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冰雪情焰


冰雪情焰 P 1
老子怎麼教訓你!」 大雪稍緩,茫茫自白的雪原之上一片寧靜,若不靜靜地傾聽,也許就會忽略那其中傳來一聲聲極其細微的哀鳴。 「艾兒……」 她極怯弱地爬向那名叫艾兒的女孩身邊,艾兒披頭散髮,衣衫不整,渾身是血,顯然剛遭……

冰雪情焰 P 2
聽到白衣男子的話,她搖搖頭說:「不會。」 說完也翻身下馬,走到已在那等候多峙的男子身邊,「雷?」 她掀開帽子,一頭黃金般的波浪長髮立刻飛了出來,晶晶亮亮的墨綠暗瞳深遂如森,她的披風隨着風吹微微地擺盪,翻出了披風……

冰雪情焰 P 3
抱了下來,若素便走到他身邊對他說:「將「他」放到我那去。”雷沒有異議,將那人抱到若素和疾光的帳中,將「他」平放在床上,若素道:「你留在這裡沒有用,請幫我生完火就出去等吧。疾光,請幫我要一大桶熱水和乾淨的布進來,順便帶一件……

冰雪情焰 P 4
有事情做呢!想他一把老骨頭,再不活絡活絡,只怕就生鏽了,身體也不靈光了!我真的用心良苦,夫君你怎麼都體會不出來?」 她又攬住丈夫的腰,笑道:「況且就算老人家真的找來了,不怕不怕,我的夫君最睿智聰明,有什麼問題不能迎刃……

冰雪情焰 P 5
若素的事,」他冷靜地說。 「她是大夫。」 還用他提醒若素的身分嗎? 「喔……大夫就不用休息嗎?將軍大人……」 開什麼玩笑,那他怎麼辦? 「你可以幫她。」 雷鐵了心腸,不動如山。 「此言差矣,雷,你把人去給……

冰雪情焰 P 6
他的弱小馬上蛻變成全身芒刺,看人的表情彷彿對方什麼都不是的樣子。 他有點無奈,也許是自己長得大凶神惡煞了一點。 「我們紮營在西域和雲迦的邊境,「隆冬之森」的出口,你在雪原受傷了。”雷看著他,「他」好像根本沒在聽,……

冰雪情焰


冰雪情焰 P 7
醫,才把你從死神手中搶回來,想認識她嗎,她就在你面前唷棗」她拿着湯匙的手還不忘指指自己。 影一邊吃,一邊打量着帳內的陳設,她眼睛充滿戒備地看著周遭的一切,突然的,她看到一個曾經看過的標幟,再熟悉不過了! 那是風刀……

冰雪情焰 P 8
起來,動都不動,直到雷以為「他」快死了,阿影才會伸出頭來吸口氣。 逼得他只好洗快一點。 還有,吃飯的時候,阿影也不曾向他打招呼,只要東西一端來,「他」馬上很自然的自己就位,奇怪的是絶不會在雷還末上座之前先吃。 ……

冰雪情焰 P 9
逃走嗎? 現在不能,還沒有到達雲迦國的東側,雲迦國境內各處雖然已有風刀國的駐守軍隊,但是靠近西域國的西側仍在西域國的勢力範圍之中。她既身為莫道的女兒,那麼,一個貴族後裔的生死就很可能挑起另外一次的戰爭,萬一讓她掉入西……

冰雪情焰 P 10
有奇特之處,「月輝」雖是劍,卻不許染血,否則擁有他的人必會遭逢不幸,『夜月』正好相反,是以血養鋒,供血愈多則鋒芒愈利。這兩把劍看似相悖,事實上不然,「月輝」是形于外,『夜日』是形于內,幸好是雷擁有這把劍,懂得鑄劍者的用意……

冰雪情焰 P 11
那個密探一嚇,趕緊眼觀鼻,鼻觀心,這些事要是說給一百個人聽,一百個都不相信。不過他若再看下去,恐怕連講給一個人聽的機會都沒有。 於是他趕緊道出今天獲取到的消息,要看,待會兒再看罷。 「喔?你是說莫道之女嗎?……

冰雪情焰 P 12
「我倔強的天使,你又回來啦?嘖嘖……變得更美了。」 他打量着影,他深知人要衣裝,卻不知她打扮起來效果驚人,若素的調養讓她看起來沒有往日的消瘦,雷剛剛的舉動則使她雙頰暈紅,只有瞳眸依舊是和從前一樣的敵意和晶亮的光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