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柏園魅影


柏園魅影 P 1
他冷冷地撇嘴。轉向十年前在美國求學時結識的至交好友。「是她沒錯。」 他肯定朋友的疑問,冰涼的語氣不帶絲毫感情。 「語莫,她真是你的妻子?」醫生因他冷淡的語氣不解,「怎麼你看來似乎一點也不高興?」 「只要告訴找她痕……

柏園魅影 P 2
顆淚不爭氣地滑落。 昨晚,照顧她的闔別護士興匆匆地跑來告訴她,她的丈夫出現了,正和伊森大夫談話。她以為他在和大夫談完話後會來看看她,但她痴痴地等了大半夜,卻只等到護士一句「他和大夫一塊兒去喝一杯」的尷尬呢喃。 為……

柏園魅影 P 3
他冷哼一聲,放開她。「我不會用「好」來形容它。」 「為什麼會那樣?難道我們不曾相愛過?」她語音哽咽,「若不是愛你,我為什麼嫁給你?」 他撇過頭。 「告訴我,柏語莫。」 「我怎麼曉得?」他不情不願地……

柏園魅影 P 4
期待什麼,她早就料到當初她毫不留情地離去,孩子不可能不怨她。但這樣露骨的冷淡仍讓她禁不住一陣心痛。 這是她的女兒┅┅她蹲下身,凝望着眼前那張臉部線條像極柏語莫的漂亮臉龐。除了兩道彎彎的柳眉像她,恩肜簡直是語莫的翻版。……

柏園魅影 P 5
下賤事?這句話雖是對柏語莫說,但季海藍感覺到她的眼光卻是射向她的,那樣凌厲冷冽,幾令地無法承受。 她究竟做了什麼可怕的事,讓他們每一個人都對她如此厭? 「語莫,」柏語柔嬌嬌柔柔地再喚一聲,輓起兄長的手臂,「我們……

柏園魅影 P 6
套上。 該就寢了。他告訴自己,雙耳卻不自覺聆聽隔壁房傳來的聲響。 她彷彿一直在四處走動,最後終於打開面向走廊的門,然後又輕輕闔上。 他聽著她細碎的跫音經過他房前。 那女人想去哪兒?季海藍決定從探索她曾睡過……

柏園魅影


柏園魅影 P 7
的肩,他卻像嚇了一跳,迅速地退開。 「恩白,媽媽沒有惡意,只想碰碰你。」 她凝望他,眼神專注,口氣溫柔,「就像爸爸今天抱你姊姊一樣,媽媽地想抱抱你。」 他瞪着她,迅速閃爍的眼眸像在問她為什麼。 「不為什麼,……

柏園魅影 P 8
狂狀態的柏語柔。說也奇怪,在她婉轉低語聲中,語柔果然漸漸恢復平靜,原先激烈扭曲的臉龐重新恢復冷淡清麗。 「扶我回房,李管家。」 她靜靜一句,又是那個美麗平靜的柏語柔,剛剛的一切彷彿沒發生過似的。 「是。」 李管家……

柏園魅影 P 9
整齊漂亮,一草一木都費過一番心思設計修剪,花也栽培得好,欣欣向榮,迎風送來的儘是清新的香氣。 看得出來老園丁很用心在打理。季海藍穿過噴泉前的石板道,慢慢晃過一叢叢開得芬芳燦美的各色杜鵑,來到一張隱在柏樹後的石椅,怔怔……

柏園魅影 P 10
是破格賞識了,不但欽點地做季家的乘龍快婿,這幾年又費盡心思助他走上政壇。他跟柏語莫的關係可以說是互利,一個需要對方的財力人脈競選民意代表,一個則看上對方人才足以替季家在政界增加影響力。 「昨天到台北。」 柏語莫亦回答得……

柏園魅影 P 11
上頭附了一張小卡。 卡片上只有她工整的三個字:對不起。 就因為這三個字,讓他掙紮了這些年,讓他時時刻刻、分分秒秒鄱在猜測這句道歉所代表的意義。她終於悔過了嗎?對她結婚以來的所作所為感到後悔?她是否想要悔改,是否就是……

柏園魅影 P 12
的手指自動飛舞起來,跳躍出一串又一串音符。那輕快的旋律,她一百到十幾秒後才忽然記起,原來是電影「真善美」中的配樂「DoReMe」。 她會彈琴!雖然技巧似乎不是頂高明,但這首曲子在她的詮釋下依舊流暢自然。地快樂地敲着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