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國血


國血 P 1
的漢子愣怔片刻,就摘下油糊糊的棉手悶子,敏捷地從上面溜下來。 車上的人不認識他,他也不認識車上的人。這輛車是領導派出來專門接他的,至于為了什麼,高喜揚始終沒問出來,不過他從來人的臉上已經看出來,肯定凶多吉少,而且事情……

國血 P 2
似燕子蓋新房……」 一排排一棟棟的干打壘,點綴着這廣袤無垠的荒原雪野。特別是炊煙裊裊升騰之際,整個荒原就顯示出了生氣和活力,如同一幅水墨丹青的大畫開始動筆。 這正是民間所說的臘月門子,嚴酷的冬季冷到了極致,人們的裝束已……

國血 P 3
長遲建軍還有司鑽王順。他們每人添了一把土,然後默立在墳頭的周圍。在嘶吼的朔風裡,他們透過朦朧的雪霧屏障,想象着並不遙遠的托兒所、幼兒園、學校和 醫院,為死去的和活着的孩子們祈禱着。 二 在高喜揚和雪潔看來,他……

國血 P 4
盡人情;問題的根源在於領導檢查指導不夠,要處份就處份他這個責任人才對。因為這件事,高喜揚和主管生產的副大隊長閙掰了,平時見面不冷不熱,彼此心裡都繫了疙瘩。 老南就訓斥呂天方說:「你幹你的事行不行?哪兒都有你是不是?你……

國血 P 5
招人煩的,可他自己並不知道,他還以為自己挺不錯的。老南最讓人感動的就是,休息的時候把女兒的照片拿出來,左端詳右端詳,臉上掛着思念和憂傷,有時還會湧出淚花來。照片上的小姑娘叫金小紅,隨娘改嫁,連姓都改了。那是個十足的俏丫頭……

國血 P 6
,他最想念的就是老婆孩子。叢慧的到來讓這個家庭重新恢復了生氣,孩子的哭聲笑聲,都成了最美好的音樂。而且雪潔是懂音樂的,會唱很多歌,特別還會唱很多很多風格迥異的蘇俄歌曲,待到叢慧睡熟,他就把頭偎在她的懷裡,聞着她的乳香,聽……

國血


國血 P 7
雷一樣,眾人一下子鴉雀無聲,笑聲全被震了回去。 杜青不笑了,卻滑稽地把兩隻手的大拇指和食指疊在一起,擠壓出一個橢圓形狀的洞,舉在面前比划著,說:「王順說,你總罵女人這個地方。」 聽了這話,坐在前面的遲建軍和老南……

國血 P 8
著你的;可遭罪的事,我幹嗎要拽着你呢!」 王順說:「反正我不想離開你。你走我就走,你不走我就不走,啥時候也不和你分開。」 這麼說著,王順就掉淚了。王順的身世很可憐,家在農村,從小沒了媽媽,三個哥哥們都娶了媳婦,……

國血 P 9
的人多次傳閲,已然黑黢黢皺巴巴的,四角都磨禿了。 題目叫《石油旗》,副題是《獻給英雄的石油工人王鐵人》。 呂天方說:「遲建軍,你讀吧,讓秦老師聽著,說不定能用你的詩譜成歌曲呢!」 遲建軍就對著高天厚土,亙古荒原……

國血 P 10
杜青聽這話不順耳,反正要調離了,就頂撞他說:「這時候誰不難受?你還在一邊唱高調,還有人味沒有?把你砌到廁所試試,你能高興?人家是茅樓的石頭,又臭又硬;你是茅樓的磚頭,光臭還硬不起來。怪不得老婆跟你 離婚,這樣的鷄巴……

國血 P 11
幹農活兒。作為一隊之長,高喜揚有他自己的工作,沒必要非得站井口;但高喜揚不想當「甩手掌柜的」,在井口上和工友們一起過新年,從情理上也合順。 遲建軍已經是副隊長了。擺在他面前的路很清楚,他不可能像呂天方那樣,「旱地拔蔥……

國血 P 12
很多人都認為,長官騎馬,士兵走路,領導坐在裡面是天經地義的,可高喜揚卻不想在這種小事上破壞了干群同甘共苦的傳統——所謂防微杜漸,任何特權觀念的形成,都是從小事開始的。高喜揚讓陳剛坐在裡面,因為他的濕棉褲雖經烘烤,一時半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