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叛逆靚妹


叛逆靚妹 P 1
天打扮得水水的招蜂引蝶,只知吃喝玩樂的娘,和老媽真是如出一轍,若非作者的年齡和她差了一大截,她几乎要以為那位作者是她失散多年的姐姐。 青出於藍更勝於藍是很正常的,不曉得為何每次提到遺傳,老媽都要撇清關係,疾言厲色的責……

叛逆靚妹 P 2
妹,可是一件很衰的事,每個師長親朋動不動就愛拿她們兩人做比較,讓她有好幾次差點衝動得想離家出走就再也不要回來。 「謝謝。」 慄路得致詞完還斜眼瞄了姐姐一眼。 該死的慄路得,講完就下台去嘛,幹麼還把眼光掃到她身上來……

叛逆靚妹 P 3
而逃。 「虧你還品學兼優呢,年紀小小就敢亂愛,當心讓老媽知道,狠狠剝掉你一層皮。」 不K他也行,至少吐個舌頭給他當見面禮。 「你弄錯了啦,還說咧。」 單車快速騎在狹隘迤邐的小徑上,彩霞餘輝不時從夾道上緋紅的……

叛逆靚妹 P 4
一提起她便是連聲讚好,且公認她是才貌雙全的最佳媳婦人選。 方可欣不僅城府極深,她的交際手腕更是一流,和她柔弱的外表一點也不相稱。 「你還沒走?」楚濂不着痕跡地轉身,擺脫她有意無意的依偎,走到成排的書架邊,從裡頭抽……

叛逆靚妹 P 5
聯絡。 「不是啦……是那個……」 小海咧着尷尬的嘴,吞吞吐吐地,「不方便啦,我現在有……有個女人。」 「真的?沒出息!才來台北多久,就迷上都是市狐狸精,意志不堅的傢伙!」 「騙你的啦,哈哈哈,吃醋了?」 ……

叛逆靚妹 P 6
突地對上一雙邃的眼。 他不會剛巧住在這附近吧?真是冤家路窄!不曉得是不是心情特好的關係,慄約農覺得今天的楚濂似乎比昨天更好看。 「嗨!」楚濂微抿着薄唇,禮貌地揮揮左手。 慄約農以為他在跟自己打招呼,正要開口質……

叛逆靚妹


叛逆靚妹 P 7
我看楚陽金融機構快垮了,有你這種死腦筋的總裁已經夠慘了,將來再娶個如此聲名狼藉的兒媳婦,豈不是雪上加霜?」就杜艼而言,純情種即等於傻蛋加三級。「念在好朋友的份上,你能不能透露一下,你到底是從什麼時候喜歡她,又喜歡她什麼?……

叛逆靚妹 P 8
回報。 「我許你一個畫家的夢,你則送我一個婚姻,如何?」 「婚姻?」哼,說來說去,這傢伙還是在打路得的主意,這色心病狂的狗東西!「抱歉,我不能為了自己出賣我妹妹,我……」 猛回眸,驚見他竟冷凝着一張酷臉,走進電梯……

叛逆靚妹 P 9
久才又吞回去,跟這種霸道不講理的人爭辯,就算有十條命民會賠掉九條九。乾脆把目光調開,負氣地瞟向窗外,迅速思考,希望能想出好方法,把這個她永遠也配不上的超級美男子甩掉。她從不做沒有把握的事,包括交男朋友。 楚濂發動引擎……

叛逆靚妹 P 10
幾步路就把她遠遠甩在後頭。 踅進街底的巷子,一隻破布鞋突然飛出來,險險就砸中慄約農的臉頰。 「死小海,你還敢來,不怕我一腳踩扁你?」她一拳擊向他胸口。 「喂,你急死我了,差點沒把整個台北市翻過來,你還喳呼!」……

叛逆靚妹 P 11
笑容,向甫進門的楚濂伸出右手。 楚濂特地換上一套帥氣直足的牛仔衣褲,看上去比實際年齡還要年輕許多。 慄約農見狀便愣住,他是如何得知她在這兒的?難道台北人個個都是消息靈通人士? 楚濂先遞給她一瓶可樂,才和警察辦……

叛逆靚妹 P 12
、果汁,還是茶?」楚濂打開燈,將她放在一張舒適的沙發皮椅上。 「不用。」 她雙腳一落地,馬上旋身衝往大門。 「你敢走出這個大門試試看。」 他慍怒的樣子,叫人不寒而慄。 有什麼不敢?她可不是被嚇唬大的,尤其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