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變身情人


變身情人 P 1
他滿意地半眯着眼,像隻飽食滿足的貓,帶著嘲諷又不失天真的笑容,回到座位上。 可以感覺愛慕的視線再次向他身上集中。 在以前,女孩們很清楚地知道,這種男孩子不是可以依靠終身的人,她們會自動遠離;但現在不同了,多的是……

變身情人 P 2
,她早就明了,怎麼還會被耍呢?難不成頂頂有名的女強人——蘇珊娜,腦筋也開始退化了? 重重的腳步踩在中正機場的地板上。「小姐,回新加坡的機票全賣光了!」屬下焦急來報。 「去補位——」她咬牙切齒地低吼,更加用力搓着被……

變身情人 P 3
卸下冷漠的面具。 「是他!」記憶像走馬燈一幕幕呈現。 那年她剛由寄宿學校出來,初次見識外界的複雜,生命裡不再只有修女與祈禱,對與錯不是那麼地壁壘分明。 一塊麵包、一個無心之舉,叫她見識了世界的猛浪,當時他那受……

變身情人 P 4
好戲。「唉!」 「怎麼了?無緣無故嘆氣?」江寒摟着愛妻,輕啄她的前額,滿臉儘是抑不住的柔情和體貼。 「沒有。」 詠竹回應老公一個香吻,突然想到:「就算解釋清楚又如何,以安琪拉那種下三流的法術,一定又會出狀況,只要……

變身情人 P 5
,這個打擊太大了。 凱賓深吸一口氣,不信地再次檢驗自己的身體,他的胸前隆起兩個半弧,「男性雄風」不見了,換來一張朝思暮想的俏容顏。 而蘇珊娜可是氣壞了,她一向對男人避如蛇蝎、厭惡、唾棄,尤其是這個糾纏不休的凱賓,……

變身情人 P 6
,他可要好好地玩一玩這個遊戲。 鏡子裡照出一張孩子氣的俊臉,寬廣的額頭、飛揚的劍眉、深邃的棕眼、鼻如懸膽、雙唇彎起一道優美的弧形,棕色的頭髮中摻雜着幾絲火鶴般的鮮紅。 這是一張混血兒的臉,好看得出奇,和記憶中一模……

變身情人


變身情人 P 7
上完大小號,還洗了一個香噴噴的澡,不信你聞,有肥皂的香味喔!」他壞壞地笑着,把身體湊向她。 他上完廁所,並洗好澡,這代表什麼?他已經將她看光光了! 「沒關係、沒關係,身為二十一世紀的男女,看到裸體並不算什麼,至少……

變身情人 P 8
麼了?哪裡不舒服?」梁鳳儀焦急地哄着她,女兒從來不哭的,莫非她傷得很嚴重。 「沒有!」凱賓無助地猛搖頭,是不是每個人在多年夢想實現的剎那都會哭? 他真的很想停止這莫名的淚水,可是「它」就是不聽使喚地直掉下來。 ……

變身情人 P 9
,不然就叫聾他的耳朵。 「知道了啦!」他揉揉眼,心不甘情不願起床梳洗。 早餐送來,蘇珊娜開始調整凱賓大而化之的用餐姿勢。「麵包不可以整塊拿起來咬,要一塊一塊撕下來送進嘴裡。」 她耐心地示範。 他嘟着嘴,不快地……

變身情人 P 10
懶覺。」 「我是病人,病人就是要睡覺休息,為什麼我不可以睡覺。」 他打着呵欠硬被拉下床。 「平常可以,但今天有訪客,而且秘書會送檔案過來請求批示,扣掉這些時間,我們練習的時數相對減少,所以……別睡,給我起來。」……

變身情人 P 11
「是他!」那個偉岸不凡,氣勢磅礴的男子,她曾經為了得到他,不藉以身相誘,可惜失敗了,那個男人太痴情,她為此生了好大一場悶氣,但現在想起來那股若有所失的感覺,不覺間早消失殆盡。 什麼時候開始?她變得寬宏大量,不再斤斤計……

變身情人 P 12
是這兩天稍微參與公司的事,發覺其實挺有挑戰性的,雖然有些制度我不是很贊同,但我覺得現在這樣很好,在學校學的東西可以實際運用,知道自己可以做很多改變,讓事情越來越好,而且……」 她有些感動,發現有一個人可以依靠、相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