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孟子註疏


孟子註疏 P 25
古之君子,其有過也,如日月之蝕焉,民皆得知而見之,及其更也,民皆得而仰望之;今之君子,豈徒順其過而不改,又且從其有過,復作言辭以文飾其過耳:孟子所以言此者,以其欲譏陳賈不能匡正齊王……

孟子註疏 P 26
「曰:夫尹士惡知予哉」至「而後宿哉」,孟子答高子,以為夫尹士者,安知我之志哉!我千里而見王,是我欲行道也。不遇於齊王,不得行其道,故去,豈我心之所欲哉!我不得已而去之矣,我三宿而後……

孟子註疏 P 27
雖然,吾嘗聞之矣:三年之喪,齋疏之服,飠干粥之食,自天子達於庶人,三代共之。」孟子言我雖不學諸侯之禮,嘗聞師言,三代以事,君臣皆行三年之喪。齋疏,齋衰也。飠干,麋粥也。 然友反命……

孟子註疏 P 28
以是勸勉文公,欲使庶幾新其國也。使畢戰問井地。畢戰,滕臣也。問古井田之法。 時諸侯各去典籍,人自為政,故井田之道不明也。孟子曰:「子之君將行仁政,選擇而使子,子必勉之!夫仁政必自……

孟子註疏 P 29
言民怙君德,蒙其餘惠。」○注「《洪範》彞倫攸敘」。○正義曰:孔安國云:彞倫,常道也,言常道所以次敘也。洪,大也;范,道也。 此箕子陳之於武王者也。○注「《詩·大雅·文王》之篇」。……

孟子註疏 P 30
疏「有為神農之言」至「惡能治國家」。○正義曰:此章指言神農務本,教以凡民。許子蔽道,同之君臣。陳相倍師,降於幽谷,不理萬情,謂之淳樸。 是以孟子博陳堯、舜上下之敘以匡之也。「有為……

孟子註疏


孟子註疏 P 31
從許子之道,則市價相若者,此乃陳相之言從許行之道為美之之意於孟子也,言今從許行之道而行之,則市中物價貴賤則一而不二也,國中亦無奸偽欺詐,雖使五尺之童子往市中,亦莫有人或敢欺瞞之也,……

孟子註疏 P 32
王良,善禦者也。嬖奚,簡子幸臣也。以不能得一禽,故反命於簡子,謂王良天下鄙賤之工師也。或以告王良,良曰:『請復之。 』聞嬖奚賤之,故請復與乘。強而後可,強嬖奚,乃肯行。一朝而獲十……

孟子註疏 P 33
言古之人雖欲仕,如不由其正道,是與鑽穴隙者何異。 疏「周霄曰」至「鑽穴隙之類也」。正義曰:此章指言君子務仕,思播其道,達義行仁,待禮而動,苟容干祿,逾牆之女,人之所賤,故弗為也。……

孟子註疏 P 34
葛伯放而不祀,湯使人問之曰:何為不祀」至「此之謂也」,孟子答之曰:湯王居亳地,與葛國為鄰,葛國之伯放縱無道,而不祀先祖。湯王使人問之葛伯,何為而不祀先祖?乃答之曰:無以供其犧牲也。……

孟子註疏 P 35
戴盈之曰:「什一,去關市之征,今茲未能,請輕之,以待來年然後已,何如?」戴盈之,宋大夫。問孟子,欲使君去關市征稅,復古行什一之賦,今年未能盡去,且使輕之,待來年然後復古,何如?孟子……

孟子註疏 P 36
然而能言距止楊墨之道者,是亦為聖人之徒黨也,故曰:「我亦欲正人心,息邪說,距訁皮行,放淫辭,以承三聖者,豈好辯哉?予不得已也。能言距楊墨者,聖人之徒也。」○注「堯使禹治洪水,通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