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報喜神算子


報喜神算子 P 1
絶,自然吸引了許多攤販到此擺攤,諸如雜 貨、小吃飲食、書畫古玩,莫不看中這塊「風水寶地」。當然,最不可少的非「 算命攤」莫屬。 夫人小姐們給城隍爺上了香,出了廟後自然便找個算命仙批命解惑,也因此 城隍廟前又……

報喜神算子 P 2
!」呂洞賓頓悟到那顆小石於是誰射出之後,霎時煞白了 臉色。 他攔腰扛起喬文華便施展輕功迅速離去,快得讓那紅衣姑娘一聲多謝都來不 及出口,只能望向兩人離去的方向。 米米米「你是獃子啊!」呂洞賓破口大罵,在病榻邊……

報喜神算子 P 3
其死在這無聊的榻上,我寧可死在外頭的雪裡。」 「呸!你說那什麼渾話!」呂洞賓啐道,「有我在,我會讓你死嗎?!」 這話說得即使心虛,他還是在話裡頭注滿了力量,讓它聽來鏗鏘有力。 對長年臥病之人來說,心理狀況亦是痊癒……

報喜神算子 P 4
醫「借」出來,但兒子的病卻一直沒起色……「唉!」第3次歎氣。洞 賓那孩子她不是信不過,只是怕他因為醫術精湛反而忽略了小地方。如今他已下 最後通牒,上元便是兒子的生死關頭! 小婢見主子煩惱,忽然想起一件事,囁嚅着……

報喜神算子 P 5
來是他誤會了。就說嘛! 這小子哪懂什麼叫自暴自棄? 「我只是咳咳……咳,說出我的「希望」。」 希望有時會成真,有時卻會讓 人失望。他已不是小孩子,不會天真的以為只要說出願望,便一定會實現。 聽到他的話,呂洞賓……

報喜神算子 P 6
人躺在床上還想調戲姑娘,難怪想娶妻沖喜了。 「你叫我大師就好了。」 她說著,走到床前看著他。 「姑娘姓大名師嗎?」他自在地回視她,結果反而是她先避開眼神。 「當然不是,可是我不想告訴你。」 她嘟起嘴。這男人感覺真討……

報喜神算子


報喜神算子 P 7
受。 算命這種東西呀,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沒什麼一定的是與非,她只是給 了一個美麗的希望──而且通常會實現,有何不可?他們高興,她也快樂啊! 尤其捧着一盒沉甸甸的銀子時,殷小小更快樂了,也因此降低了警覺心,……

報喜神算子 P 8
客棧的笨兒子指了一條姻緣路而得來的。 「回來啦,小小?」殷母慈愛地看著她,「今天順利嗎?」 「嗯。」 殷小小一脫在外的精明俗氣,在母親的面前,她只是一個長不大的 孩子罷了。「娘,你瞧,今晚有燒鷄吃呢!」 「香客……

報喜神算子 P 9
之人。 畢竟她的文兒怎能迎娶一個對他毫無助益的人呢? 唉!可大師的話又不能不聽……「大娘,您似乎有煩心的事?」雖然喬夫人 平日對他們總沒好臉色,喬依人還是關心地上前詢問。 喬夫人抬頭見是她,總是個聊勝於無的說話……

報喜神算子 P 10
旁觀的人群聞言忙退一大步,怕戰火波及己身。 天啊!神算殷小小就算沒那張嘴,拳腳功夫的殺傷力也挺大的哩! 看來今日一戰後,城隍廟前要變神算子的天下啦! 「你、你、你想做什麼?」城隍三仙跟着退幾步。 「沒什麼,只不過……

報喜神算子 P 11
。 他會意地笑道:「伯父,這機會不就來了嗎?」 *** 此時正給關進大牢裡的殷小小猛然打了個大噴嚏,讓她心頭浮起不好的預感。 她很少染上風寒的,每次一染風寒便沒好事……該不會是娘怎麼了吧? 可惡的城隍三鬼,等她……

報喜神算子 P 12
那是……什麼?喬依人不敢相信她在三哥眼角眉梢看見的溫柔。針對誰?門 裡的那個騙子嗎? 她只是個騙吃騙喝的江湖術士啊! 喬依人沒有回答,倒是呂洞賓主動道:「你也看到了,覺得她會聽嗎?」 文華的個人喜好,他無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