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逃婚情婦


逃婚情婦 P 1
因是她太清楚唐司言是一個怎樣的壞男人! 心蓮以前的高中同學,孟品萱,就在「唐氏」集團當秘書,巧合的是,孟品萱就是唐司言的私人秘書。 因為這個緣故,唐司言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心蓮早就從孟品萱那裡瞭解得一清二楚! 根據孟……

逃婚情婦 P 2
心欣嘟着嘴,躲過大哥的怪手。 「阿言哥哥,你還沒回答我,怎麼現在才到?」唐心欣再問。 「早上一個會耽擱了。」 唐司言咧開嘴,簡單向小妹解釋。 「是嗎?」唐心欣眼珠子轉了一圈。「我聽阿雋哥哥說,昨天你還打算搭今天一早……

逃婚情婦 P 3
一個理由—— 她不想嫁給他! 看來何煥昌根本管不住自己的女兒,才會造成她今天任性、完全不顧後果的舉動——在眾目睽睽的結婚典禮上,膽敢放他唐司言的鴿子。 「唐先生。」 姜文硬着頭皮敲門,當然有重要的事。「這個月集團在……

逃婚情婦 P 4
氣跟剛纔好像也不太一樣。 「十七歲啊,幹麼?」心蓮隨便扯了一個年齡。 「十七歲?有經驗了沒?」 一股血氣突然往心蓮的胸口湧—— 這傢伙! 低級、下流、噁心! 「你怎麼問人家這種話?好沒水準喔!」她恨死了,決心……

逃婚情婦 P 5
之三號—— 他正在等待獵物出現。 心蓮手裡提了一袋泡麵,心情愉快地從街角的便利商店往回走。 老闆對她還不錯,下班的時候還送了她幾包泡麵,這樣她今天的晚餐就有着落了! 走回心岑的舊式公寓,爬上三樓公寓後,心蓮從口袋……

逃婚情婦 P 6
樣大家都有飯吃!」心蓮眼珠子飄啊飄,想要確定自己是不是已經就定位。 唐司言眼睛眯起—— 好厲害的一招!非常幹淨俐落,完全不做直接接觸,這樣任何人都無法從綫人身上着手尋綫。 看來盜用電話,不過是這個犯罪集團賺取暴利的……

逃婚情婦


逃婚情婦 P 7
我會公佈解除婚約,何家最好保持沉默,否則這卷底片一樣會送到各大媒體手上!」 唐司言沒有回答心蓮的問題,他一字一句、冷血地說完自己另一個目的。 心蓮心底一陣驚痛,她倏地抬起頭。「你是——」 忽然,她覺得男人英俊的臉孔……

逃婚情婦 P 8
些什麼了! 她蜷坐在地毯上,思緒停在那一天唐司言強拍她的裸照上,耳邊也不斷地迴響孟品萱剛纔說的話。 一串委屈的眼淚滑下心蓮的臉頰。她真的不是故意逃婚、更不是針對他的,他為什麼要恨她?為什麼要那樣待她? 埋起臉,心蓮……

逃婚情婦 P 9
眼睛主動繞到心蓮面前,咧開嘴盯住她低垂的眸子。「那卷底片我還好好保存着,只沖洗了一份留給自己觀賞——」 「住口!」 心蓮再也忍不住了,她捏緊了拳頭、抬起頭,嬌紅的臉蛋鎸着憤怒,眼底卻凝着一絲掩抑的心傷。 唐司言挑起……

逃婚情婦 P 10
很,沒空管你們何家的小事!」他冷漠地道。 「你別否認了!對付我們何家的,除了你還會有誰?!」 「你高興賴什麼事情在我頭上隨便你!我忙得很,沒空陪你玩!」唐司言冷冷道。 電梯門打開,心蓮本來要說什麼,因為唐司言已經跨……

逃婚情婦 P 11
把手機摔在地上。 心蓮被他這暴力的舉動嚇得獃住。 但她心底非常清楚,他的話雖然冷酷,卻是事實。 「你……你到底想怎麼樣?」她掙扎地扭着手腕,不惜傷了自己。 唐司言五指一拗,心蓮痛得尖叫,更用力捶打他—— 「痛嗎……

逃婚情婦 P 12
個女人,那絶對是小case! 當然,求學時期這段荒唐史,在他的家族裡是個秘密。 沒有人知道冷靜自製的唐司言,在大學時期曾有過那麼一段荒唐淫逸的歲月! 「怎樣?感覺不錯吧。」 他低嗄地嗤笑,感到邪惡的慾火又在他體內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