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暗香


暗香 P 1
的同仁几乎沒有人不知道銀海文化。九四年武漢廣告市場還是一片沉寂,剛剛碩士畢業的秦雨晨看到了這片天地的美好前景,單槍匹馬創辦了銀海。 經過幾年艱苦奮鬥,銀海終於成了廣告界的精英公司,不僅打開了武漢市場,同時也取得了很多知……

暗香 P 2
轉。 「事情有些變化,所以提前回來了。」 秦雨晨抑制住滿心苦楚,他心裡想,如果林鐿清繼續詢問,他會很迅速地把發生的事情原本的告訴她。可是林鐿清並沒有多問什麼,只是「哦」了一聲,秦雨晨心裡有些失望,又有些寬慰,一……

暗香 P 3
頭髮,林鐿清慌忙彎下腰,笑着從他懷裡逃脫了。電台大廳,年輕的站崗士兵,隔着玻璃門,看著他們,傻呵呵地笑了。 林鐿清看不見他的笑,在她眼裡,只有秦雨晨,從遇見的那天開始,他就像一粒種子,在心裡生根發芽,長成一顆枝繁葉茂……

暗香 P 4
對著秦雨晨,謝藍拉拉秦振中的胳膊,剛想斡旋,大門外傳來敲門聲,秦雨夕朝他們扮了一個鬼臉,跑到客廳打開門。 副行長王立功和老婆劉菊滿臉微笑地走進來,秦振中看見他們,擠出一點笑容,跟着謝藍走進客廳。 王立功快步走到秦……

暗香 P 5
轉過身和同學說話去了,劉亦文拍拍秦雨晨的肩膀。 「雨晨,說了半天,原來你救的是我的學生林鐿清。」 「不是她,是她的同學。」 秦雨晨連忙解釋,劉亦文點點頭,走到學生身邊,看他們討論。秦雨晨撿起報紙,隨意翻着……

暗香 P 6
謝藍。她知道,謝藍是秦雨晨的母親,這是秦雨晨一生都無法選擇和改變的事實,她即使錯了,也仍然是他的母親。 秦雨晨瞭解自己的母親。林鐿清無可挑剔,謝藍也承認這一點。第1次看見乖巧美麗的林鐿清,她滿心歡喜,沒想到後來請張大……

暗香


暗香 P 7
的躺在秦雨晨的懷裡。等她醒過來,才發現自己睡在病房裡。 一瞬間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想到謝藍說過的話,掙扎着坐起來,才感覺到小腹似乎被火燒過一樣火辣辣的疼,下身正在不斷流血。 她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艱難地從床上……

暗香 P 8
眼趙寶珠,趙寶珠拿起梨子咬了一口,抬起頭正看著他,徐光耀拿過一張紙巾,不露聲色地擦擦臉。 「哦,小王,這麼晚打電話有什麼事情?」 徐光耀不等王鴻彥說話,匆忙把電話掛了。王鴻彥氣急敗壞地掛了電話,不好再打過去,她心……

暗香 P 9
,看著放在桌上的戒指,想象着戒指戴在林鐿清手指上的樣子,臉上掛滿甜蜜的笑意。林鐿清聽著他的笑聲,說不出一句話。 「鐿清,怎麼了?」 林鐿清不說話,秦雨晨心裡閃過一絲不安,他站起來,過了一會兒,聽見林鐿清的一聲嘆息……

暗香 P 10
的人。 黑暗裡,聽著淅淅瀝瀝的雨聲,秦雨晨感到一種無助的悲涼,他抽了一會煙,凝視着灰絮般的夜幕,想起林鐿清和因為有她陪伴而格外充實的過往,眼淚慢慢滲出來。 整整一個晚上,林鐿清都在矛盾中痛苦的抉擇,心裡已經有了決……

暗香 P 11
何麗已經知道林鐿清和秦雨晨的事情,她放下電話,走到林鐿清身邊,揉揉她的滿頭長髮。 「鐿清,我晚上有事,不能陪你,你心情好一些,千萬不要想不開。」 林鐿清正在讀信,手指顫動了一下,嘴角的笑意慢慢褪去,這幾天,她……

暗香 P 12
出門,一種說不出的悲愴沉在心裡,她愛秦雨晨,生命裡只有他,卻不得不離開他。秦雨夕愣了半秒鐘,匆忙追了出去。 進了電梯,小小的封閉空間裡只有她們兩個人,秦雨夕怔怔地張着嘴,望着林鐿清,心裡很難過,卻不知道自己可以說些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