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若相惜(穿越)


若相惜(穿越) P 1
此刻人世間的混亂. 快樂?呵,是啊,這近30年來很少有過的異樣情感,在我周身瀰漫著,伴隨着一個女子的幽魂在這空中快樂地舞出絢爛的華爾茲…… 可不可以將此刻的煙硝當成我離世的煙花? 我輕笑,望着那曾經的繁華,別了,別……

若相惜(穿越) P 2
有我們知道,那些痛苦的經歷和悲傷的回憶不是她那種女人能承受地了的,所以她垮了,這一切都在我預料之中,而我之所以會留下來,是因為她畢竟給了我三年的母愛! 入夜,我做了幾組跆拳道的練習,招式我是沒忘的,就是這身子,等長開還……

若相惜(穿越) P 3
取出幾兩碎銀。 「四阿哥,可使不得。」 中年男子忙上前欲攔住他,迴首示意身旁的護衛掏銀子,就在這一拉一扯之間,反倒給那兩個小乞丐得了空子。只見那剛剛出言乞討的孩子,一把搶過小公子手中的荷包,向着我這邊的街角飛奔而來……

若相惜(穿越) P 4
,看著比女娃還清秀呢!你說是不是哪,曹大人?哈哈哈!」 「是啊,是啊……」 我有點緊張,生怕他看出點什麼,總覺得那含笑的眸子裡有着一股洞察一切的力量,這個年紀的身體應該還處于雌雄難辨的階段,我起先就沒說我是女子,再……

若相惜(穿越) P 5
問的都是廢話。我一個六歲的小丫頭要什麼名節。沒做他奴才以前還不是和一群乞丐風餐露宿,再說了,我方便的時候都叫那個海德看光了,我找誰要名節去? 我半天沒搭話,只忙着手中的被縟,轉臉看他時,那小臉果然由微怒轉為大怒了,沒來……

若相惜(穿越) P 6
的不夠精彩,就見丫鬟來報,說四阿哥現已在年府大廳,說要見我。 數月不見,他還是老樣子,一貫的清冷,我總覺得這小爺身上有秘密,那日深夜長談後,我們彼此之間總覺得堵着些東西,不能說也猜不透,從那天起我也開始防着他,總之不能……

若相惜(穿越)


若相惜(穿越) P 7
實的存在着.那些隨風抑揚的叫賣聲,聽得我快醉了,這是我的故鄉啊,我念了三十年,也沒能回來的故鄉,如今終於能夠站在這片土地上了。 這老城果然如我預料中一樣似一罈古樸醇厚的酒,在楊花迷眼時節,一種令人醺醺然的味兒從泥封的裂……

若相惜(穿越) P 8
着:”就是她,抓住她,他娘的,那天讓他給跑了,害老子回去挨了主子一頓板子!” 幾個大漢一起圍過來,扛起少女就要下樓,那老翁死死抓住那大漢的褲腳,不住的哀求,那少女也將頭轉向我們這桌,伸手求救. 我眉頭一皺,看向大阿哥……

若相惜(穿越) P 9
年運動的人發育得快,如今若要說我是十六七歲,也沒人會懷疑. 我手掌輕揉着胸部,手指滑過頂端蓓蕾時,身體不覺輕顫,下體一熱,說不出的奇妙.我輕笑着,這孩子似的身子,竟是這般的敏感,胸部發育的極好,現在已經讓我的小手不可盈……

若相惜(穿越) P 10
,只是看我的目光日漸深邃.那日出府以後的事,他沒在提起,也曾聽說太子閙過一陣子,後來就不了了之了,不過從他態度上看來,似乎是擺平了.只是從選秀以後,他與我談話間,總是有意無意說起大阿哥,我知他是試探,也就小心應付. 蘭……

若相惜(穿越) P 11
漠然,不由挑眉:「撿」回來? 「回皇上話,奴才當年是四阿哥帶回京城的。」 「哈哈,有意思。胤禔啊,你剛剛想說什麼?」他看向大阿哥,此刻大阿哥的雙眼正在我和四阿哥之間游移着,眼中有一絲痛楚。 「回皇阿瑪的話,沒…………

若相惜(穿越) P 12
到自己正在迅速下墜,身上的臭小子居然在用腦袋蹭我的胸部,琥珀色的眼球正閃着疑惑。眼角閃過一根粗壯的樹枝,我趕緊伸出一隻手來攀住,另一隻手也費力地想跟上,奈何身上的重量,試了幾次都不能成功。我狠狠的瞪向胸前那個罪魁禍首,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