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叛逆靚妹


叛逆靚妹 P 25
生的舉動。」 「我明白,謝謝你,謝謝你代我盡一個朋友該有的赤膽忠誠。」 慄約農用溫暖的胸脯熨貼他飽受風雨摧殘的身心,希望能讓他瞭解,她這次是百分之百真心誠意。 原本已夠撩人的胴體,這會更讓楚濂快把持不住,衝動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叛逆靚妹 P 26
亮的轉彎閃過去。 「帥!」駭然驚心中,傳來他嘹喨的笑聲挾着風勢攢進她的耳朵。 慄約農暗暗發誓,如果今天福大命大得以逃過一劫,以後打死她,她也不要再坐他開的車。 ※ 腳踏「實地」以後,她終於體會到活着是多麼……

叛逆靚妹 P 27
艼。 「你是……啊!是慄……」 他的驚訝不亞於她,嗓音也不自覺的提高好幾度。 「噓!」慄約農急忙堵住他的嘴,拉著他就匆匆躲到大樹後頭。「幫個忙,別揚聲好嗎?」 「幹麼?」杜艼小心翼翼地用兩指擰起她手背上的皮,……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叛逆靚妹 P 28
,以逆向行駛的方式,成功避開堵塞的瓶口,快速朝前飛馳而去。 ※ 慄約農醒過來時,一時還不清楚眼前的處境,放眼望去淨是慘白的一片,這世界彷彿在她闖下彌天大禍之後,又歸於平靜。 她的頭疼痛不已,用手一摸方知原來頭……

叛逆靚妹 P 29
約農除外,這小瘟神從不按牌理出牌,還是敬而遠之比較省心省力。 「鬼扯,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推托之詞?你敢說她的離去沒有你推波助瀾?」楚濂震怒交加,只差沒衝過去把杜艼的脖子扭下來。 「喂,我這是豬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

叛逆靚妹 P 30
經結婚生子,把我忘得一乾二淨了呢?」人財兩失,看他還樂不樂觀得起來。慄約農瞅着他,發現他笑得益發得意。 「我巴不得有那麼一天,將你完完全全據為己有。」 他眼裡散髮出一抹幽詭的邪意,令她倏然顫慄。 「你——」慄約農……

叛逆靚妹


叛逆靚妹 P 31
,她呵呵地笑起來。 「媽,你怎麼還笑得出來?剛剛你不是答應要幫我主持公道嗎?」早知道她這麼「老番顛」,就不把她搬出來坐鎮。 「我是要幫你,但沒說要置我未來的孫媳婦于不顧啊。」 楚姐姐抬頭盯着楚雄剛,道:「把那些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叛逆靚妹 P 32
填寫我這兒,除非有人生就一對能透視的雙眼,否則這個假設不能成立。」 也就是說,那個從中作便的人即楚濂自己,是他不想見她,是他故意在這兩年對她不聞不問? 這是慄約農最害怕面對的「真相」,誠然落花仍有意,流水已無情……

叛逆靚妹 P 33
極機密」封緘的牛皮紙袋。 當杜艼將內存的檔案和相關資料從頭到尾看完之後,恍然地半張着嘴,許久說不出話來。 那是他向法院申請扣押方可欣名下財產,和方信華公司產業的所有證件,裡頭包括方可欣兄妹何時開始以人頭戶進行違貸……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叛逆靚妹 P 34
人手不夠,有些名單就漏失掉了。」 「是嗎?那更應該罰,走,帶我去看幾幅好畫,介紹詳盡一點,不然把你的畫展砸了……」 杜艼故意把愛德華支開,好讓楚濂有機會和慄約農談幾句話。 然而他們一走,馬上又有應邀前來的媒體記……

叛逆靚妹 P 35
更清白,還是更見不得人?」楚濂讓她倚在懷中,枕着臂彎,以審訊犯人的凌雲之勢,質問她的堅貞。「跟他在一起,快樂嗎?」他的聲音乾澀而沙啞,眼中翻湧着止不住的淚霧。 他的不信任,讓慄約農心寒。長久歲月的等待。換來的竟是一迭……

叛逆靚妹 P 36
楚濂仍擁着她,身體的一部分仍不捨從她體內抽離,只是眯着眼,將臉埋入她的髮際,沉溺在發泄後的餘韻中,久久不能自拔。 「今晚留下來過夜?」他翻身躺在床榻上,側臉盯着她,激情的神韻絲毫未減。 「當然。」 她筋疲力竭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