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女子戲班


女子戲班 P 1
陳濤、小馬、徐海等共產黨員形象。 全書透過生動感人、曲折複雜的故事情節和眾多鮮明靚麗的人物形象,演繹了大喜大悲的戲曲人生,揭示了跌宕起伏的藝人命運,表現了正義與邪惡的較量,讚美了純真的愛情,展示了越劇藝術這朵江南奇葩是無……

女子戲班 P 2
不客氣地說。 第1章1(2) 「黃班主,您不要生氣,想喝酒的話,我們給您擺一桌。」 李秋雲抹上了稀泥。 「一桌少了點,只要鄭班主給我個面子,我擺10桌答謝!」 「黃班主,你也算是老江湖了,難道不懂江湖……

女子戲班 P 3
等景宏走了再拉場子,否則只能自討沒趣。泰和戲班來了一個多月,在侯爺府大街南戲台設場子,天天晚上開鑼唱戲,觀眾稀稀落落,不過是三瓜倆棗的事,本該捲鋪蓋走人,黃易廷卻不知搭錯了哪根筋,居然跑來叫板。泰和沒名兒,難道想壯烈一把……

女子戲班 P 4
她發現彩雲和世昌的關係已超過師兄妹應設防的底線,這讓她心裡惴惴不安,所以將彩雲有明顯討好意思的話頂了回去。 「誰說沒有決定,我不是已經應下了嗎?」鄭浩華不滿李秋雲的話,他的骨子裡戳着鋼筋,寧折不彎。不欺負人也不受人欺……

女子戲班 P 5
我先去看看再說。」 鄭世昌說。 「鄭班主,」夥計看了看李秋雲和鄭世昌,故意刺激道:「您要是後悔,就寫個字據,回去我跟黃班主有個交代。」 「我後悔?笑話!走!」鄭浩華大步走了出去。夥計馬上跟了上去。李秋雲無望地喊……

女子戲班 P 6
有你在,我怎麼能當班主呢?」 「我不在!」 「什麼意思?」鄭浩華厲聲問道,「你要離開戲班?」 「彩雲說她有個表姐在申城唱戲,她去信問過了,她表姐歡迎我和彩雲去申城唱戲。」 「什麼?你真要走?你怎麼會有離……

女子戲班


女子戲班 P 7
我們之間除了師兄妹的情誼,不會有別的感情!你愛錯了人!」說完彩雲就要走。 「你等等!」白長起追上彩雲,攔住道:「我的感情沒來得及向你表白,因為我現在還不能完全自立,我要為了你打拚出一塊天地,讓你過上幸福美滿的生活。」……

女子戲班 P 8
場。」 鄭世昌說。 「聽誰說?」鄭浩華問。 「我剛纔坐洋車,聽拉車師傅說的。一個吃官飯的人坐他的車去給縣長訂花籃,順便跟他說的。」 「縣長要去捧場,這還了得?那些當官的不都得去捧場?」李秋雲着急地說。「浩華……

女子戲班 P 9
,為妻真比得月啊邊那星。月若明來星啊也亮,月色暗來星也昏啊。官人若有千斤擔,為妻分挑五啊百斤啊。」 跟着是台下觀眾的叫好聲。 白長起痛苦地抱住了頭。衣兜裡的那包啞藥變成了錐子紮在他的心上,令他疼痛難忍。他愛彩雲,愛到……

女子戲班 P 10
上放著。他左右看看,哆哆嗦嗦地從懷裡掏出啞藥,掀開壺蓋,剛要把藥往壺裡倒,前台突然爆發出一陣掌聲,把他嚇得一抖手,藥面全灑在地上。他左右看看,見沒有人出現,急忙蹲下往藥包裡收拾藥面。 李秋雲忽然走過來,看見了收藥的白長……

女子戲班 P 11
子走近白長起,用竹板子朝白長起的肋骨壓下去。白長起發出一聲慘叫:「哎呀!別,別!左叔,我不是有意逃走的,我真的是要給鄭世昌下藥來着啊!」 「給我講故事,我能信嗎?」 「您不信,您不信我也沒辦法。」 「我有的……

女子戲班 P 12
唱啊?」 鄭浩華已覺出問題,琴師的過門開始奏第2遍了,白長起還在不停地做動作。觀眾中有人騷動起來:「唱啊!」「不會就下去!」鄭浩華猛地站起來:「左老闆稍坐,我去看看就來!」說罷就走。 左老闆對坐在身邊的打手示意一……