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寂寞空庭春欲晚


寂寞空庭春欲晚 P 1
馮渭,便問:「小猴兒崽子,這時辰你怎麼有閒逛到我們這裡來?」馮渭一轉臉看到火盆裡埋着的芋頭,拿火鉗挾起來,笑嘻嘻的問:「這是哪位姐姐焐的好東西,我可先偏了啊。」 說著便伸手去剝皮,那芋頭剛從炭火裡挾出來,燙得他直甩手叫哎……

寂寞空庭春欲晚 P 2
,四執庫當值的太監長慶見了她,不由眉開眼笑:「是玉姑打發你來的?」琳瑯道:「玉姑姑看雪下大了,就怕這裡的師傅們着急,所以叫我送了件端罩來。」 長慶接過包袱去,說道:「這樣冷的天,原該留你喝杯茶暖暖手,可是眼見天色晚了,我……

寂寞空庭春欲晚 P 3
是主子娘娘,你凡事還是要謹慎。」 蕓初點一點頭,握著琳瑯的手,卻說不出話來。 蕓初隨着趙有忠去端嬪所住居咸福宮,咸福宮位於所謂「西六所」,蕓初入宮時間不長,從來沒有往這一帶走動,只跟着趙有忠沿著宮牆夾道走了許久……

寂寞空庭春欲晚 P 4
進來說:「蕓姐姐,外面浣衣房的人來送主子衣裳,又打聽你在不在呢。」 蕓初忙不迭丟下筆出來,遠遠只見是琳瑯。滿面笑容的迎上去,問:「你怎麼來啦」。 琳瑯說:「我向玉姑姑說了一聲,送端主子的衣裳來,正好來瞧瞧你。」 握了她……

寂寞空庭春欲晚 P 5
太笑道:「我理會得。」 又說:「惠主子惦着您老人家的身子,問上回賞的參吃完了沒有,我回說還沒呢。惠主子還說,隔幾日要打發大阿哥來瞧老太太。」 老太太連聲說:「這可萬萬使不得,大阿哥是天潢貴冑,金枝玉葉,惠主子這樣說,別折……

寂寞空庭春欲晚 P 6
道是外間嘈嘈切切的講話聲。那聲音極低,她躺在炕上心裡安靜,隔了許久也才聽見一句半句,像是玉箸在和誰說著話。她出了一身汗,人卻覺得鬆快些了。 睜眼看時,原來已經差不多是酉時光景了。 她坐起來穿了大衣裳,又攏了攏頭髮,……

寂寞空庭春欲晚


寂寞空庭春欲晚 P 7
的說:「大爺來瞧姑娘了。」 待要起來,他已伸出溫涼的一隻手來按在她額上。 她一驚就醒了,窗上糊着雪白的厚厚棉紙,一絲風也透不進來。藥吊子擱在爐上,煮得嘟嚕嘟嚕直響,她倒出了一身的汗。小宮女進來了,連忙將藥吊子端下來,……

寂寞空庭春欲晚 P 8
,故而帳中眾人皆被瞞過,不想這女子依舊道破自己身份。 琳瑯道:「奴才從前並沒有福氣識得王爺金面。」 福全微有訝色:「那你怎麼知道——」琳瑯輕聲答:「王爺身上這件馬褂,定是御賜之物。」 福全低首一看,只見袖口微露紫貂油……

寂寞空庭春欲晚 P 9
來不及,四執庫那些人急得熱鍋上的螞蟻似的。也是急病亂投醫,拿到咱們這邊來。我知道你的手藝,你不妨試試。」 琳瑯細細看了,取了繃子來綳上,先排緯識經,再細細看一回,方道:「這會子上哪裡去找這真金綫來。」 玉箸說:「我……

寂寞空庭春欲晚 P 10
,謝琳瑯的巧手就是了。」 一低頭見了琳瑯的鞋,「哎喲」了一聲道:「怎麼濕成這樣?」琳瑯這才想起來,忙去換下濕鞋:「我去河邊洗手,打濕了呢。」 第2日琳瑯在帳中熨衣,忽聽小太監在外面問:「玉姑姑在嗎?李諳達瞧您來了。……

寂寞空庭春欲晚 P 11
康熙見合圍的左右兩翼紅、白兩纛齊到看城,圍圈已不足二三里,便吩咐:「散開西面。」 專事傳旨的禦前侍衛便大聲呼喚:「有旨,散開西面!」只聽一聲迭一聲飛騎傳出:「有旨,散開西面……」 遠遠聽去句句相接,如同回音。這是網開一面……

寂寞空庭春欲晚 P 12
的。」 皇帝將筷子一撂,道:「你兜了這麼個圈子,難道不就是想著竄掇朕?你贏不了容若,一早想搬我出馬,這會子還在欲擒故縱,欲蓋彌障。」 福全笑嘻嘻的道:「皇上明鑒,微臣不敢。」 皇帝見他自己承認,便一笑罷了,對侍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