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總裁的前妻


總裁的前妻 P 1
中。 此時,沙發上已坐了四個帶著一臉似笑非笑表情,看起來讓人很想抬起腳來,朝那幾張臉一腳踹下去的男人。 女服務生一關門離去,四個壞傢伙立刻同時舉杯,朝他敬酒。 「恭禧呀。」 「為了慶祝你的重生,今天所有開銷都由……

總裁的前妻 P 2
會兒再來看妳的廣告設計好嗎?」 她對坐在筆電前的白凌道,見對方點頭後,便朝廚房內走去,迅速的檢查烤箱放置的位置及其功能正常與否,確定一切都沒問題與設備人員簽收後,完成了第3件事。 剩下最後一件事是與白凌確定廣告傳單的……

總裁的前妻 P 3
堅持要和我說話的人,我都必須要接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要妳這個秘書做什麼?」齊拓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冷峻的斥責。 「對不起,但是對方說要和您談夫人──」陳秘書急忙改口,「不,是溫力雅小姐的事。」 「她在哪一綫?」齊拓……

總裁的前妻 P 4
一邊朝他走過來。 「你怎麼會在這兒?有親朋好友需要我幫忙開刀嗎?」他弔兒郎當的問道,一開口就觸人霉頭。 「你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 齊拓沒好氣的瞪他一眼。 「既然不是要我幫忙開刀,那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當然……

總裁的前妻 P 5
什麼店?在哪裡?」 「就在隔壁那條巷子底,轉角的地方。你到那裡就會看到有很多人喔,那個新小姐做的餅乾,真的是好吃到讓人舌頭都想吞下去。不相信的話,你也可以去那裡試吃一下,試吃不用錢喔。」 辛小姐?誰呀? 不過這不……

總裁的前妻 P 6
怕她不願意見我,所以可以請妳現在就讓我跟妳一起進去找她嗎?」他放軟語氣請求。 「如果溫姊不想見你的話,你用這種方式強迫她見你,不會太過份嗎?我們是站在溫姊這一邊的,別想我們會幫你。」 習小羽一邊替客人結帳,一邊忍不住皺……

總裁的前妻


總裁的前妻 P 7
知道的還會以為她是服務生呢! 就是呀,聽說她是齊拓的老婆時,我驚訝到下巴差點沒掉下來。像齊拓這麼帥,擁有這麼好條件的男人,怎麼會娶這樣的老婆呀? 大概是不小心被那個女人放了符咒吧。 哈哈…… 對了,妳們知道嗎?她……

總裁的前妻 P 8
會開口說要離婚。」 「所以如果妳已經確定了,那我又何必硬要扒開妳的傷口問妳為什麼,讓妳再傷一次心呢?」 她聞言,倏然間怔住。 「我一直認為兩個人在一起,一定要開心、幸福,如果妳和我在一起已經不快樂了,我又憑什麼強……

總裁的前妻 P 9
隔壁那條巷子,腳步匆忙點,十分鐘之內就可以走到了。 打開鐵門,她迅速彎腰閃進門內,再以最快的速度將鐵門關上,她靠在門內用力的呼了一口氣。安全抵達! 打開店裡的燈,她看著這間坪數只有十五坪,廚房便占了三分之二空間的小店……

總裁的前妻 P 10
心的打算着。 然而,大門敞開後,沒有醉鬼從門外跌進來,只有一個帶著淡淡奶油香氣的柔軟身子朝他直撲而來,瞬間衝進他懷裡。 齊拓一臉獃滯的表情,一時間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力雅?」他低下頭來,獃獃的出聲確認。 ……

總裁的前妻 P 11
他們瞧不起我、批評我或者是鄙視我,但是他們為什麼要連你也批評?我沒辦法接受。」 「為了不再讓人因為妳而批評我,所以妳就和我離婚?」齊拓的眉頭又皺得更緊了些。 她點頭,隨即又用力的搖頭。 「我一直在想,自己到底該怎……

總裁的前妻 P 12
白凌之後,她覺得離婚婦女一定要有工作,讓自己的生活有重心,這樣才不會胡思亂想。所以和大家討論後,我們決定開間手工餅乾店,一方面是因為那是我唯一會做的事,另一方面是我想試試看自己的能力,想證明自己絶對不是一個一無是處、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