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貴婦的面紗


貴婦的面紗 P 1
麗壞女人,可惜只能等下輩子變美麗了再說也必須是在閻王老爺讓我投胎成女人的情況下,我已經無數次地懇求老天讓我下輩子變成男人。所以只好在書中過上一把癮了。 本書中的「我」是一個真正的美麗壞女人,貪婪、狐媚,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貴婦的面紗 P 2
一個將參加自己丈夫的葬禮的寡婦來說,難道她還能穿著參加聖誕節的狂歡派對的服裝嗎?這一身打扮可以參加黛安娜王妃的葬禮了,我自嘲地撇撇嘴。在一會兒的葬禮上,我將扮演一個端莊美麗、楚楚可憐的未亡人。其實我比較感興趣的是葬禮之後……

貴婦的面紗 P 3
和無助,這會大大滿足男人愚蠢的英雄情結。 男人!我總是知道男人要什麼。 ☆☆☆☆☆ 拈起三炷香,在燭火上點燃,細細的青煙裊裊上升,模糊了大照片上笪頌賢的面容。那眼神透過迷蒙的煙看著我,好像帶著一種古怪的扭曲的微笑,……

貴婦的面紗 P 4
笪頌賢和第1位老婆離婚,就被送到國外的寄宿學校,現在也有二十多歲,接近三十了吧?他們父子、父女並不親近。但所有的東方人都是很看重血緣的,反目成仇的兒子也比相濡以沫的外人親,比如我……垂下眼睫,我端起酒杯啜一口酒,掩飾內心……

貴婦的面紗 P 5
權委託我處理她的遺產份額,需要看委託書嗎?」 「這……明天我會在我的事務所等候。」 就這樣?明天就宣讀遺囑?我簡直措手不及。 「明天九時,我會準時到。」 笪尉恆沖黃中齊舉一下杯,「我今天累了,想早點休息,就不陪二……

貴婦的面紗 P 6
「是啊,前一陣子我去歐洲旅行了。回到三藩市,聽到電話留言才知道。」 大概是覺得閒話扯夠了吧,笪尉恆決定該進入正題了,「我們今天是為遺囑來的,人已經到齊了,黃先生,開始吧。」 一聽到這個話題,每個人立刻正襟危坐,也……

貴婦的面紗


貴婦的面紗 P 7
了,為自己占了上風而得意。 「女士,你是指我在你眼里根本什麼都不是,還是……有什麼特別的意思?」 我微微偏着頭,食指風情萬種地繞着腮邊的一縷髮絲,嫵媚地一笑,「你認為是什麼就是什麼吧。」 意思就是,你也可以把它作為色……

貴婦的面紗 P 8
用的,只有公司面對重大決策,或年終審核才會動用。 輕輕一推,厚重的原木門就無聲地打開,滿室西裝領帶的人都注目同一個方向,表情精彩萬分。 我無視這些,微笑着招呼一聲:「大家好。不好意思,我來遲了。」 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

貴婦的面紗 P 9
帶頭鼓掌,「請新的董事會主席上座。」 吳達仁志得意滿地走上前。我朝他伸出手,「恭喜你,吳老。」 「是朋友們的信任和厚愛。」 「哪裡,你德才兼備,當之無愧。」 手指在他手心輕輕撓了一下。 吳達仁的小眼睛心領神……

貴婦的面紗 P 10
?先生和別的女人兒子都生了,她不閙又能保有什麼?愛情嗎?早已因背叛而千瘡百孔;婚姻嗎?也只剩下個空殻、一個頭銜而已。換了我還不只是閙一閙呢。」 「哦?」笪尉恆似乎對我的說法產生了興趣,「有人說這是愛情的偉大勝利,有情……

貴婦的面紗 P 11
住權而已。 「你要和吳達仁見面?」 「你管不着。」 他果然什麼都聽見了。 他拿起電話聽筒遞到我面前,「給他打電話取消約會。」 「我為什麼聽你的?」我冷笑。 「我警告過你,不要試圖和我作對。」 想起他警告的……

貴婦的面紗 P 12
色,當然,心情好嘛,表現一下勝利者的風度,可惜我這輸家就沒那麼好的風度了,乾脆躺平,一把拉起薄被,把自己從頭蒙到腳。 「怎麼,想當鴕鳥?不怕悶死嗎?」他的聲音藏不住笑意。 「不關你的事!」來嘲笑失敗的敵人嗎? 「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