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鳳凰無雙之月無情


鳳凰無雙之月無情 P 1
凰消失在了江湖上 ,再也蹤影全無…… 江蘇美術出版社 出版 第1部 楔子 玄素無雙(1) 「小姐,那只老鼠捉到了。」 一名身穿墨綠色斜襟團花小羅裙,梳兩隻包包髻的丫鬟,向斜斜倚在水榭欄杆上的玄衣散髮女子……

鳳凰無雙之月無情 P 2
傳的絶頂功夫。然而這兩人天性冷淡疏離,不愛熱閙,所以絶少現跡江湖。並且這樣兩個讓人驚才絶艷的人物,一處南方,一在北地,從未見過彼此,卻遙遙制衡中原武林,其勢力比之現任武林盟主,也是不遑多讓的。」 地處金陵城最繁華熱閙之處……

鳳凰無雙之月無情 P 3
改色地替他的義兄斟了一杯酒,笑吟吟道: 「小弟這廂向大哥賠罪了。」 「好,爽快!」單非賢眼底精光一閃,死小子,功夫又精進了,竟然不動聲色就接下他貫注六成真力的羅漢掌。「小二,再上一罈好酒,我要同我兄弟痛快喝一場……

鳳凰無雙之月無情 P 4
長髮編成一條油亮粗黑的髮辮隨意垂在身後,微微曬成蜜色的皮膚,細細淡淡的彎眉,狹長深幽的鳳目,挺直的鼻樑以及淡粉色形狀嬌好的櫻唇……除開腰間繫了一枚玉珮,她渾身上下再無一點贅飾。 然後,他望進了一雙明澈清淨的眼裡去。這……

鳳凰無雙之月無情 P 5
之珍貴的生命,二位透露些少個人隱私,又算什麼損失?」 單非賢瞪住傾儇,暗忖,這女子伶牙俐齒,得了便宜還賣乖。但他不得不承認她的確很有勇氣,在塞外,多少人只是看見他濃眉一皺,已經雙腳打顫講話結巴了,更何況是面對他的低聲……

鳳凰無雙之月無情 P 6
也要排着隊等呢。」 江上一艘華麗的畫舫裡,一名略發福的中年男子小心翼翼地討好坐在上首明床上的黑衣男子,生怕一個不慎觸怒了喜怒不形于色的主子。「飛雁,還不給爵爺斟酒?」 披着一襲粉色輕紗的舞伎,嬌笑着偎向斜斜地半躺半靠……

鳳凰無雙之月無情


鳳凰無雙之月無情 P 7
不好女色的柳下惠,但他絶沒有在眾人面前表演的興趣。 倏然,他墨綠色眼瞳冷冷掃向操琴的歌伎,眼光如炬如電。 紫衣歌伎被他凌厲的眼神所震懾,纖手一抖,竟彈錯了音。 「欲得周郎顧,時時誤拂弦。」 沈幽爵一笑,淡淡道……

鳳凰無雙之月無情 P 8
「爵爺」這一稱呼看,她已經有九分篤定,上首明床上的黑衣邪魅男子,應是蓬萊幽境的主子——沈幽爵。她的眼光再調向看似害怕的戀荷,一抹淡淡的瞭然微笑泛于唇角,她的心,始終太軟了。 「也罷,既然爵爺有理由,這樁生意不做也無妨。……

鳳凰無雙之月無情 P 9
不要啦,師伯。」 「呵呵,師伯,您大人有大量,何況爹爹曉得我們跟上來,多我們三人,您的安全又多了一層保障。」 腰懸雙刀的鎮東阿諛地說。 「師伯,如果你不罰我,我可以告訴你,你十分注意的那位傾、公、子的秘密。」 ……

鳳凰無雙之月無情 P 10
避暑的月無情。她獨排眾意救了他,偷偷將他渡進月冷山莊後的禁地,替他解毒療傷,從未假手他人。無情比任何人都要明白只要有一點風聲泄露,不只是他這垂死的王爺,就連整個山莊都會面臨被株連九族的命運。 那時,她還只得十五歲,還只……

鳳凰無雙之月無情 P 11
惑,竟只淡淡道,「為免我良心不安,再附贈一條消息。」 「好。」 沈幽爵也不推辭。 「傾儇,今年二十歲,河南開封人士,月冷山莊前任莊主月初晴奶媽的孫女,月冷山莊現任總管事。于現任莊主月無情十五歲時奶媽去世,時年同……

鳳凰無雙之月無情 P 12
姐」有什麼不妥。 「為什麼他們都叫你公子?你明明是姐姐。」 「因為我着男裝才方便拋頭露面,所以他們都以為我是男子。」 她耐心地解釋。 「姐姐長得這麼漂亮,他們一定是瞎了眼才看不出姐姐是女子。」 鎮南皺緊鼻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