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搏命紅顏


搏命紅顏 P 1
忽地,她將白紗往大石塊上一丟,兩眼往四下里瞄了一遍,見左右沒「外人」,便躡足潛進位於後側的樹林子裡。 「小樓,不可以!」 這聲厲斥顯然沒發揮任何作用,嫣羽樓連頭都沒有回,反而更加快腳步往裡沖。 「你們看。」 ……

搏命紅顏 P 2
住着一個莽漢和一個懦弱的婆娘,外加一名桀刁的闖禍精。三人湊合了一個姊夫、一個姊姊,另一個則是悍驚鄰里、卻嬌美可人的小姨子。 「又是青菜蘿蔔加豆腐?」姊夫叫吳天貴,四川人氏。三十歲好幾了,仍鎮日遊手好閒,偶爾打打零工,……

搏命紅顏 P 3
貴看對方一副很不好惹的樣子,馬上很孬種地躲到他老婆背後去。低聲道:「要是來催賭債的,就說沒我這個人。」 「你又去賭了?」嫣羽軒真會被他給氣死。 「聽到沒?華管事問你話呢。」 周媒婆倒是滿面春風,一臉喜氣。 ……

搏命紅顏 P 4
是去跳火坑,犯不着傷心成這樣。你只要記得,絶絶對對不可以再和吳天貴那喪盡天良的人在一起,否則我死也不瞑目!」 「呸呸呸,好端端的說什麼死啊活的。我答應你就是了嘛。不過,你到了華家凡事可得多忍讓,千萬別逞一時之快強出頭……

搏命紅顏 P 5
是仇人。嫣羽樓淒涼地想,總有一天他們必會有一個人斃在對方手裡,這場風波才有可能平息。 兩人對視良久,嫣羽樓才開口問:「你娶我回來,只是企圖瞎整我?」 「是又怎樣!有仇不報非君子。」 他嘴上的笑容充盈着好鬥嗜戰的血……

搏命紅顏 P 6
蠻腰上。 「走開,不要碰我!」小樓一驚,身子忙往床底。 華仲陽容不得她蓄意迴避,玩興又起,跟着跳上床,「我是你的相公,為什麼不能碰你?」長腳一跨,已穩穩坐在小樓身上。嗯,這姿勢好,正方便上下其手。 「你敢碰我……

搏命紅顏


搏命紅顏 P 7
」華仲陽假兮兮地問。 「沒事沒事,你們……呃……繼續繼續。」 現在的孩子真早熟,才十幾出頭,居然就這麼長進!狄永阿下意識地膘了丈夫一眼,發現他跟她一樣,也是乍驚乍喜!對了,三十出頭的年紀便當奶奶,會不會早了一點? ……

搏命紅顏 P 8
搏命紅顏……

搏命紅顏 P 9
有沒有事,得我說了才算數。」 唐繼朋望聞問切一番之後,笑顏更深了。 「怎麼樣?」小樓憂心地問。 「少爺的確沒事。」 「沒麼會!你看他聲音啞了,喉嚨腫了,陰陽怪氣的,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你再胡說八道……

搏命紅顏 P 10
人,究竟能不能激起同樣難抑的情潮,結果大失所望。他還是隻對這母老虎有異樣的感覺。 「嘗嘗不同的口味嘍。」 小樓正色道。「男人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既然維絹那麼喜歡你,你又已經辱沒了人家的名節,乾脆就把她娶回來,好歹多個……

搏命紅顏 P 11
看著他,眼中盈盈滿滿的只他一個人的身影。她八成是中邪了!這臭男人有什麼好看的。趕快把目光收回來,以免長針眼。 「話是你自己說的哦。」 林維絹沒察覺她神色有異,猶喜孜孜地道:「我找表哥問清楚他的心思。」 「喂,你……

搏命紅顏 P 12
有臉回來找我」小樓怒焰盛燃,使勁想推開他。 她生氣不是沒有道理的,這麼多年來,她雖然經常放縱自己的眼睛到處「獵艷」,見着英俊滿灑的家丁三不五時也拋拋媚眼,賣弄一下風騷,但除此之外,她可是非常安分守己的。 「不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