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我要我們在一起終結


我要我們在一起終結 P 1
京東②》、《我要我們在一起①》、《死了都要愛》 Jean在漱洗室鏡子前慢慢抬起頭,注視着鏡子裡面那張臉,故意留着沒有剃去的鬍鬚在鼻子下面留下乾淨利落的兩處,高高的鼻樑上去,停留在冷漠眉眼之間的,是一種暗示,又似乎是不……

我要我們在一起終結 P 2
我全拿去和他分享啦!」 「不行,給他留一份就夠了。走吧,我負責榨果汁。」 曉彥興奮地說著,站起來搶過音琪手上的書,朝台階那頭跑去。 「等我。」 音琪望着曉彥的背影開心地笑着,跟在後面追了上去。 南邊的窗……

我要我們在一起終結 P 3
看見人家,為什麼不叫我啊?」 「因為我知道最後你一定會望向我這裡。」 正勛溫和地笑着說話,注視着音琪的眼神裡卻滿含深意。 「曉彥正好有課來不了,這個是她讓我帶來的。」 音琪一邊將懷裡的花給正勛,目光卻已經被牆上的……

我要我們在一起終結 P 4
」 「你也是。」 「那是因為見你這樣穿,怕被別人誤會人家才去換的。」 音琪一臉無辜的表情。 「真的?」 「你還沒說我們要去做什麼呢?」 「吃飯。」 「還有呢?」 「還有……工作。」 ……

我要我們在一起終結 P 5
天台,又從天台挪回陽台,几乎花整整一星期的時間動手為她搭建自己的花房; 實在拗不過而帶她回韓國,陪她去了離島,將曾經留下腳印的地方再走一遍; 大雨天,地鐵站,是他拿着傘在等; 她說想多教些孩子,多賺錢,他便做……

我要我們在一起終結 P 6
下。 「音琪,那是用網上臨時賬戶轉的,你往哪裡退啊。再說,就算退回的話,打電話確定後再退給人家本人不是更安全嗎?」曉彥臉上肯定而興奮的表情讓音琪覺得,這整件事情曉彥就是一個知情者,甚至是共犯,她只好又拿起電話,按照留……

我要我們在一起終結


我要我們在一起終結 P 7
孩子更捨得花錢……」 害怕音琪再生氣,曉彥想說的話只說到一半又嚥了回去,看到音琪那麼擔心的樣子,便很肯定的說,「我想好了,明天下午調課我和你一起去,就坐離你們不遠的地方,如果那傢伙真是個網絡惡棍的話,我馬上就報警。」 ……

我要我們在一起終結 P 8
間來這裡,一看吧檯裡服務生的眼神就知道,他們會把自己當成買醉的酒鬼。他嘆了口氣,掏錢給他們後,帶了整瓶Royal Salute回到車裡。 空寂的街道上,沒有人橫過馬路,交通燈自己變換着顏色。Jean閉上眼睛,一小口換……

我要我們在一起終結 P 9
朋友一起。對了,手機幫你充好電了,汽車在樓下的車庫裡,汽車前面的玻璃好象被什麼東西重擊過,你該不是和人打架了吧。」 「打架?」Jean突然記起自己將酒瓶砸向汽車擋風玻璃的情景,他拍了拍自己的額頭,好象無法記起更多的……

我要我們在一起終結 P 10
這裡到那張門的距離是怎樣的遙遠啊,音琪,你要等我…… 聽到明浚醒來的消息,才換班回去休息的貞淑高興得又回了醫院。和妍智一起進來時,眼前的景象將兩個人都嚇得不輕。 因為失血過多而昏過去的明浚要換到特護病房。看到明浚……

我要我們在一起終結 P 11
。 「我們走吧,時間差不多了。」 音琪收拾好教室裡的東西,拿起提袋往室外走,Jean也只能跟着出來。 直到電梯在一樓停下來,兩個人各自懷着對另一個人心理的揣摩經過大廳,比起平時走路的速度都放慢了一些,似乎都等着對方……

我要我們在一起終結 P 12
。接着,為兩個人面前各自再倒滿一杯。正勛看了看Jean,端起杯子輕輕抿了一小口後,問身邊的Jean:「Jean,知道印地安人怎麼定義朋友的嗎?」 「是怎樣的?」Jean嚼着肉,側過身望着正勛。 「為你背負悲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