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這個丫頭有點色 樂顏


這個丫頭有點色 樂顏 P 1
落下的樹葉堆積得很厚,有一股發霉的味道。 蘭若很少到南山坡玩耍,她捏着鼻子想採摘那些小花,當她的手剛觸到第1朵小花時,忽然聽到奇怪的聲音。 她嚇了一跳,想著這樣的早晨應該不會有野獸出沒吧? 「嗯……」 那個聲音……

這個丫頭有點色 樂顏 P 2
搖頭,「沒事,越阻止她,她越痴迷,不如一次讓她看過癮。」 蘭若痴痴地看著躺在床上的男子,如果她的眼神能說話的話,那一定是:好俊,好帥,好漂亮,好迷人,好完美,好好看哦…… 已經被清洗乾淨的男子有着一張漂亮的臉,五官……

這個丫頭有點色 樂顏 P 3
不放心。」 「好!不——不要把紙窗打開,就把紙窗戳個小孔讓我看看就行了!」 「是。」 蘭若先進屋把厚厚的布簾拉開,又伸手在紙窗上戳了個小孔,揮手招呼官兵,「你來看吧。」 官兵對蘭若也是畏如蛇蝎,「你走遠點,我自……

這個丫頭有點色 樂顏 P 4
我不能答應,因為我已經有婚約在身了。我只是想告訴你,我會好好報答你,不管你想要什麼樣的夫婿,日後我都會為你尋覓到的。」 蘭若失望地垮着小臉,轉身朝外走,嘴裡小聲嘟囔着,「還會有比你好的嗎?我才不要呢。」 方子昂抱……

這個丫頭有點色 樂顏 P 5
開口就說。 方子昂因她坦白的話語嚇了一跳,回過神來苦笑着,「胡閙!你這樣私自離家,父母會急壞了的,快回去!」 「不要!」蘭若抬高下巴,「我給爹爹留了張紙條,說我出來玩玩啦,沒事的,我經常出來。」 「經常?」方子昂……

這個丫頭有點色 樂顏 P 6
整個動作一氣呵成,兩人疾風迅雷,一眨眼的工夫已經離旅店很遠。 蘭若被方子昂單臂緊緊抱著,後背又緊靠着他寬厚的胸膛,不禁有些意亂情迷,心兒如小鹿亂撞。 她沉迷了片刻,偷偷側身向後望,「糟糕,他們跟來了!」 方子昂把她……

這個丫頭有點色 樂顏


這個丫頭有點色 樂顏 P 7
淡地說:「不管如何,在我心裡,是將你當作妹妹看待的。我已經叩拜過上蒼了。」 「什麼嘛!」蘭若趕緊跟上來,一跑動肩窩就疼,她哎喲的喊了一聲,成功地讓方子昂迴轉過身,她直勾勾地盯着他說:「我已經有一個哥哥了,才不要什麼異……

這個丫頭有點色 樂顏 P 8
着。」 蘭若這才甜甜一笑,乖乖地躺下鑽進被窩。 她閉上眼,背着方子昂偷笑得像隻小狐狸。 笨蛋子昂,被她騙過了吧?嘻嘻,他還以為她真的怕蜘蛛呢,從小在山里長大的孩子,什麼稀奇古怪的爬蟲野獸沒見過? 再說,她懷裡還……

這個丫頭有點色 樂顏 P 9
繩。 「怎麼了?」 「我剛纔看到路邊好像有個草棚。」 他邊說邊打馬折返回來,果然,在路邊有個用蘆葦搭建的草棚,草棚上方還蓋着厚厚的油氈,是避雨的最好場所。 草棚搭建在一塊桃園地上,現桃花已落,桃子還未長成,所以沒有……

這個丫頭有點色 樂顏 P 10
慢地踱到案台後面,從容地坐下,慢條斯理地拿起毛筆開起藥方,偏偏他拿着筆遲遲不落下,左手又拈起了自己的鬍鬚。 方子昂看得心急如焚,照他往常的個性,早就一腳踹了過去,只是此時此刻,容不得他為所欲為。 「大夫!求你快點,她……

這個丫頭有點色 樂顏 P 11
美道:「蘭若姐姐,你的皮膚真好,像牛奶一樣。」 蘭若狡黠的一笑,「你知道我為什麼這麼好嗎?」 丫丫好奇地問,「為什麼?」 「因為我喜歡美男子呀!」 「啊?!」 「過來、過來。」 蘭若把丫丫招過來,湊到她的耳邊……

這個丫頭有點色 樂顏 P 12
震住,猶豫了一下才說:「行周公之禮啊。」 方子昂快昏倒了。 他晃了一晃,用手揪住自己的眉心,「誰教你的?」 「丫丫。」 這下方子昂徹底昏倒了。「丫丫才十二歲!她懂什麼?」 「他說行周公之禮就是男人趴在女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