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蒼之靈


蒼之靈 P 1
戰事突起,就在樗棉花開滿山岡的時候。世代交好的鄰族——龍之族竟在一夜之間將血雨腥風撒滿蒼之族的天空。龍之族是一個強大尚武的族類,在大王龍祗的統治下,龍之族征服了鄰近的好幾個弱小族類。如今,他們沾血的利刃指向了一向與世無爭……

蒼之靈 P 2
說中的人?」 兩名侍衛面面相覷,赤龍淵答道:「消息上說,女王蒼旻是三個月前才將那人接到靈月宮的,所以臣下一直未往那個方向去想。況且她的兩個女兒都還年幼,大女兒素月今年剛滿十八,次女纖嬋才十六歲。不過臣等將竭力找到此二……

蒼之靈 P 3
臉上,清幽的風拂起他微長的黑髮,陽光為他黝黑的皮膚鍍上了一層薄薄的金色。他竟然像是降臨人間的天神,卻並非不食人間煙火。他的美是塵世裡的絶美,足以震懾任何一個少女溫軟的心靈。 纖嬋有些茫然無措地低下了頭,在她十六年的青春……

蒼之靈 P 4
着,尚未被控制的右手「啪」地落在了他的臉上,指甲頓時在面頰上留下了幾道血痕。他將她雙手制服,凶狠地喝道:「你可是瘋了麼!」 「你這個暴君!魔鬼!殺人兇手!」她奮力掙扎着、叫喊着,一張俏臉漲得通紅,眼睛裡都是淚水和仇恨……

蒼之靈 P 5
人卻只能作為貼身侍女在他的帳外侍寢。 有女婢端來了熱茶,她接過,卻驚訝地發現,送茶之人竟是眉伊。眉伊做了個禁聲的手勢,指了指茶杯,又指了指正在屋裡勤心翻閲蒼之族典籍的龍昳。纖嬋心中一驚,她明白了眉伊的意思,手中的茶竟……

蒼之靈 P 6
中縱馬而去。 「我們怎麼辦?」看著龍昳離去的背影,白龍翼憂心地問道。 「照王子說的去辦。」 赤龍淵長嘆一聲,拂袖而去。 夜色深濃,二十餘騎奔馬的疾蹄踏碎了夜涼如水。 「想不到得來全不費功夫,大王日思夜想的……

蒼之靈


蒼之靈 P 7
以劍拔弩張,成為不可一世的王者;而我,應該是平淡沖和的,世事紛擾與我無尤。惟有這樣,我與姐姐才能永遠相親相愛。」 「想不到公主竟是如此薄情之人!」風暗自思忖,儘管找不到傳說之人,但能將蒼族公主帶到巫族,也算是奇功一……

蒼之靈 P 8
已俯身摟住她的腰,將她抱上了馬背。 她的臉兀自羞得通紅,卻不敢有絲毫掙扎,只聽他在耳邊一字一句地說道:「從今往後,我不許你再看別的男子。否則,我絶不會像今日這般網開一面!」 「那你索性挖掉我的眼睛!」她依舊溫言軟語……

蒼之靈 P 9
的劍客能為我做什麼。」 「那要看你有多少金子。」 「我要買下你最好的劍客,無論多少金子!」素月堅決地說道,目光冷冷地盯在祈陽老人的臉上。 老人似乎只是略略揚了揚眉,依然淡淡地說道:「名劍樓從來沒有出售過自……

蒼之靈 P 10
肖和紅萼道:「沈大哥,我們去拾點柴,紅萼陪着主人,準備乾糧。」 「還是讓我去拾柴吧,我想到處走走看看。」 生性活潑的紅萼說話間已向樹林深處走去。 不一會兒,沈肖抱回了大捆的數枝,綠衣已將乾糧和清水準備好,卻見紅……

蒼之靈 P 11
紅萼見眾人談興正濃,也忍不住問道,「聽香別苑外那樣多的花木可都是公子所種?可有什麼特殊用途?」 「在下久居深山,栽花種草只為怡情養性。」 「果真如此簡單麼?」一直默默無言的沈肖突然插嘴說道,「據在下拙見,公子所……

蒼之靈 P 12
道,一雙怨怒的眼睛直瞪向上官逸揚。 「公主不必動怒。」 上官逸揚緩緩來到她的面前,從衣袖中取出一包藥喂她服下,「公主的目的無非是到巫之族向昊天求援,在下定當成全公主。」 「你這個卑鄙無恥、狼心狗肺的惡徒!」紅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