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藏歡禁屋


藏歡禁屋 P 1
晚。 但之於我,我總是習慣性的打開它,目的只為了讓它發聲罷了,倒不是真的很在意那位女主持人說了些什麼…… 直到那天晚上…… 阿強開着計程車準備回家休息了,他在路經一段狹長迂迴的道路時,突然感到一陣毛骨悚然,似乎背後……

藏歡禁屋 P 2
瞧出一點端倪來。 「白鬍子老公公,你還沒有回答我說的話呢!」藜藜小小的眉頭也緊皺着,這個老公公怎麼沒有回答她的話呢?難道他沒有聽到她在問他話嗎? 「叫你別吵,再吵就將你趕出梅家莊!」梅老爺抬起頭,看著個頭小小的藜藜,……

藏歡禁屋 P 3
,都沒有人通知她要去轉世投胎,讓她懊惱極了。 郭大娘走了、梅老爺走了……在這裡的每個人她都不識得了,偶爾她發出一點聲音,就有人說這兒閙鬼了,她真的挺煩惱的。 先前,還有人請了幾個沒用的道士到這兒來,說是要收妖伏魔的,……

藏歡禁屋 P 4
激、好奇和……崇拜。 几乎是第1眼,方芷靈就不由自主地對他產生了連她也無法言喻的感覺,一顆少女芳心就這麼怦怦然地跳動着。 望着她靈動的眸子,上宮騫內心竟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悸動,但很快的即被他所漠視,他放開握住纖腰的手……

藏歡禁屋 P 5
底金字匾額,上頭寫着「梅家莊」三個大字,由剝落的燙金字型以及掉了漆的匾額來判斷,這間廢墟已荒蕪多年。 上官騫只看了一眼,即快速地抱著方芷靈入內。 此刻,歪斜的匾額上正坐著一位看來年約十歲的小丫頭,她的一雙小腳就在匾額……

藏歡禁屋 P 6
下丹藥,方芷靈頓覺窒息感緩和許多,人也有氣力了些。 「多謝公子三番兩次的搭救,芷靈感激不盡,但請公子速送我回去……」 她偎在上官騫懷中,疲弱地望住他。 「你中了毒鏢,此傷非一般大夫能醫治,如果你仍想留住小命,就不要拒……

藏歡禁屋


藏歡禁屋 P 7
霜在門外探看,兩隻手緊緊環胸抱著,自喃道:「聽說這是間鬼屋,不知道小姐會不會跑了進去?這一帶我都找過了,就只剩下這間鬼屋沒找了,怎麼辦?到底要不要進去看看?可是好恐怖哦……但若不進去,我又把小姐給弄丟了,回家準會被老爺子……

藏歡禁屋 P 8
」轎伕依然害怕。 「我看就依王媒婆說的,咱們先進去躲躲雨吧,要不然再這麼下去,新娘子就要着涼了,後頭的嫁妝也全毀了!」小霜扶着轎邊說著。 大夥面面相覷了會,現下也找不到更好的辦法了,這方圓十哩之內就只有梅家莊可避雨,……

藏歡禁屋 P 9
葛家迎娶之前依約前來,她就是拚了命也會肯求阿爹成全她。 那時她心中的打算是,葛天順既是個天之驕子,想嫁他的女子必定多如過江之鰂,那麼在他眼中,她方芷靈又有何罕? 更何況他們之間除了口頭上的婚約外,兩家根本沒有任何情感……

藏歡禁屋 P 10
馬上表情嚴肅地回答: 「有,方老爺確實育有一女,名為方芷靈,但已于二年前嫁入葛家,自此便再也沒有人見過她。」 兩道鋭利的視線直射向他,左護衛立即垂目肅立。 「你說什麼?!」上宮騫一拳往案桌重捶而下,指關節喀喀作響……

藏歡禁屋 P 11
怪的是,他們乃正道人物,怎麼會無緣無故地截斷葛家的生意?這實是令人匪夷所思。 「天鷹堡做事向來光明磊落,是商場上人人稱許的大商家,咱們與他們未曾有過交集,也從未結下樑子,為何他們會找我們的麻煩?」方芷靈提出疑問。 「……

藏歡禁屋 P 12
是嗎?別騙我說你沒有;我是鬼,可以一眼看穿你現在心裡在想些什麼?」藜藜唬她,其實她才弄不懂方芷靈整顆腦袋裏裝的是什麼玩意。 她愛他? 是啊!她一直是深愛着他的,儘管她如何強迫自己將他由心中拔除,但他的影子就像是在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