了一身的汗。「不行!一定要救她!小姐不能有事的!不能的……你一定要救活她!一定要!」她瞅着穩婆不動,不禁大喝一……

落蕊重芳 P 3
什麼正在泄去,一寸一寸地,將她的氣力抽去,但感覺卻很舒適,有種終於獲釋的輕鬆。恍惚間,她看到了自己的丈夫,孫永航淚流滿面的臉……這個負心狠情的人哪……為什麼明明恨他恨得發狂,卻又見不得他這副樣子呢?為什麼明明說著要恨他到……

落蕊重芳 P 4
十七,是出閣的年紀了,舅舅我可捨不得呀!」 駱垂綺略垂的頭微微一偏,眼神漸漸浮散開來,笑意也跟着泛開,化成這一室的婉轉清麗,她粉臉輕抬,已凝上一抹嫣紅, 「舅舅這是拿綺兒說笑哪!綺兒可不嫁人,綺兒要服侍舅舅、舅母一輩子……

落蕊重芳 P 5
孫家才是真正需你去牢牢把握的。你明白麼?」 駱垂綺默然半晌,「師傅的話,綺兒並不很明白。」 「你才多大,竟也來誑我這個做師傅的!」杜遷笑斥,「也不必怕他,孫家再怎麼厲害,也不過是一群人,為師只是不想你受委屈。」 ……

落蕊重芳 P 6
心想著當年與同僚駱清晏的婚約,一聞說駱家閨女過了十七,便急急下聘。 相較于府中上下的熱乎勁兒,駱垂綺則有些平靜得出奇,大多時候都只坐在書齋裡,整日整夜地看書、練字。 溶月看得有些奇怪,亦有些心疼,這一日晚上,她悄悄走……

落蕊重芳


落蕊重芳 P 7
膽子上門提親?她款款一笑,百媚由生,「溶月,我自幼便被許給孫家,是爹爹做的主。再說了,你不也說那……那孫永航是個出類拔萃的人麼?天都城裡家家想著的夫婿,我得嫁他,便是我的福氣了。」 「可是小姐……」 溶月看著駱垂綺淡……

落蕊重芳 P 8
或者平日裡往來甚密的年輕人。心中正自嘀咕,喜帕下已瞧見伸過來的一桿秤,那烏黑的木桿往上輕輕一挑,便已挑起她的喜帕,隨後,她瞧見一雙修長白皙的手,正是那雙一路行來扶持着她的手。 不敢抬眼看人,她只把臉兒微偏,略略一垂,眼……

落蕊重芳 P 9
畔永朝夕。」 她輕抬起臉,那般嬌羞無限的眸子,怔怔地回望住孫永航,讓他瞧得如痴如醉,忘了外間還須應酬的賓客,也忘了內廂裡還杵在一邊等着伺候新郎新娘用膳儀節的喜娘與丫鬟。 淡掃娥眉,輕施朱粉,長髮在一雙如白玉般溫潤又靈巧……

落蕊重芳 P 10
,這個她眼中的四弟的臉色在乍見到她時是何等的蒼白。那紅,是憋紅的,一時的氣息屏在肺中,使得額頭上的青筋都突突地跳起來。直到很久,孫永勛才意識到這是他的大嫂,是他大哥明媒正娶進了門的大嫂,是老爺子在十七年前便已經為大哥定下……

落蕊重芳 P 11
不適宜的見面禮而已。」 駱垂綺心弦輕震,有一屢深潛而悠遠的情絲迴繞在心間,讓她感動得說不出話來,盈于睫前的淚光照得眼前的人是如此的溫柔、如此的呵護。她將臉靠向他的胸膛,聽著他的心跳與自己的融成一拍。 第5章 豈畏鶗……

落蕊重芳 P 12
詢,怕唐突佳人,可心中又如百蟻撓心,焦灼又期待。終於當他決定上前的時候,忽然有一個丫鬟跑了過去,在她耳邊低低道了幾句。那少女便轉過臉來,如遠山含黛的眉目微微舒展着,有一韻淺笑漾在唇邊,真是如畫般人物。 這一刻的怔愣,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