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傾泠月


傾泠月 P 1
安王爺抬首看看樓上,「還沒生?」似自語又似詢問。 樓上偶爾傳來一聲女子淒勵的痛呼聲,但聲音很低,唯覺低使人聞之更覺壓抑。 「哼!」安王爺將茶杯重重的擱在案上,看著樓外的風雨,「選在這種天氣這種時候出生,這孩子非怪即……

傾泠月 P 2
沁。 皇帝這很明顯的不一樣對待,讓人不去猜測其中的奧秘都難。想當年安王妃未嫁時艷冠京城,三王子爭美,由安王子贏得美人歸,另兩位敗北的王子即現今的皇帝宓王子及宜王爺。於是人們不禁猜測是否皇帝愛屋及烏,因此對傾泠郡主另眼相……

傾泠月 P 3
別是琴藝,記得她第1次學琴時,母親拿出一具古樸暗沉的琴,說:「泠兒,這就是號稱天下第1琴的---!是當今皇上御賜與你的,並因此封你為傾泠郡主,所以你決不能辜負這賜琴的人及這天下第1的琴的稱號!」停了一下,然後緩慢但語氣凝……

傾泠月 P 4
拍開安汐的手。 「二弟,你幹麼打人,不看就不看就是,有什麼了不起!」安泳一甩頭,作狀離去。 「其實你也想看看吧?」安泓笑得一臉狡詐地看著安泳,「只是不好意思開口罷。」 「哼!誰想看你的破玩意兒。」 安泳一把拿起安……

傾泠月 P 5
「絶不許你動她分毫!」傾泠冷冷的厲聲道。轉身打開籠子,想要把孩子抱出來。 「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滾開!」安泓一掌推向傾泠。 傾泠閃身躲過,「拿開你的臟手,上面的血腥味太濃!」 「我臟?」安泓高聲嚷道,「你這野種才臟……

傾泠月 P 6
痛啊,娘,好痛!」 安王爺卻一揮手:「來人,把王妃請出去。」 「王爺!」虞妃尖聲叫道:「我不出去!不許打我的孩子!」 「王爺!開恩啊!」青妃、成妃齊齊求道。 「住口!誰再多言,多加十杖!」安王爺毫不動理會,「給……

傾泠月


傾泠月 P 7
澤晶瑩,一望便知價值連城。一點也沒錯!他握緊右手,只聽得卡嚓一聲,紫玉釵竟然一斷為二! 「王爺!」虞妃、青妃、成妃齊聲驚呼。 「王爺,別傷着手。」 虞妃上前想察看安王爺的手掌。安王爺卻甩開她的手,然後抬頭看著所有的人……

傾泠月 P 8
妃眼中帶著一種悲憐的神色,看著心愛的女兒:「泠兒,你在想什麼?」 她輕輕一笑,搖搖頭。 安王妃卻和她並排坐下,看著滿池白蓮,說:「每一個女子便是一朵花。從破土而出時便開始這一生,發芽、長枝、生葉、含苞、怒放、頽彌、敗……

傾泠月 P 9
「好!」安王妃綻顏一笑,第1次笑得不帶一絲抑鬱,一種純粹的歡快的笑容,明淨得似那一池冰水。 清麗的琴音響起,似怕驚動那初開的花兒,帶著無限的愛憐輕柔的在花兒四周散開。 傾泠足尖點水,在水面飄然起舞,時而飛向半空若……

傾泠月 P 10
沒有娘,那即算是蓬萊仙境對我也毫無意義!」傾泠同樣回答得嶄釘截鐵。 「唉!」安王妃嘆了一口氣。「泠兒,時候不早了你先去休息吧。」 「好的,娘你也早點休息。」 傾泠轉身離去。 安王妃卻站在窗前久久不動。夜空中零落的……

傾泠月 P 11
你去請王妃、郡主。」 安王爺吩咐總管道。 「是,王爺。」 青祺轉身離去。 廳中有片刻的寧靜,安王爺看著門口,不知注目什麼。 而威遠侯卻也有一翻思量。原來他屢次延婚,安王爺從不多語,總是一口應承,究其原因雖是皇帝之責……

傾泠月 P 12
答得更絶,「但憑侯爺作主便是了。」 讓威遠侯很難把朝堂中一慣英明神武的安王爺與此時的人對上號來。 「既然如此,那小侯先行告辭。」 「青祺,替本王送送侯爺。」 「是,侯爺您請。」 青祺送客出王府。 威遠侯走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