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綁在床上的酷哥


綁在床上的酷哥 P 1
及精湛成熟的演技,深入每個人心中,其聲望更甚于當紅的政要人物,說她是家喻戶曉,也是當之無愧! 現在,她正以一頭及腰的烏黑秀髮和淺黑色的墨鏡,遮住她迷人的曲綫及會說話的杏眼。黑色大衣及馬靴,裝扮一身的冷酷,既神秘又儼然……

綁在床上的酷哥 P 2
不改色、坐懷不亂?佩服!佩服!” 頃刻間哄堂大笑,宋耀蹶着唇,冷笑反譏道:「在這方面,我得承認的確不如吳老闆,真沒想到你還是「饑不擇食」,這麼隨便就欲展現你的「英勇」!」 宋耀的幽默,使在場的人都笑翻了天。 「宋……

綁在床上的酷哥 P 3
,駕着轎車,往市區疾駛而去。 他決心要遠離夢雨涵。 他自以為是地認為,身為公司老闆,鐵定沒人敢惹他,應該可以得一時之清靜吧! 凌耀保全公司是目前在台灣數一數二的大型保全集團。 這是在八年前,當宋耀二十七歲……

綁在床上的酷哥 P 4
杵,決定開門見山直接說明來意,他可以感覺得出宋耀對他有着深切的敵意,這小子必定是誤會他了,但此刻解釋這些莫須有的事也顯得無意義。 「相信你也看到報導了!事實上雨涵傷得不輕,右手左腿嚴重骨折,甚至……臉部也受了擦傷…………

綁在床上的酷哥 P 5
目不暇給。雖有亮麗的外宅,屋內卻沒什麼傢具,空空蕩蕩的,只有許多碎花棉布,鋪陳在大理石地面上。 是的,這就是雨涵,她向來最喜歡收集一些碎花布巾,那時,宋耀總是調侃她:你是垃圾小雨涵。她也不甘示弱的回敬他道:你是廢物耀哥……

綁在床上的酷哥 P 6
人」,但在這之後,你會成為我夢雨涵柔情似水的男人。 她相當故意的,嬌小的身軀往下滑。「喔!不行,我的手跟腳快沒力氣……」 宋耀只得用力擁住她,一隻手摟住她的腰,另一隻手握住她的……臀?喔!怎會如此呢? 他驚……

綁在床上的酷哥


綁在床上的酷哥 P 7
脫下笨重的道具,全身一下輕盈起來,她很認真也很有目的地泡了一個清新又誘人的茉莉香浴。 她邊洗邊思忖着,計划下一步該怎麼做…… 過了好久才從浴缸站起,擦乾身子,抹上乳液,稍微拍乾濕漉漉的長髮,再小心地套上石膏、疤痕……

綁在床上的酷哥 P 8
不?」他怒目瞪視衝口而出。 「我正式提出辭職,夢老闆。」 「不!你不能說走就走!」 「為什麼不能!」他眼神中流露出痛苦,不知不覺地道出了真話。「當年你還不告而別呢,想不到多年不見,你變得如此令人噁心,你玩弄男……

綁在床上的酷哥 P 9
樓跑去,他把她放在床上,用厚厚的被子覆蓋着。「有沒有比較好?」 她搖頭,屈膝頂着下腹,緊咬下唇忍着痛。「唔……」 再摸摸她的額頭,溫度一樣好低,他真是急壞了,現在該怎麼辦? 「我能幫你什麼?平日,你都怎麼做……

綁在床上的酷哥 P 10
再走回床邊,拉開被單,把毛巾放在她的小腹上。 他雙頰雖泛紅,卻做得自然,彷彿這是他應該做的。連續換了多次熱毛巾,雨涵的臉色也漸漸紅潤。但是,身子依然抽搐着。 「好多了嗎?」 她沒有反應,只是點個頭。「我……還……

綁在床上的酷哥 P 11
着了。彷彿這臂彎是專為她準備的。 她表現得相當合作,致使眾人皆豎指讚揚宋警官的過人魅力。「帥哥,真有你的,佩服!佩服!」 「噓!」宋耀道。「別吵醒她,她累了,讓她好好睡上一覺吧!」 他抱她放在長沙發上,不忘為……

綁在床上的酷哥 P 12
駁。「有很多沈冤,就因為沒有真憑實據而讓真兇逍遙法外,這就是身為人民的保母,自稱是正義使者的我們該做的嗎?說穿了,只是怕事的棗癟三!」 「是的,我們是癟三。」 胡局長感慨萬分,令在場所有的人愕然。 「學校那套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