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青耳


青耳 P 1
美人,嫩嫩的綠色一抹一抹地貼在了道路的兩旁,再接下來,各種花次第開放,花香就轟轟烈烈地佔據着整個城市。每年這時候,紀言都不願意被囚禁在房間裡做沒完沒了的作業,總是會找出五花八門的藉口從家裡溜出來。 現在是晚上七點半。……

青耳 P 2
難道天上要掉餡餅了。 「你怎麼不說話?」 紀言看清了他。 紀言說:「是你呀?」 炎櫻很高興地說:「呀,難得你還記得我的名字呀?」 「我……」 紀言的話被卡在喉嚨裡,他記得的,只是他的面容,而不是他的名……

青耳 P 3
走着走着,跳到一家店面前,很是自戀地欣賞着自己的倒影,故作瀟灑地擺個Pose,引來一群女生的欷歔驚嘆。 而紀言呢,整天憂心忡忡,想著還有兩個多月就要中考了,然後他就緊張得要死,就連下學的路上他也很神經質地背誦着各種各……

青耳 P 4
櫻同學多照顧我們家紀言。」 「……」 掛了電話,媽媽的臉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她伸手來摸紀言的頭髮,卻被紀言一手打開。那天晚上,紀言夢見了天空上游來游去的魚、爛漫的櫻花,還有站在遠處穿白色襯衫的炎櫻,他忽然轉身……

青耳 P 5
電影,一場一場,放給陌生人。 紀言說:「只有在這裡我才不覺得孤單。」 礦泉水說:「沒有朋友嗎?」 紀言說:「有,還是沒有?或者僅僅是認識,不算得朋友吧。」 礦泉水說:「我們算朋友嗎?」 少年四月初……

青耳 P 6
着炎櫻身體的邊緣落下來,紀言咬着那兩個溫暖的字,「哥哥……」 chapter 2大城小事 大城小事 一(1) 如果說有交集,也不算做假話。 ——開學典禮上,全校五百多新生簇擁在一起,那時的錦明還不曾有勇……

青耳


青耳 P 7
的書包、桌膛,甚至有的女生在走廊上攔住他一把塞進他的手裡紅着臉掉頭跑掉。 而他第1次考試就衝進全校前五名更是讓所有人瞠目結舌。 在中學,往往是如此,學校很沒新意地把幾個班級按入學成績編排為好中差三個等次,但名字聽……

青耳 P 8
刻爛掉。 像是剜掉了自己身上一塊肉。無比疼痛。她很想衝去給每一個講錦明壞話的女生一個嘴巴,然後大聲地糾正她們:錦明不是你們想象中的男生。 那個早自習,周西西比任何時候都難過。 她看著自己心愛的男生默默地佇立在……

青耳 P 9
幾個男生越過了周西西,上去一把扯過錦明。勾肩搭背地站在一起。 「喂,小女生,你的表白很精彩哦!」 噼裡啪啦的掌聲。 口哨聲。 嘲笑聲。 電車刺耳的笛聲。 眼淚掉下來,砸在地上的破碎聲。 周西西……

青耳 P 10
了。 眼神沿著哪一方向望去,看見的都是這個世界走不通的角落。 錦明跟在父親身後。 深一腳淺一腳地踩在雨水裡。鞋帶散了開來,卻不敢彎身去繫起來。雨水斜斜地從天上落下來,額頭上、手腕上……渾身一片冰冷。晃啊晃啊晃……

青耳 P 11
汗水從臉頰處涔涔淌下。像是遭遇了天大的喜悅,眉飛入鬢,嘴角上揚,如同一個俊美的小王子。 遲疑的口氣:「哦……你……有事嗎。」 「哦,那個……」 小男孩的眼睛閃閃有光,「那個……對了,錦明哥,你說……中國舊民主主……

青耳 P 12
間的關係,更何況,時下家庭破敗,處處要指望着川夏的父親幫忙;而川夏是真心實意地把這個大自己三個月的錦明當成哥哥來對待的,錦明喜歡着的一切都成為川夏的標榜,他會對著一群圍着自己的女生大聲宣佈如「我最喜歡耐克牌的運動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