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蝎子的獵物


蝎子的獵物 P 1
漸漸晦暗下來,雪白的屏幕慢慢浮現輪廓的顏色—— 喀嚓!喀嚓! 隨着清脆的聲響,屏幕上的幻燈開始放映一幅幅作品—— 頭戴美麗銀飾的年輕姑娘的側臉、夕陽退盡後蜿蜒連綿的地平綫……最後一張竟然是空蕩蕩的曝光底片! 「喔……

蝎子的獵物 P 2
,差點噎過去!他滑稽得不知道該選用哪種表情。手抵着鼻翼下方,咳嗽幾下,笑着道:「這算什麼詩?」 「寫實詩呀!」 「寫什麼實?」 「描述現實的詩,就叫寫實詩呀!」 就算她有理吧!可是,秦瀟忍不住問:「你那也叫寫實詩……

蝎子的獵物 P 3
嗨——!」秦瀟笑着回應,他的臉上,總是帶著令人安心的笑容。像柔光下的暖玉,帶著一種迷茫的光環,卻足似暖釋人心!司徒明娟的身體裡的每一個細胞,都開始接受陽光的溫暖!! 不經意間,司徒明娟看到他瘦長的脖子!脖子邊上,有一個……

蝎子的獵物 P 4
翼地扯扯他的袖子,再把打開的盒子遞到他的面前!! 「很好吃的餅乾哦!!」 她只是簡單地想同他分享。 可是…… 他沒有看她的臉!!只是突然不悅地皺起了眉頭,就好像身後有一隻聒躁的蒼蠅! 「停車!」他一轉正腦袋,開……

蝎子的獵物 P 5
老師說著,皺了皺眉頭! 秦瑤的瞳孔緊縮,身體好像被人驚觸,害怕的晃了晃,穩定情緒,她轉過頭來,嗯嗯呃呃的一小會兒。 老師看到了她眼底的猶豫!!—— 那是司徒明輝,一個冷漠得令人無法忽視的人!!就連他身邊的空氣都……

蝎子的獵物 P 6
面! 秦瀟走下台來,經過司徒明娟的身邊時兩人的視線在空中不期而遏地相會。他微微點頭,以示相視的禮儀! 司徒明娟回以會心一笑! 他從身邊走過,帶著一股薄荷的香氣,如夏日中涼爽的微風。 那種清涼直入鼻孔,吸入身體,在……

蝎子的獵物


蝎子的獵物 P 7
?所以,她的臉長得像染了色的爆米花麼。」 「哇,這個比喻真的好貼切,特別是她的臉,現在真的被打得開花了唉!」 教室的窗口,擠滿了看熱閙的人頭,陣陣轟天齊鳴的笑聲。午休時間,竟是地獄般的漫長! 突然有人驚呼,三少來……

蝎子的獵物 P 8
,一臉無奈地憂嘆道:「這個阿錦——!節約用水四個字貼在牆上,都沒有看到嗎??……這樣子很浪費的哦!這樣子……很浪費的……哦!!」 「哦」字,突然「哦」出了心底最隱秘處的酸,酸得感覺由鼻子蔓延,越來越酸,越來越酸,酸得她……

蝎子的獵物 P 9
堅持下來,我這點紅印又算得了什麼呢???」 她再笑,第1次忽略胎記原來事可以笑得那麼開心。 「哥,不要為我打架,不要為我受傷!」她說,「我一定會做到不在意,我一定會做到……就算我不漂亮,也能夠討人喜歡!!」 不在意……

蝎子的獵物 P 10
窗檯上的弔蘭,即將蒸發的露水懸在葉尖,隕落前,迸發出存在前最後的十字光芒!那光芒竟映在了她的眼底,相映成輝的一閃,竟像黑色水晶石般賞心奪目,無法言語! 他有片刻的怔然,為……她的眼睛!一瞬間,竟令他有了一種賞心悅目的酣……

蝎子的獵物 P 11
……這個世上,根本沒有絶對,也不要太早地定義一個人,這對被定義的人是很不公平的,對吧對吧!」 她笑得像個孩子! 「所以……」 她又接著說:「三少一定會很開心,因為遇到了秦瑤——!」她笑得開心可愛,眯上了眼睛,小酒窩在……

蝎子的獵物 P 12
樣的攝像頭,可是…… 惟獨這一次…… 這一次…… 他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三少!」 她像一個要不到禮物的孩子!一臉沮喪道:「我好難過哦,你生我的氣了!」 「沒有!」 「就是有就是有!」她急走幾步,來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