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潑辣娘子


潑辣娘子 P 1
出入後宮,時常引發各位公主為引起他的注意力而大打出手。 可惜人不能太完美,這位東方蔚公子自小體弱多病,須醫藥常備,還不時得到別院中靜養,因此不能當官為朝庭效命,只是偶爾被皇上召進宮聊聊天,順便指導一下太子的功課而已。 ……

潑辣娘子 P 2
青青! 你這丫頭跑哪了?快給我端杯水!今天好熱啊。天哪,我快渴死了!」 「月、月柔,你回來了?」背後傳來怯怯的招呼聲。 柳月柔扇著風的手停住了,回頭看見柳家二夫人——范氏站在自己的身後。 「二娘?怎麼過來……

潑辣娘子 P 3
踅進他的院子,想看看那個書獃子是不是終於開竅了。 柳父是一心撲在詩書中、不理家事的,生平最遺憾的是自己不能考中進士,最大的希望是兒子能夠青出於藍、出人頭地。受父親影響,柳仲詩也是個「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的……

潑辣娘子 P 4
那副蠢樣,眼睛放在頭頂上的琴操怎麼會看上他呢?那邊可多的是風流倜儻王孫公子! 艷紅扭著腰走回欄杆處,又妒又慕地看著彈完琴後正與幾個貴公子談笑的琴操,無奈地嘆了口氣。 人比人,氣死人啊!旁邊卻跟著傳來連二接三的嘆息……

潑辣娘子 P 5
,很滿意眾人對他來臨的捧場。 這陣子被老爹追得厲害,洛陽是獃不下去了,他只好委屈自己南下到金陵來找一找漂亮妹妹。當然,臨走時沒忘記從朱家錢莊偷渡幾個小錢出來,不然怎麼在秦淮河畔玩得開呢? 拋了一錠銀子給欣喜若狂的……

潑辣娘子 P 6
等一下……等等……停下來,」他試圖阻止怪叫的兩個人,「別吵… …別吵了!都閉嘴!」 吵閙的兩個人停了下來,詫異地望著高個子,他吼叫的嗓音比他們還大耶! 難怪古人云:人不可貌相…… 高個子清清喉,「現在不是……

潑辣娘子


潑辣娘子 P 7
了,現在沒事了,你不要害怕,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你回去吧,回去舒服地洗個熱水澡,然後上床睡一覺,明天早上就會恢復正常的了。」 她安撫地拍拍他的頭頂,反正他也沒錢了,不會再到競價場上去阻礙大哥,就讓他回去好了。 沒注意……

潑辣娘子 P 8
「一點都不適合你……哦!」重重的手刀劈在他後背,阻住了他輕率的評論。 「嗚……我說的是事實啊!」他還想悍衛真理。 「我沒說不是!但是我聽了不爽也是事實!」她甩甩手,這傢伙的身體好像還挺結實的,她的手竟然被震得有些……

潑辣娘子 P 9
的日子不會太無聊了。 哎,原來朱公子有被虐待狂。 ***** 是夜,柳月柔無力地靠在椅背,「喂,你該回柴房去了。」 「天色還早呢,月柔,我再給你說個故事吧。從前……」 「月柔不是你叫的!」 「別介……

潑辣娘子 P 10
這麼大膽敢在她眼皮底下調戲女子?她不打扁他就不是柳月柔! 眼前的情景很熟悉:一個紈袴子弟帶著幾個家丁,團團圍住年輕漂亮的姑娘;被欺負的姑娘則滿臉通紅,急得快哭出來卻無計可施。這種場面她遇到過許多次了,柳月柔推開圍觀的……

潑辣娘子 P 11
見……」 踏進柳仲詩的會客廳,抬頭一看,柳月柔險險昏了過去,發顫的手指著那個正在與柳仲詩把酒言歡的人說不出話來。 他他他!朱敬祖!他竟然……竟然…… 「月柔,你回來了?」朱敬祖開心地起身迎接她,「哎呀!誰欺負你了……

潑辣娘子 P 12
一次說完。 「是……是被休回來的。」 「什麼?!」 第4章柳家大小姐,柳水柔坐在床沿,掩面哀哀哭泣,其母範氏也在一旁陪著掉淚。 柳月柔揉揉額角,她們已經哭了一下午了,真不明白哪有那麼多水流,「姊姊,別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