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追妻緝愛


追妻緝愛 P 1
和店主及顧客二十多名人質,而且又有強大的火力,加上珠寶店的結構屬於密閉式空間,所以連百步穿腸的狙擊手都毫無用武之地。 「歐胡,我們答應你的條件。你要的車子已經停在廣場前門,市長也願意用他的女兒和你交換其他二十三名人質……

追妻緝愛 P 2
應話。 「肯恩!」老爹大手捶着桌子,一張臉脹得快爆開。 誓死敬重長上、誓死敬重長上。唉,肯恩勉強地記起他們以前的夥伴,現在則是他的大嫂——娃娃,對他耳提面命的家訓。 「好吧,老爹,究竟什麼事非要我在倫敦午夜搭……

追妻緝愛 P 3
案。」 辦案複雜就算了,她絶對不讓生活也跟着扯下去。 「那是當然!」公事一回事,私事一回事。「你肯我還不肯呢!」光想到心愛的女兒身旁可能站着一個男人,他就沒辦法接受。 艾兒以前的搭檔關係哪一次不是終止在對方……

追妻緝愛 P 4
部頂尖談判專家的燙金招牌和二十年的武術經驗。 「艾兒。貝瑞,幸會了。」 肯恩輕佻着眉,別有深意地打量這位天使美人。 收回手,艾兒沒有情緒地瞥了他一眼,接着就將目光調回父親身上,縱使她認為這人的輕佻讓她几乎要皺起眉……

追妻緝愛 P 5
想到肯恩竟然花不到三分鐘就讓他簽下供詞——非常心甘情願,歐胡最後的簽名作證,包括南美柯西。南亞泰塞等,幾個有影響力的毒販仲介商全被供出。 艾兒承認她現在的心情不若往常般淡然,甚至她現在還能感受到一些當肯恩「非常」溫柔……

追妻緝愛 P 6
的。 「有事?」 「我沒事就不能報平安啊?」 「當然可以。」 國際電信不收錢的話。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放心,我用朋友的電話打的。」 法兒講得很自得意滿,反正不用她的錢嘛,怎麼算都開心。 「嗯。」 可……

追妻緝愛


追妻緝愛 P 7
不透他的感覺, 看到她的神色,肯恩曉得她終於對他有所疑問,不過現在還不是讓她知道一切的時候。 撐起身,肯恩越過桌子在她微皺的眉間快速地印下一個吻,「我會告訴你的,再過些時候。」 他輕撫着她微紅的臉頰,沒多久……

追妻緝愛 P 8
析,她承認自己的確對男女之間的親密開始感到好奇。 原來這就是他們口中的性慾嗎?關乎男女的自然反應? 本性平淡並不表示她聽不到身邊每個人的耳語,從小到大,女孩子間嘈雜的絮念總脫離不了這個話題,但因為對男人真的難有什……

追妻緝愛 P 9
來參加國宴的啊?有人穿著一件三百多萬的禮服上郵輪嗎?」真不曉得是她的價值觀有偏差還是他平常穿得太過平民化! 連艾兒打開木箱後看到這一堆東西,都已經放棄地進浴室洗澡了。 要不是怕任務搞砸,肯恩還真後悔沒有接受那個船……

追妻緝愛 P 10
恐怕不會知道看到她這副模樣,只要是男人,大概都很難控制吧。 她燦金色的短髮因為濕濃的關係,看起來就像是他家族所遺傳的沙金色系髮色。 過飽和的水珠則遊戲似的一滴澗滴落,有的落在地毯上,有的被她肩上的浴巾接住,有的則……

追妻緝愛 P 11
玻璃敲擊聲,就像音樂般在仲夏之夜流晃。 肯恩邊留意船橋上的動靜,邊用他天生浪漫的個性悠閒地打造專屬於他寶貝艾兒的淡淡情調, 艾兒意思意思地與他對啜一口酒,注意力仍是專注干任務上,她不太能理解為什麼他在這種狀況下還……

追妻緝愛 P 12
人作嘔的肥肉男留給他。 「聽說兩位是做國際貿易生意,」艾兒的聲音變得甜膩,「船長對兩位十分恭維呢!」她緊靠着肯恩走向前,讓肯恩不得不與她一同靠近柯西和泰塞,但外人眼裡看來卻像是公爵有意與他們兩人交好。 「是是,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