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獵愛監護人


獵愛監護人 P 1
忙的車流,也因號誌故障而更顯擁塞。 「老闆,今天還是買一個嗎?」 與擁塞的車陣相較,那部黑色的加長型奔馳顯得格外醒目。 「嗯。」 車子的后座傳來一聲極低沉的響應。 「請問,還是給一千元嗎?」前座的司機再度確認。 ……

獵愛監護人 P 2
膚很白。」 她說出了心裡的真實感受。 「妳可真會安慰人。」 費媽衝著她開心一笑,伸手撫着她一頭柔軟的秀髮。 她突來的動作讓藍嵐想起了小時候,媽媽也是常常這樣幫她梳耙着頭髮。她臉上甜甜的笑容不見了,哀傷又重新罩上了她可……

獵愛監護人 P 3
她認真的說著。 也是幾日前她才知曉,父母為了拓展餐廳的生意,居然跟兩家銀行借了錢。 「少爺不會在意這些的。」 費媽輕揉了她的頭幾下,知道門裡的談話,也就是少爺的那些親戚,讓藍嵐感到難堪。 「但是……我……」 沒有……

獵愛監護人 P 4
步。 「你救它。」 他指著一旁緊跟著的哈孥,發覺自己找了一個最糟糕的藉口。 當然,真正的原因並不是這樣。 因為我喜歡你,喜歡你甜美的笑,你是我心中的天使,我有著甜美笑容的天使! 「是因為哈孥嗎?」藍嵐的視線下移,……

獵愛監護人 P 5
費媽不僅是這宅子的管家,還是宋子崇小時候的奶媽,所以她想,或許他會聽她的話也說不定? 「別說拜託,有事你儘管交代。」 這可是少爺再三囑咐過的。 「我……」 藍嵐猶豫了一下,也怕自己的要求會給費媽帶來困擾。「我……」 ……

獵愛監護人 P 6
」 他沒轉過頭來,但語氣中仍是強勢。 「嗚、汪汪。」 藍嵐看了眼一旁的哈孥,它發出低咆聲,似乎與它的主人站在同一陣線的催促著。 藍嵐發覺自己的心跳在加速,這種奇妙的感覺不曾有過。 她緩緩伸出一手來,過了數十秒了,還……

獵愛監護人


獵愛監護人 P 7
錯了。 他不是說要讓步嗎?原來這就是他口中所謂折衷的方法? 「宋藍嵐,沒事今晚早點睡,明天一早我會親自送你去學校。」 看了她最後一眼,他轉身走向了書桌。 坐在椅子上,他低頭開始忙起手邊的工作,書房裡又陷入了一片的靜……

獵愛監護人 P 8
」 開玩笑,她現在身分證上的名字叫作宋藍嵐,以宋家的背景來說,若讓人知道她上學得辦助學貸款,那會害宋子崇丟面子的。 何況,她可沒勇氣去找他簽字當保證人。 「也不成嗎?」是喔,她怎忘了助學貸款得要監護人簽名擔保呢?……

獵愛監護人 P 9
事?」除此之外,還有什麼呢? 毫不避諱,子新大方地點頭。「他們現在可擔心了,畢竟平白無故地多出了一個人來。」 自己的母親心裡在想些什麼,他可清楚得很。 哼了一聲,子崇斜睨著他。 「喳呼。」 他還以這件事已經沒人……

獵愛監護人 P 10
藍嵐看著他,又看看地上的哈孥,突發其想。 「不麻煩孫嫂,我做給你吃。」 受人恩惠,當泉湧以報嘛。 「你?」她會做菜? 見他的模樣奸像很懷疑。「別忘了我家可是開海產店的!」藍嵐噗哧一笑,自負地說著。 她的笑容讓他……

獵愛監護人 P 11
字械的心口驀然一窒,他竟移不開視線。 因為公車在這時段已較為不擠,所以他將藍嵐的回答聽得很清楚,正當他還想再接著開口問時,公車恰巧停了下來。 「我到了。」 看著窗外的一片黑,藍嵐準備下車,「謝謝你送我回來。」 公……

獵愛監護人 P 12
離她遠一點,我不准你們再見面!」這次掃過來的目光犀利的令人發 冷。 拋下話,他頭也不回地進屋去。 厚重的雕花門順著軌道緩緩闔上,寧靜的空氣中傳來機械運轉的嘎嘎響聲,不一會兒,便將門裡的一切和門外的唐禹槭阻隔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