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牽手》


《牽手》 P 1
一波未平,又起一波。 這條路曾有着四排筆直的白楊,往年這時候,蓬蓬勃勃的枝葉早巳將整條馬路遮蔽,即使走在路中間,頭上方仍有篩篩點點的蔭涼。也許就因為白楊,早該拓寬改建的馬路直拖到不能再拖了的今口——北京城高速增長的機動……

《牽手》 P 2
言不是吹牛,這裡的確有一個令男人「夢裡尋她干百度」的女人。 鐘鋭一無所獲地回來,皺着眉頭問譚馬:「今兒星期幾?」譚馬掰着手指頭算了一會兒:「……星期天?……星期天!」「那就是了。帶孩子回姥姥家了。她不知道我今天回來。………

《牽手》 P 3
推開了。 鐘鋭只好舉着話筒耐心聽曉冰笑。這工夫,廚房——邊灶眼上麵條湯溢出一地,另一邊灶眼上油鍋着起了火。譚馬坐在馬桶上,抽着鼻子叫起來:「鐘鋭,怎麼這麼大煙昧啊?」鐘鋭猛地想起了爐子上坐著的鍋,扔下電話就往廚房裡跑。……

《牽手》 P 4
話,方向平便也閉廠嘴。所有的道理鐘鋭都懂,但他就是不同意。他們從一開始就有分歧,以往的成功合作完全是由於他方向平的隱忍和韜略。現在是到了該讓鐘鋭清醒的時候了,不再費口舌,而是用行動!——想到這些,方向乎就手心冒汗,熱血沸……

《牽手》 P 5
起王純的簡歷看了看:「政治系的?」「是。」 王純毫不退縮,「認為學政治的沒用是嗎?」「不。」 方向平一字一字道,「我就是政治系畢業的。」 王純一陣高興,但方向平沒再接著說,又低下頭去看簡歷。他邊看簡歷,腦子邊轉:這夠娘有……

《牽手》 P 6
的頭髮一下子吸引住的。 鐘鋭打來電話時,周艷正在跟一個來借書的婦女聊天。「……我覺着自己太可憐了,跟你說陸姐,現在我都不敢一人睡雙人床。以前,夜裡都是他摟着我睡,只要他在我身邊,我就睡得特香特踏實。跟你說,他那方面特行……

《牽手》


《牽手》 P 7
去找,開我的車。」 「肖小娟,馬上寫一個尋人啟事,打印一百份,然後全體出動,張貼出去!」王純在不遠的地方一聲不響地看著這一切。 報案的人打車走了。 黑色「大宇」消失在李流中。 一摞尋人啟事印了出來,人們分作幾份……

《牽手》 P 8
特別有意思的事。」 「比我們還有意思?」鐘鋭重重點頭:「有意思多了。」 丁丁想不出來了。 「我呀,睡、覺、了。」 「嗨!睡覺有什麼意思明,我最煩睡覺了! 「「我這個覺睡得可不一般。我長這麼大就沒睡過這麼好……

《牽手》 P 9
,一個小姑娘,要真出事先得你出。」 「您也比我強不了多少嘛。壞人來了我能喊啊,您能嗎? 我睡覺特驚醒,真的,讓我值班吧。” 「你當值班是什麼好玩的事兒啊。趕快回家,別叫家裡大人擔心。」 「北京我有沒家。」 ……

《牽手》 P 10
膩了?果真如此,這個家可真的是走到頭了。 曉雪把奶倒到碗裡晾着,把開水灌進暖瓶,腦袋仍沉甸甸地發昏。對手跑了,她窩着一肚子火無處發泄,在床上半睡半醒直躺到不得不起的時候。女人一旦有了孩子有了家,同時就有了一個任何情況下……

《牽手》 P 11
八點我去見西來塞公司的人,你也去。二,通知下午來的那兩個理工大的學生,明天九點來公司見我。」 稍頃,他又自語道:「我會讓鐘鋭值得,在我方向平面前沒有翻不過去的山,在這個世界上,沒有我離不了的人!」 社會上人際關係複雜,……

《牽手》 P 12
室、在飯店、在賓館,在其他任何豪華場所完成這個莊嚴程序,是方向平堅持要到現場。他喜歡這塊土地給他的感覺。 鐘鋭把最後一張磁片從機器裡取出,起身去攏方向平,卻只看到了王純。王純決定對鐘鋭實話實說。首先,方總沒要求她對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