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被風吹亂的夏天精讀


被風吹亂的夏天精讀 P 1
有關於遠逝童年的記憶。 又何止是我。它會令任何一個同我年齡相仿的少年恍如驚夢一般地想起,自己曾經亦是孩子,是懂得寬容與忍讓,慷慨與施愛的柔弱而善良孩子。 而試圖粉飾回憶的甜膩花粉,輕輕一吹,便狀若無物,消失不見。 ……

被風吹亂的夏天精讀 P 2
莫名被誤解被刻薄被別責難時,當自己靈魂的另一面蠢蠢欲動時,便能輕易地想起這個故事。 然後使自己的內心經歷一場流浪與放逐,最後再重新心平氣和地坐下來,面對往後漫長的時光。 比流浪更重要的,就是愛。 那麼,為何不能回到……

被風吹亂的夏天精讀 P 3
一個充滿狹義心腸的熱血男兒,對男性而言,他往往會扮演值得信任的大哥哥,對女生而言,他則是充滿安全感的港灣,在他身上可以找到男人應該具備的所有優點。 或許他唯一的缺點就是情商很低吧,他所有的精力和興趣都只放在探險上,可是……

被風吹亂的夏天精讀 P 4
褲。褲腿一直輓到了小腿肚那裡,露出一雙半統的黑色軍用靴子。 「刷!」女孩摘下了頭盔!露出被風吹得亂七八糟的短髮,和紅撲撲的面頰。她戴着一副巨大的男式黑框墨鏡,看不清楚她的眉目……但,那神采飛揚的樣子實在太明顯!而且帶著……

被風吹亂的夏天精讀 P 5
的長睫毛下,是炯炯迫人的黑眼珠。「聽好了,仔細地聽著,清楚地聽著—— 「我就是——端、木、婉、兒!」 轟地一聲,最裡面的一圈人立刻炸了鍋,推着,揉着,爭着要看個究竟…… 「端木?她說她姓端木?」 「就是,那個電視……

被風吹亂的夏天精讀 P 6
「笨蛋白痴!廢物點心!」 她噼裡啪啦地罵著,揮舞着手裡的擴音器。 可,就在此時—— 一個纖弱的人影突然越眾而出…… 慢慢地,向車棚走過去! 居然……有人敢閃? 有人敢在她婉兒老大訓話的時候閃? 有人敢在她婉兒……

被風吹亂的夏天精讀


被風吹亂的夏天精讀 P 7
各個地方來的,但我希望能很快地瞭解大家,先從成績開始吧!」 「現在,我們進行摸底考試。」 教授揚了揚手裡的一堆試卷和答題卡。 轟——教室裡開了鍋。 「有沒有搞錯,開學第1天就考試?」 「玩了一個暑假,都忘了啊…………

被風吹亂的夏天精讀 P 8
麼時候才會回來?你是不是就會把我忘記?不要啊……」 西民的淚水一點點滑下來。 「別這樣!西民!」銘夏為難地輕輕搖頭。 「夏,告訴我,你不會走,不會把我忘記的,對不對?」西民仰起頭,懇求地看著銘夏。 「唉……」 銘夏……

被風吹亂的夏天精讀 P 9
的時候,他看到的是—— 龜丞相帶著一票人包圍住他的桌子,而桌子椅子上,全都被塗上了一層厚厚的,乳白色的不幹膠。 西民冷冷地放下水盆,目光掃視了一下他們,然後,連書包也不拿,空着手,就向教室外走去。 「喂!哎哎!回來……

被風吹亂的夏天精讀 P 10
飄然遠去。 整整一上午,婉兒和西民相安無事。 中午放學的鈴聲響了,西民收拾起書包頭也不回地走出教室。 婉兒轉着筆看著他的背影,突然眼睛一亮…… 「龜丞相,龜丞相!」她習慣地大喊,「跟住這死人去,看看他去什麼地方,……

被風吹亂的夏天精讀 P 11
情震住了她;「你,你敢對我吼?大王以德服人,你還不識好歹?」她硬着頭皮不甘示弱。 「最後再問一次!」西民逼上一步,喘了一口大大的氣,他白皙的臉因為激動和怒火而漲得通紅,連脖子都紅了起來,「我的車呢??!」 「被我砸了……

被風吹亂的夏天精讀 P 12
啊。」 西民天真地,卻無比認真地回答。 「傻瓜。」 銘夏笑起來,靠近西民,愛惜地用手揉一揉他的頭髮,「我是說遠方,我們不知道的遠方,一定有不一樣的風景,我一定要去看個清楚,等過了這個生日,我就可以去流浪了。」 「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