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相公勾勾纏


相公勾勾纏 P 1
找上門來, 她只好趕緊甩了他,包袱款款逃難去…… 序 想起前幾天一時興起去讀古代文言文小說,當時的感受基本上與以前曾看到網路人士編寫的俏皮打油詩應該算這種體裁吧,==‖一樣——讀書一個頭兩個大熬三更背四書五顏六色七……

相公勾勾纏 P 2
的往自己碗裡挾脆瓜,實在無法認同少爺怎麼會這麼喜歡辣椒,一頓離了辣椒都不行,是不是四川的人都這樣呢? 「吧」的一聲,竹筷敲到了三木的手腕上,唐平平瞪著他,「我沒說不吃瓜。」 真不像是當人家書僮的,他當時怎麼會想收這傢伙……

相公勾勾纏 P 3
了他的目光,就見從教室出來的唐平平抱著一截木頭坐到石桌旁專心的擺弄著。 是了,就是他,就是這個唐平平,總是會有些奇怪的舉止讓他側目,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消離去的念頭。 他的手中應該是有一柄刻刀的,可是任憑溫學爾把眼……

相公勾勾纏 P 4
者逃債的?」 「你自己可能比較符合這個推測。」 三木出聲,他一直認為像溫學爾這樣漂亮有氣質的男人肯待在槐樹村這樣偏僻的村莊不走本身就非常值得懷疑。 溫學爾的表情僵了僵。 「我真的非常好奇像你家少爺那樣穩重的人,怎麼……

相公勾勾纏 P 5
盡全身的力氣才以平穩的音調說道:「你打算進行日光浴嗎?」 「是個不錯的提議哦。」 他笑嘻嘻的點頭,看到唐平平正努力瞪著他,他聳了聳肩,「幫我搓背吧。」 然後就在光滑的石面上趴了下去。 擰了擰手中的布中,唐平平的手微微……

相公勾勾纏 P 6
吃他吃過的,你管得著嗎?」 望著他負氣離去的身影,困惑的小書僮搔了搔腦袋,自語道:「溫少爺的愛好真特別哦。」 夜半三更,月至中空,灑落一地的銀輝。 村中鷄狗入眠,寂靜無人語,唯有淡淡的山風吹過,帶來遠山的清新。 ……

相公勾勾纏


相公勾勾纏 P 7
心啊,唐平平直直的望進他含笑的眸子,「溫兄,你最好還是打消這個念頭的好,這對你我都有好處。」 「現在這樣就挺好。」 他將他攬近身邊,不是他要說,這傢伙捨得讓小書僮吃,可是他自己的身子卻纖瘦的很,就連那腰身都彷彿不盈一……

相公勾勾纏 P 8
察的溫學爾眸底閃過狐疑,劍眉微蹙,這幾日他一直在懷疑的事情,答案似乎就要呼之慾出了。 「唐兄,走吧,吃飯去。」 他伸手攬過身邊的人,感覺到對方再次僵硬的身子,唇綫不禁輕輕上揚。 「好豐盛哦!」看到石桌上菜色眾多的佳餚……

相公勾勾纏 P 9
姓沈,從小跟家人失散了,然後被唐姓人家收養?」他熱切的看著他,目光既惶恐又期待。 唐平平沉吟了片刻,然後慢慢露出一抹笑容,「我一生下來就姓唐。」 「你怎麼可以跟她如此相像,這太可怕了……」 溫學爾猛的往後退了幾大步……

相公勾勾纏 P 10
兄,我突然想起身上的銀子不夠了,我們還是閃人吧。」 溫學爾大叫著跑過來,用力將那個貼到唐平平身上的妓女一掌一推。幸好,他進來的及時,他們看起來還是衣冠楚楚的樣子。 「溫兄……」 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愣愣的看著來人。 ……

相公勾勾纏 P 11
跑路也不用擔心盤纏不夠。 溫學爾的嘴唇抖動的頻率又快了一點。 「反正你的錢就是我的錢,而我的錢,我習慣放在自己身邊。」 唐平平如是說。 三木在後面發出咯吱的竊笑聲。 「死三木,找死是吧?」美男子惱怒的轉過頭去瞪人……

相公勾勾纏 P 12
淨之後走出書室,再快手快腳的跑回臥房,然後快速的插上門栓。 「關上了。」 門外響起溫學爾扼腕的聲音。 當然關上了,不然要讓你賴進來嗎?唐平平沒好氣的盯著門板。 「三木,你去睡書室。」 「我有房間。」 「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