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換你心,為我心


換你心,為我心 P 1
守,怎奈……」 她抽噎得厲害,身子抖顫不止。「說來說去還是怪我,我不該遇見你,不該阻止你和她相識、相戀,我害你現在這麼痛苦……」 她終於泣不成聲。 「別說了,我不要聽這些。」 他將臉埋進她柔柔的髮絲中。「別說了,你知道……

換你心,為我心 P 2
會呢?你可以去教芭蕾舞呀,比我寫小說好賺多了,也許哪天我突然就寫不出東西來了,就算一直有得寫,人家也不一定會要,隨時有被退稿之虞,你教芭蕾舞就不會有這種煩惱了,愛教幾個教幾個,愛教多久教多久。」 「是哦。」 十七……

換你心,為我心 P 3
「你要幹麼?又想接着寫啦?」 「沒有,我想多唸點書。我們下次月圓時再來散步好了。」 「可以。」 — — — 滿右昀匆匆忙忙地換上校服,然後跑到走廊上去取昨天晾着的背心。最近老是下雨,不知背心幹了沒?……

換你心,為我心 P 4
雪白的羊群也叼來美麗的花堆在他們的帳蓬外。一個雨後天邊升起雙彩虹的傍晚,草原安靜極了,突然,牛馬驚叫,草原哭泣,惡魔莽古斯猙獰地吸乾了草原的水,從潔白的帳蓬中搶走了呼倫姑娘。草原枯黃了,成群的牛羊倒地。貝爾抄起弓箭,跨上……

換你心,為我心 P 5
,我不想回去!我不要上數學課!不要考試!不要分數!我要那些東西幹麼?那些東西只會帶給我痛苦難堪!每次發考卷,我總是一路等,等到一疊厚厚的考捲髮到只剩兩、三張了才會輪到我,而那最後兩、三張的分數加起來可能還不到滿分。那種挫……

換你心,為我心 P 6
人物几乎全見識過了,卻從未見過像她這樣的人,光是那身裝束就令他費疑猜。 昨夜他嗅到的香氣就是發自她身上。在抱她回木屋時,他更是呼吸夠了那股沁鼻的幽香。不知她從何處來,亦不知她欲往何處去,在叫不醒的情況下,他實在不忍把一……

換你心,為我心


換你心,為我心 P 7
相逢,說什麼也不能讓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就這樣輕易溜走。 「我不記得家在哪裡,過去的事我全都不記得了。」 不忍詛咒家人,所以她沒有說自己慘遭家變,僅她一人死裡逃生,只是以失去記憶為由,言簡意賅地說明自己淒涼的處境。 ……

換你心,為我心 P 8
內,脫下晴陽女中的體育服裝,換上他的衣服。袖子捲了兩卷之後長度剛好,衣袍也太長了,她撕扯下一截,剛好用來將長髮紮起,收拾了包袱,她又衝回他面前。 「怎麼樣?我這樣子好看嗎?」她開心地在他面前轉了兩圈。 「你最好打扮得……

換你心,為我心 P 9
可以不死,如果你們不想死的話。」 卓亦塵語聲平靜。 兩名大漢之一吞了吞口水,艱辛地開口:「我們受陸大哥重託,來此替他壓陣,如今他慘遭毒手,我們不可能坐視不理,當作沒這回事。陸大哥的血債,我們非討不可!」 「那就休怪卓……

換你心,為我心 P 10
,我和你已經相處四天了,你會對我覺得陌生嗎?你會覺得自己跟我格格不入嗎?」 他仍盯着她,似在認真思考她的問題。 「你常常眯眼睛,為什麼?」 「哦,我從小眼睛就不太好,太遠的東西我就看不清楚。」 「給大夫看過嗎?……

換你心,為我心 P 11
「該來的總是要來,我現在擔心也沒用,小心一點便是。」 「卓大哥,你明天不要去赴約好不好?」 「我豈是出爾反爾之人?」他輕笑她一聲。「小滿,你今天的反應實在很奇怪。」 完了。她總不能把明天要發生的事全告訴他吧……

換你心,為我心 P 12
開口。 「你救了我?我沒死是嗎?」 「是你救了我。」 他很費力地說了這麼一句,似乎那是他極不願意麵對的事實。「你做了件很愚蠢的事。」 他起身去端藥,然後扶她坐起。 「把藥喝了。」 才喂了她第1口,她就全給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