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島10·銀千特


島10·銀千特 P 1
。那個時候的自己,在母親的懷裡沉睡,額頭滾燙,母親抱著我深夜走往醫院。父親在旁邊舉着傘擋在母親的前面,大半個身子暴露在瓢潑的大雨裡,濕淋淋的衣服貼在身上。他們心急如焚地在黑夜裡穿行。 閃電在瞬間照亮一大片天空。 於是……

島10·銀千特 P 2
的那一頁,指着我的名字給我同學看的時候,他眉飛色舞:「哈哈,好巧,和你同名同姓呢。」 05 我們都會說,只要一路撒滿了麵包屑,就可以在飛鳥啄食乾淨之前,沿路尋回當初的道路。但是我們卻忽略了,每一顆細小的碎屑,其實和……

島10·銀千特 P 3
發財」。 那個時候的自己,沒有助理,沒有經紀人,自己獨自坐在書店的休息室裡,採訪我的記者隨便問了我幾個問題就匆匆離去。剩下一個在報社實習的中學生,非常有興趣地留下來採訪我。 那個時候我結束了簽售會後會留在書店裡看書,……

島10·銀千特 P 4
構的興奮中間,一如造物主般洋洋得意,能夠隨意左右人物的各種行為和命運。然而我第幾加一次的寫小說,出現必然的停滯期,鍵盤久未動靜,行數隻見刪除的減少而難以增多。因為那時發覺,曾經得意如我,原來也是井底之蛙,真正的造物主含笑……

島10·銀千特 P 5
禮堂看《兩彈元勛》這種愛國教育紀錄片都會看得熱淚盈眶的敏性少年,心有天高,不甘于方寸天地,急於探近人間的舞台和幕後觀望這個花花世界。我知道我周記本上永遠都是A+,我知道我唯一擅長的題目發首浪新就是語文考試中的作文,我知道……

島10·銀千特 P 6
昏欲睡的同時,不忘記掛書包裡面那幾本小說千萬不要被發現。晚上一兩點鐘躺在床上,用手指按摩脹痛的太陽穴。 ——對明天沒有一點期待。 轉過天是最後一次模擬考試。最後一科是英語,大概三十分鐘就可以交卷。 我等了又等,在快……

島10·銀千特


島10·銀千特 P 7
者是英文班主任口中令人皺緊眉頭的反面教材。 中學給我的,就是這樣的記憶。 這樣的三年,絶對不能算是光彩的歲月。 柒 那是在畢業後暑假的一天我跑到網吧去上網,一邊開着聊天工具一邊在看陳奕迅發首浪新演唱會的視頻。他穿……

島10·銀千特 P 8
仍然會是那個會讓他們露出茫然表情或者緊皺眉頭的角色。在另一個角度裡,我的存在也造成過「非常喜歡你的文章」,「請加油」「支持你」,或者「終於找到你了」這些溫暖喜悅的字句。 林汐:比想象更歡樂(4) 那都是我。 是我曾……

島10·銀千特 P 9
封閉的地方,我就會非常害怕……自己都控制不了的。」 「為什麼會害怕啊?」 「為什麼啊……」 謝頡有些恍惚地重複着對方的問題。這段對話是這樣熟悉,以至於他不得不再一次想起矜音——問過他同樣問題的矜音。 「因為我……

島10·銀千特 P 10
…」 「嗯!我鄰居姐姐以前也是這麼說的。」 語氣順着就驕傲了起來。 「……鄰居姐姐?」 「嗯。說起來她跟你一樣哦,都很怕黑的。」 頓了頓,「以前還問我要怎麼才可以不怕呢!」 「……要怎樣?」 「誒?大哥哥也不……

島10·銀千特 P 11
着窗外壓低了嗓子說:「麻煩今天就來了。」 說著寢室電話鈴乍響,魯曉曦她媽的聲音震耳欲聾。「到了!」 夠簡潔。驚得魯曉曦拉住林琳撒丫子就往門外跑。 遠遠就看到校門口一行三人拖着六件行李浩浩蕩蕩地排在那,父母矮在兩頭,中……

島10·銀千特 P 12
也會常常寄來,核桃仁、牛肉乾,紅棗、奶粉,每次都是雙份,便條紙上勒令魯曉曦送去給齊楚。魯曉曦心想,還用送?直接往後一扔都能正好把他砸死。有時候也會寄到齊楚那裡,他晚上回宿舍拿到,第2天帶給魯曉曦,通常是在書包裡裝上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