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二進禮堂的尤物


二進禮堂的尤物 P 13
她翻了白眼。「嗯,媽咪知道了,如果爹地還是不舒服的話,媽咪會和他一起去醫院的。」 這個兒子真會幫她找麻煩! 「爹地,你可以不用怕上醫院了,媽咪很勇敢又溫柔,她會—直陪著你的。」 「一直陪著我是嗎?」艾蒙的跟眸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二進禮堂的尤物 P 14
爹地去!」他牽著兒子的手站了起來。 「真的嗎?你要住下來跟我一起睡?!好,我帶你去我的房間。我的房間有米老鼠的壁紙喔,是媽咪特地請人幫我貼上去的,好漂亮!你如果喜歡,我還有小的米老鼠貼紙,可以送給你……」 漢克斯蹦蹦跳……

二進禮堂的尤物 P 15
睡衣,頭髮也只是隨便的紮了個馬尾,居家的模樣看起來有點邋遢,她尷尬得想衝回房間重新打理過儀容再出來,可是這時候再回去就有點太刻意了。 她紅著臉,硬著頭皮,故作自在的坐上餐桌椅,隨手拿起瑪莉剛為她烤好的吐司咬了一口,有點……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二進禮堂的尤物 P 16
竟然逸出了呻吟,身體也著火的緊縮著…… 天啊!他竟然吻她! 她該推開他的,可是她的腦袋卻在五分鐘過後,才找回思考能力的推開他! 「你怎能這麼做?」她喘息著質問。 艾蒙舔了舔唇,依舊意猶未盡的盯著獵物。「我說過這是……

二進禮堂的尤物 P 17
思。」 她應該是誤解了他的意思,他的話應該跟她想的不一樣才對吧? 此刻,她的心臟強烈的狂跳著。 「我要你!」艾蒙目光轉為侵略,就如他的行事風格,精準地說出他想要的。 邵麗致錯愕得美眸圓睜。「你要我?」 「沒錯,我……

二進禮堂的尤物 P 18
到自己現在的靠近有多麼的不合理。」 「所謂不合理的靠近,有多靠近?這麼靠近嗎?」艾蒙走到她的面前,一把將她困在懷裡。 「你!」邵麗致驚慌起來。 「你的比喻不恰當,公事不適用於男女的感情上。」 他低著頭俯視她。 ……

二進禮堂的尤物


二進禮堂的尤物 P 19
還有五百公尺的馬路旁撿到了一個女人,一個醉得一塌糊塗不知如何走回家的女人。 「沒多少,才三瓶紅酒罷了。」 她朝他伸出了三隻細白的玉指。 他眉頭深鎖。「我就讓你這麼不痛快,非要喝酒澆愁不可?」這兩天她並沒有停止躲他,現……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二進禮堂的尤物 P 20
手握著她一邊的美胸,這也是屬於他的,他已一連佔領這尖挺的豐盈幾個小時了。 「你!你誘惑我!」邵麗致的粉頰頓時竄燒灼熱。 「我承認。」 手更大膽的伸向她的小腹,一路向下滑行。 「住手!」她抓住了他不規矩的手。 「嗯……

二進禮堂的尤物 P 21
「沒有沒有,什麼事都沒有,只是我的、我的前夫希望我帶著他們。」 邵麗致為難的說。她明明都說不用保鏢了,但是那男人根本不聽她的,還是硬派了兩個人跟前跟後的保護她,這派頭好像她是什麼大人物似的,讓她極為不習慣,面對詢問還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二進禮堂的尤物 P 22
的男性曲綫,讓她臉龐迅速的竄紅了。 「艾蒙——」她想問他要做什麼,但他的食指壓住她微張的唇,讓她的話只能止於喉間。 「現在再告訴我,我是你的誰?」他的手伸進她的衣襟裡,撥弄著她的蓓蕾。 「前夫,你是我的前夫。」 她……

二進禮堂的尤物 P 23
的望著她。「不管如何,我不可能放你們母子兩人獨自留在台灣!」他低沉的表示立場。 「這麼多年來,我們一直『獨自』在台灣,以前行,現在也可以。」 艾蒙眸光著火。「好,如果你堅持不肯同行,那我只好帶走漢克斯,我是他父親,……

二進禮堂的尤物 P 24
,驚嚇的尖叫了一下。「親愛的,不要怕別人的目光,這次我就在你身邊,不會背棄你的,拜託你不要退縮,我雖然不會要你現在就承認愛上我,但請你勇敢的告訴別人,我們又重新在一起了,因為我也會這麼做!」他仰著頭對著空中的她說。 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