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不該欺負你


不該欺負你 P 1
新血。 可惜,兩位年逾半百、事必躬親的大老闆都面臨了接班斷層的問題。 關景禾育有兩男一女,老大關少威自幼聰穎好學、彬彬有禮;老二關少衡卻很貪玩,成績永遠上不了檯面。十二年前關少威不幸溺水身亡,重重地打擊關景禾。原……

不該欺負你 P 2
的秘書小姐,要了兩杯咖啡。果然,好心有好報,不枉他塞了一個多小時的車送賣花女上學。 童兆頤露出一抹詭譎的笑容,「書翎沒拿第1。」 關少衡怔了一會兒,對這個消息感到很意外。 「這一回有黑馬竄出,可惜少了大少爺……

不該欺負你 P 3
。「知不知道你日後的工作?」他的口氣很冷淡,潛意識地排斥這個不應該出現在他勢力範圍中的女人。 「副總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特別助理的工作應該很具有機動性吧! 「你真的在美國唸過書?」受不了!要不是她一臉認真……

不該欺負你 P 4
「不准。」 關景禾決絶地否定她對人生的規畫。少妍同少衡一樣是脫韁野馬,但她不若少衡深沉、冷靜,又是個女孩子,他說什麼都不會放她進演藝圈那個大染缸。 「為什麼不可以?」關少妍無奈地擱下碗筷,吃力地壓抑着對這個家的不滿。……

不該欺負你 P 5
杯?」關少衡接過遲敏擱在桌上的杯子,還沒問出答案就提起咖啡壺又倒了一杯。 「不……不用了。」 再待下去,她遲早會被童處長調侃至死的。 「我的手藝不好?」關少衡睨着遲敏,淡淡地問。 「……不是。」 這麼近距離的……

不該欺負你 P 6
情讓他愈看愈頭痛。 關少妍氣沖沖地瞪着哥哥,不死心地改說自己的專業領域。「我們一起去看電影時,他也有很多獨到的見解能引起我的共鳴。不像從前那些男朋友,只會當只應聲蟲,純粹在敷衍我。他還說要是有一天我拍得成電影,他要幫……

不該欺負你


不該欺負你 P 7
哼,遲敏那麼會作戲,少妍怎麼可能是她的對手? 過了不久,項君頡提着一袋尚冒着熱氣的車輪餅,走回遲敏身旁。 「喏,拿去!」他心不甘、情不願地把紙袋伸到遲敏面前。 「謝謝……啊!」遲敏涎着一張笑臉,小手卻落了空,……

不該欺負你 P 8
取笑有自閉症。 打太極拳叫關少衡冷冷地扯動唇角,不肯接受她的敷衍。「那你呢?你怎麼樣才會承認一個男人是你男朋友?」 要一個沒談過戀愛的人回答這種問題,實在有點困難。遲敏吞了口唾沫,努力發揮想象力,卻還是不得要領。……

不該欺負你 P 9
來自己的生命? 關少衡搖了搖頭,心情紊亂得不想多作解釋。童兆頤也能體諒他的處境,只是靜靜地陪他在手術室外等着。 過了好一會兒,手術室外的燈終於熄了,幾名護士合力推着病床出來。關少衡疾步向前,只瞥見一張毫無血色的臉……

不該欺負你 P 10
,這家追逐流行的精品店早換上了當季的冬裝,每一件的價格都貴得令人咋舌。關少衡從來不曾在工作上用心,但對股票、期貨等金融商品的投資卻付出了不少心血。不肯向家裡拿錢的他,總得另闢財源來支付生活上的開銷。 遲敏沉吟的打量每……

不該欺負你 P 11
離,突如其來的親熱奪走了她素來的冷靜沉着。 「叫我名字!」他深情地注視着她,曲起指節來回摩挲她嫣紅的臉頰。 她根本叫不出口!分心想執行他的命令,徒然讓她的思緒更加混亂。 「要我遞張名片給你嗎?」不想浪費時間理……

不該欺負你 P 12
着,就當施捨一些溫情給他好了。 關少衡應門後,看了一眼他手上的東西,不屑地撇了撇唇角。「你是老媽子啊?我媽都不怕我餓死了。」 這個人有沒有一點良心啊?童兆頤還來不及搶白,就被一陣飯菜香奪走注意力。 「你會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