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青耳


青耳 P 13
襟見肘,卻還要分出一筆來做生日禮物這樣奢侈的事情,是多少會叫錦明心疼的。 是我不夠朋友嗎。 是我小氣嗎。 他握著電話說不出話。委屈的眼淚卻在眼圈裡打着轉,看不清楚玻璃後面躺在床上睡覺的錦卓。 放下電話,穿……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青耳 P 14
見 一(1) 焚風捲着天空的雲朵呼呼吹過。像是劃一支火柴,就可以讓整個天空熊熊燃燒,演變成一場曠日持久的天火。 已經解開了第4顆紐扣的炎櫻還是熱,他抱怨着「熱啊,真是熱得不像話,連風也是熱的,還讓不讓本少爺活了」……

青耳 P 15
子喝水時,因為發育而顯得異常突出的喉結在上下滾動。 「喂喂喂,你強盜啊——」 炎櫻擦了一下額頭,汗水熱氣騰騰地冒出來。 「我在惡毒的太陽下都站了半個小時啦!」 「你小氣鬼!」 「我小氣鬼?」 「………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青耳 P 16
「為什麼?」 「笨蛋,交響曲不是來自車中的廣播,而是她自己帶的隨身聽啊!」 「哈哈哈哈……哈。」 紀言的笑聲打了一個結,忽然轉過臉盯住炎櫻,「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 「 恐龍女來啦!」 「……

青耳 P 17
歡的女孩他的生日身高體重; 甚至當炎櫻作為升旗手每個周一衣着筆挺邁着正步出現在全校師生的視線的時候; 甚至體育課上炎櫻做了三十個引體向上,而紀言僅僅做了三個; 紀言給自己訂了一個計劃。包括每天要做二十個俯臥撐……

青耳 P 18
紀言終究沒有說出口。 說出口的,與沒說出口的。 像是北冰洋上的冰山。 露出龐大的一角。 卻不曾想到,有更龐大的山一樣的冰或者冰一樣的山潛藏在黑暗而寒冷的海洋之下。寂然無聲。 ……如果炎櫻有自己喜歡的……

青耳


青耳 P 19
可真囉唆,你要是再囉唆別說我強暴了你!」 秀才遇見兵,有理說不清啊!誰讓自己倒霉呢。紀言被女生拉扯着來到窗前。此刻的操場就像是一個熱閙非凡的集市。無數的聲音飛在操場的上空,交織在夕陽倦怠溫暖的光線裡:「某某某,你等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青耳 P 20
作為校學生會的一員。炎櫻其實並不似某些人很在意這個炫耀的機會。他領着兩個女生逐個班級走過去,會低着頭,大多數的時候是沉默的,只等着身後的兩個女生一個比一個凶神惡煞地去找出那些衣服和頭髮不合格的同學,然後像是街道的居委……

青耳 P 21
……」 好像有一段時光,炎櫻的成長是和紀言連在一起的。歡樂、淡定。而那平和的微小的幸福的淡藍時光究竟跑到哪去了呢? 一拉開門,冷冷的風便傾巢而入。硬生生地颳著炎櫻的臉倒灌到房間裡去。他不緩不急地踩亮被黑暗充斥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青耳 P 22
言停下來。 彷彿整個世界都陷入了沉寂。 風聲、雨聲、遠處的雲聲、身後的人聲、一切都藏進了黑夜。他側起耳朵仔細辨別,那聲音像是故意要和紀言玩捉迷藏一樣,一瞬間四散開去,無處尋覓。 他試探着邁開腳步往前走。儘管心……

青耳 P 23
得那麼好……」 「難道一定要表現出來給別人看嗎?」 「……」 「也有很多時候,都不想活了。」 「炎櫻,其實我不理你是因為林初。」 「林初?」 「她跑來威脅我,要是我們還混跡在一起,她就跑去……

青耳 P 24
在教室外面的玻璃上,他還調皮地衝玻璃上哈了一口氣,然後兩隻手護着臉趴在玻璃上,嘴巴一張一合叫着某個人的名字。 維持了相當長時間的安靜旋即被打破。 周西西說:「是找你的吧?」 「哦?」抬起頭望過去。 ——是……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