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泡沫之夏


泡沫之夏 P 1
,腦子裡就奇怪地飛閃過這個字眼。雖然,當時她只有十五歲。 那天,尹夏沫放學回來推開院門。庭院裡的櫻花正在盛開,淡紅的霞光透過晶瑩嬌嫩的花瓣斜斜映照在微濕的青石台上,石台上放著一隻小小的行李袋。一個少年望着晚霞的天空出神……

泡沫之夏 P 2
家嗎?」 「會有人陪他回去的。」 而且,願意陪他一起回家的女孩子一定很多很多。 當尹夏沫和小澄走出校園,一輛漆黑加長的林肯車無聲地在她身後行駛,始終保持五米的距離。* 洛熙成為了學校裡最受歡迎的男生,在聖輝學校的歷……

泡沫之夏 P 3
塊手帕,低頭仔細地擦乾淨自己的手指,接着把手帕也丟入了垃圾箱。 尹夏沫驚住。 風,穿過茂密筆直的水杉。 洛熙回頭。 他慢慢回頭望向她,唇角勾出一抹妖嬈的笑意,好像早就知道她在那裡,對她眨了眨眼睛。 吃完晚飯,爸……

泡沫之夏 P 4
廣場的地面上,哀哀地抱住腦袋哭喊,好像希望能夠出現一絲奇蹟。而突然,奇蹟彷彿真的出現了。圍打她的女生們被點了穴道般全都僵住了。 各班窗口的學生們也全都怔住了。 烈日炎炎。 陽光將大地燒烤得酷熱刺眼。 廣場上,洛熙……

泡沫之夏 P 5
「是啊,小澄又乖又貼心。」 聲音柔美得就像深夜帶露的白霧。 過了一會兒,小澄也出門去了,關門的聲音清脆而快樂。尹夏沫閉着眼睛,在床上輕輕嘆了口氣。 客廳裡有細碎的響動。 她怔了怔,霍地睜開眼睛,飛快地換上衣服……

泡沫之夏 P 6
師忘記呼吸。 彷彿剎那間進入了不可思議的魔法國度。 直到有一天,魔法終於被打破了,在洛熙清晨唱歌的時候,一架直升飛機出現在學校上空。 老師和學生們驚怔地仰頭看去。 直升飛機的螺旋槳帶出強大的氣流,在聖輝校園半空中……

泡沫之夏


泡沫之夏 P 7
中。 歐辰的臉有些不自然的暈紅。 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了,尹夏沫懶懶地打個哈欠,撒嬌地問:「這次回來有沒有帶禮物給我呢?」 「有。」 「是什麼?」她很好奇。 「你想要什麼。」 「呃……想不出來……」 她想了……

泡沫之夏 P 8
只有尹夏沫。 只有她可以並肩站在少爺身邊,聽他說話,幫他拿衣服。因為她是少爺的女朋友,從四年前起,十四歲的少爺就宣佈了她的特殊地位。 「什麼鬼少爺!」 廣場上幾個女生驚獃地摀住嘴巴瑟縮成一團,看著她們的大姐頭被……

泡沫之夏 P 9
「他看起來一點也不象,對不對?」雅民的臉上有稚氣的苦惱,「他剛來我們家的時候,我好喜歡他啊,整天『哥哥』『哥哥』地跟着他跑,爸爸媽媽也很喜歡他。可是,後來我們就發現了,他全都是假裝出來的,他一點也不喜歡我們,媽媽買給……

泡沫之夏 P 10
。 而且也沒有什麼真憑實據啊。 於是又開始有女生試探着接近他,小心翼翼地跟他說話。因為一切都不確定,校園裡充滿了一觸即發的緊張氣息。 星期五的早上。 廣場旁邊的大佈告欄上竟赫然貼了一張陳舊發黃的報紙,報紙中的一段……

泡沫之夏 P 11
解他嗎?好像你也是剛剛收養他吧!為什麼填寫資料的時候不把他曾經偷竊的事情寫進去!你這是欺瞞校方!」 爸爸獃怔地看著教導主任。 洛熙冷冷地站在教導處房間的中央,陽光有點清冷,他唇角的嘲弄漸漸變成一抹冰冷。 汗水從爸爸……

泡沫之夏 P 12
巾,幫他擦頭髮,這次動作輕柔了很多,她邊擦邊輕聲說:「那麼,你會幫我嗎?」 他冷冷的問: 「洛熙跟你究竟什麼關係。」 「他是爸爸收養的孩子,是小澄喜歡的哥哥。」 「只是這樣?」 她瞟他一眼:「不然還能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